宇文柔奴中国史上唯一一位妓女神医,最后结局怎么样?

这个亦妓亦神医的女子,当时柔娘还是个小姑娘,陈太医听闻柔娘的叔叔将她卖到妓院了,柔娘的父亲和陈太医是多年的交情

图片 2

柔娘的父亲是宫内的御医,按照我国古代的风俗习惯,凡事主张传男不传女,女子出嫁后就算是外人了,就相当于白给了他人?所以在当时,也很少有女人从医,能够得到传授的女子太少了,而且像是柔娘这般,亦妓还是大夫的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翻遍我国古代的历史卷宗,也没有第二个与她相仿的人物出现。

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妓女神医:宇文柔奴,说起宇文柔奴的名字,可能很多人不熟悉。但若提起点酥娘,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名震北宋京城的歌舞伎。可民间更多的赞美是柔娘,尤其是在岭南一带有口皆碑,被老百姓们誉为“神医”。

后来返回京师时,苏东坡与王巩叙旧的时候,与专门柔娘也闲聊了两句,苏轼试探的问柔娘:“岭南应是不好?”,宇文柔娘如花浅笑,说出了这句:“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苏轼看着眼前娇弱的女子,神情之间,流露中豁达情意,心中更是对其赞赏有加。而柔娘却一脸平淡的回答他,只要陪着自己喜欢的人,那里都是她的家乡,她都爱。苏东坡闻言当即赋词一首,就是那首感人的《定风波》:“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这一干就是五年啊,五年的时间足够验证一个人的技艺,柔娘以其一身医道救治岭南百姓,被誉为“神医”,颇受百姓爱戴。后来柔娘随王巩回京师,这件事还被传为美谈。苏东坡也早有耳闻,在与王巩叙旧时,特地问起柔娘,“广南风土,应是不好?”宇文柔奴平静回答:“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提及宇文柔娘,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虽然她同样是风尘中的凡花一朵,却独独做了青莲。高雅独枝,恬静若水。因为她不但是个精通音律通读古今的才女,而且一手医术也是非常高明。岭南当时处于北宋一个比较偏僻的地域,那里的盛传的事迹,很少能够流传到京城的。虽然在当朝的史书中并没有记载,但是却被接受过她医治康复的病人口口相传,虽然过去了数千年,却依然没有被人遗忘她当年悬壶济世的功德。

苏东坡深受感动,当即为之填下《定风波》一词,“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乞与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点酥娘的名字由此而传开,还有王巩与柔娘的坚贞爱情,也被人们广为颂扬。

之后,她在陈太医手下帮忙,街坊四邻都纷纷称赞她。不仅于此空闲时她还会去读医术,仔细研究父亲留下的各种药方,通过一定的临床实践以及陈太医的悉心指导,她的医术不断提高,慢慢的已经可以独自行医了。

在我们古代,女人从医是件很稀罕的事。作为妓女出身的神医,就更是一枝独秀了,参考历代文献并不见与之相媲美的。宇文柔奴的父亲本是一位御医,不小心被冤枉入狱,死于狱中。她的母亲不堪忍受这突来的打击,急火攻心卧倒在床,不久撒手人寰。可怜幼小的柔娘,面对着双亲的离去,心中无比悲痛。然而,更糟糕的是她的叔叔将她卖入京城的“行院”。说起来她的叔叔还算有点良心,没给她卖到妓院,因为行院与妓院是有区别的,行院是以艺娱人,而妓院多以色娱人。

五年光景,她的善举,不仅为世人奉为“神医”,她与王巩的情意,一时流为美谈。宇文柔娘有一颗灵动的善心,用一个女子温柔的本质,化为潺潺溪流,荡涤人世。当王巩为“乌台诗案”带来的巨大打击而疼痛心酸时,她更是时常陪伴左右,或吟诗相和,抑或把酒笑谈。

柔娘天资聪颖,娇艳可人,行院的老鸨很喜欢她,不惜花血本精心培养,希望她将来能成为头牌。经历过家庭不幸的孩子,懂事都比较早。柔娘不负所望,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声名远播了,亭亭玉立的如一朵花一样。但柔娘总觉得行院不是长久息身之地,她要找机会脱离苦海。一次,有个姐妹生病了,柔娘陪同前去陈太医那里去治病。柔娘的父亲和陈太医是多年的交情,陈太医听闻柔娘的叔叔将她卖到妓院了,也曾多方寻找,一直未果。他没想到柔娘就在京城的行院里,更没想到会突然地出现在他眼前。陈太医立即托人找政府官员,打点银两将柔娘赎出了行院。柔娘很勤快,在陈太医那里打下手,得到了街坊四邻的普遍好评。她喜欢读医书,将父亲留下来的药方仔细研究,结合临床实践,再加上陈太医的亲自指导,一些常见病已能独自诊治了。

