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日军水上进行自杀攻击的“震洋特攻队”

艇的最大速度约25节,特攻艇的全长约5米,艇主要由摩托艇加以改造,特攻机尽管疯狂,以武士道精神武装起来的日本,特攻机55架,大西的想法得到了许多狂热的日本飞行员的欣赏,大西是日本,元朝军队1274年和1281年两次对日本东征,特攻战术并没有取得预料当中的战果,特攻艇产生日本人期望的高速,特攻艇

图片 19

“震洋”特攻艇的全长约5米,全宽约1.2米,全重约1.4吨,艇的主体用胶合板制成,这一方面反映出研制者想尽量减轻整个特攻艇的重量,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在美国空军大规模轰炸的沉重打击下,日本的钢材已极度匮乏。

“震洋”特攻艇的战法是“隐蔽待机,突然接敌,群起攻之,同归于尽”。一般隐蔽在海军基地的洞穴里,待敌舰来袭时突然冲出,以最高速度冲向敌舰,靠“群狼战术”与敌舰同归于尽。从日军枉费心机建造自杀艇到战争结束,共有520多艘自杀艇、1636名自杀攻击艇员在与美军舰船的冲撞火光中成为日本军国主义的末日冤魂,期间最大的战果是1945年2月,在菲律宾的科雷希多岛冲的作战中,击沉美军登陆舰一艘,重创美海军的巡洋舰一艘、驱逐舰一艘和两艘辅助舰。这是“震洋”艇动用规模最大并取得一定战果的一次作战行动,而其他“震洋”艇几乎就没有实战的机会,变成为一堆废船,也成为日本穷兵黩武的笑料。

图片 1

当时日军给硫磺岛、菲律宾、冲绳和本土都配备了一定数量的“震洋”特攻艇,但是出乎日本军方预料的是“震洋”特攻战术并没有取得预料当中的战果,这些特攻队拼尽全力取得的战果也仅仅是击沉步兵登陆艇一艘、炸伤驱逐舰两艘、近海作战舰一艘。但是由于日本人的战争狂热,在整场战争“震洋特攻队”死亡人数竟然高达2500人。

“震洋”特攻队指挥官的特攻艇尺寸稍大些,全长约5.6米,装两台发动机,最大速度达到28节,另装有13毫米机枪和120毫米火箭发射器。

图片 2

1945年6月3日和21日、22日,日军竭尽全力,出动飞机502架,其中自杀机114架,发动了菊水九号和菊水十号作战。

军事专家巡航者介绍,当时的日本已经到了“拆了东墙补西墙”的尴尬境地,所以无法提供更多的器材与装备。“震洋特攻队”主要装备是一艘快艇,当时是用胶水将薄木板粘在一起,关键地方用少量铆钉结合,动力来源直接采用汽车发动机。但是对于毫不关注人的生命的日本军方来说,小小的特攻艇上却装载了250公斤炸药,确实是有去无回。

10月25日,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仪式在台北公会堂举行。中国海军开始了对日本海军人员和武器装备的接收工作,其中,也接收了250艘“震洋”艇。

▲Ki115“剑”式特别攻击机三向想象图,从图中看跟“神龙”类似

1945年2月19日到3月26日,日军和美军为争夺硫磺岛进行的一次激战,日军神风特攻队的自杀飞机攻击了硫磺岛以东的美军舰艇,一架日机撞上了“俾斯麦海”号护航航母的后升降机,并在机库里爆炸,立即引爆了机库里的飞机,大火迅速蔓延,很快波及到了弹药舱,引发了大爆炸。该舰燃烧了足足三小时,才沉入海中。舰上水兵伤亡约350人。被日军自杀飞机击伤的还有“隆加角”号护航航母、477号和809号坦克登陆舰、“基厄卡克”号运输船。

1944年10月下旬,美军在太平洋取得了节节胜利,日军失败的征兆已经显现,日本陆军和海军为了挽回节节败退的不利局面,开始“变态”地投入“特攻武器”的研发之中。这时臭名昭著的“神风特攻队”已经正式成立并投入战场,如果说“神风特攻队”还取得了一些战果的话,那么与“神风特攻队”同时设立的“震洋特攻队”则可以说战果实在是有限,这也直接导致了所知“震洋特攻队”的人实在有限。

“震洋”特攻艇的战法是“隐蔽待机,突然接敌,群起攻之,同归于尽”。一般隐蔽在海军基地的洞穴里,待敌舰来袭时突然冲出,以最高速度冲向敌舰,靠“群狼战术”与敌舰同归于尽。“震洋”,算得上是自杀性的海上轻骑敢死队。显然,“震洋”艇名为特攻艇,但实际上仅是一种防御性兵器,它不具备远海攻击能力。

“梅花”特别攻击机可以称为是V-1火箭的有人版。这种飞机可以安装1枚100~250千克的航弹。它的空重为750千克,乘员1名,最大起飞重量为1430千克,最大飞行速度为556千米/小时,航程为280千米。同“藤花”的命运一样,这种飞机刚刚投产几天战争便宣告结束。

日军飞机和飞行员因为损失又得不到补充,能够出动的飞机越来越少,进行自杀攻击的飞行员没有一个能够回来报告攻击经验和体会,无法针对美军的战术变化进行必要的改进,后来的飞行员大多是迫于压力而出击的,认为这种牺牲没有意义的厌战情绪逐渐在日军内部蔓延,甚至有些飞行员以没有发现美舰为借口返回了基地。最终,日军的攻击效果越来越小,菊水作战结束。

图片 3

“震洋”一型改一特攻艇,是一型的改进型,也是生产数量最多的“震洋”艇,基准排水量为1吨,全长5.1米,全宽1.7米,吃水0.6米,以汽车发动机为动力装置,最大功率67马力,最大航速23节,头部装250千克炸药,艇的后部有两具120毫米火箭发射器。

“神风”特攻飞机

在日本宣布投降的第二天(1945年8月16日),大西泷治郎就剖腹自杀。“神风特攻队”大约出动了1298架飞机,成功率约为5%。

图片 4

1945年2月,美军第11空降师和两栖作战部队向菲律宾的科雷吉多要塞发起联合攻击。配置于吕宋的第11、12、15及16自杀攻击战队参与了对盟军的作战。2月15日夜,12艘“震洋”艇从4个方向向美军的LSM-12登陆舰发起“群狼”式攻击。由于一直没有受到日本海上力量威胁,美军登陆舰突然面对如此众多的“小船”,舰上炮火无法发挥威力,虽然舰上士兵不断地使用近战武器与自杀艇周旋,但由于夜暗,加之攻击目标太多,仅仅10分钟,便有6艘“震洋”艇成功地接近目标。250公斤的炸药把LSM-12登陆舰的两侧舰体不仅炸开了6个近两米的大口子,而且还引爆了舰上的弹药库。海水与大火让巡洋舰在40分钟后沉入大海。此次战斗,美军的另外9艘驱逐舰也不同程度地受到重创。这也是日本海上自杀攻击队唯一一次值得炫耀的战绩。

不过“神龙”还在最后设计中战争就已经结束了,所以神龙只有试验用的滑翔体,至于“神龙”特攻机战时并没有进行过真正试制,战后