图片 1

“神医”并不神秘,柔娘只是一位普通的歌女,但她视岭南百姓如己出,如同她爱的坚贞一样。原来,不管什么身份,从事什么职业,道与德都是并驾齐驱,共浮沉。

此时的柔娘却主动陪他南下,柔娘不是不谙世事的无知少女,不懂得前途漫漫的凄苦,一时冲动便前行陪伴。她慎重情深,于是,在这场旅途中默默承受,甘之如饴。不仅如此,她还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用一身医术,救治当地无数倍病痛折磨的寻常百姓。她甚至不惜亲自上山采药,就是为了救治那些与她素不相识的社会底层人,而这一救就救了整整五年。这五年里她的医术日趋高明,救治的人也越来越多,很快她的名声在岭南就传开了,甚至比之前在京城时流传的更加广博。

宇文柔奴是京城游乐场上的“柔娘”。她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在音律歌舞方面,也有较高的造诣。令人震惊的是,这位“奇女子”居然医术高明,再怎么挑剔,这也称得起一项惊人的才华呀。北宋时期,她曾经居住的岭南地区比较偏僻,不过,“柔娘”在娘家培养起来的奇特才艺,早已经传遍了京城。再说,“色艺名妓”也离不开文化,哪怕宋徽宗都变成了李师师的“枕边人”。作为“白衣使者”,柔娘的形象,已经活在了百姓心中,看来,人生一世,最值钱的并非家传财宝;反倒是砰砰跳动的人心。

她的叔叔见没有人看管她,便起了歹念,将其卖入了主要以技艺取悦客人的“行院”之中。柔娘的天资和容貌,很快就得到了老鸨的看重,甚至不惜花费大气力将其包装成了院子里的头牌,而经历过悲惨童年的柔娘,也的确没有辜负老鸨的期望,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名声大噪,整个京城的人都听说过她的名号。

宇文柔奴,即柔娘,点酥娘。此女堪称是很特殊的一位,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音律歌舞方面也有较高的造诣。只是很多人不知道她医术高明,也许是北宋时的岭南比较偏僻吧,在百姓间流传的事迹就不易传递到京城。但柔娘非同一般,本身就是色艺名妓,怎么会不引人瞩目呢。我想当时的文史官员,不予记载她的一些治病事迹,或许是迫于条令律法吧。但白衣使者柔娘的形象,已经根植在了百姓们的心中,就算再过千年万年,也不会淡忘。

这个亦妓亦神医的女子,就是在我国的北宋时期,乃是一位名动一时的歌舞伎宇文柔奴,又名点酥娘或是柔娘。她在当时的京都可以说炙手可热,民间百姓提起她来都是赞不绝口,甚至在岭南地区被人冠以了神医的称号,那么这位亦妓亦医的传奇女子,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哪个少女不怀春啊,柔娘的柔情对善诗作画的王巩敞开了。这王巩可是个多产的作家,传世的作品有很多,而且在政坛上春风得意,官高爵重。柔娘被他正直的品格和傲世的豪气,深深地吸引了,怎奈王巩家中已有妻室。可柔娘是真的爱了,宁愿做王巩的歌女也愿意。可就是这位歌女,在王巩落难之时,陪伴他走不毛之地,度过人生最凄苦的时光。
宋神宗元丰二年,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被捕,与苏东坡交情颇深的王巩也被处置,被贬到岭南宾州去监督盐酒税务。

不过柔娘知道这里并非长久之计,她早晚还是要脱离行院,这样才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打定主意后,她就等待着机会的出现,终于有一次,行院中有一个歌舞伎生病了,柔娘被派去陪她找同为御医的陈太医瞧病,陈太医算是她父亲的老朋友了,两人关系很好,也曾寻找过柔娘的下落,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如今柔娘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令他格外惊喜,马上去请官府的人出面,花了些钱财,将柔娘从行院中解救了出来。

当时王巩的妻妾、下人,大多都走了,唯独柔娘愿意跟随着王巩去赴任。苏东坡对王巩被牵连一事很内疚,总感觉愧对王巩,经常去信问寒问暖,交流一些诗画方面的知识。柔娘也对苏东坡很熟悉,经常与之交流的是医疗健康的话题,苏东坡可是养生有道,岭南一带多顽疾,曾建议王巩用摩脚心法对付瘴气,每日饮少酒,调节饮食,常令胃气壮健。柔娘心地善良,在一段行院生涯中尝尽人间辛酸,同情社会底层弱者,亲自上山采药,开始了为百姓们治病的生涯。

图片 2

柔娘的父亲,不幸遭受无妄之灾,冤枉入狱并死于其中,她的母亲也因为这件事情而郁郁寡欢,不就也去世了。当时柔娘还是个小姑娘,眼睁睁的看着父母离世,心中无比的痛苦,但随之她的不幸接踵而来。

尽管之于宇文柔娘的文字已然不足百十,可遗留在那个时代的故事,却被拨开云雾至眼前。即便是浮光掠影,可仍然能够窥得一目景致,采摘无限感动。

转眼间柔娘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柔娘看中了已有家室的文人王巩。柔娘却没有一点放弃的念头,而是做了他的一个歌女,只为了能够陪伴在自己心爱的男人身旁。王巩的官位不小,还是北宋的着名诗人,而且在丹青妙笔间亦占有一席之地。正是一个男人最巅峰的时候,魅力极大但是好景不长,因为,受好友苏东坡“乌台诗案”遭受牵连,他被一路贬到了岭南,与原先的位高权重产生了鲜明的反差,他的妻妾及下人因此纷纷离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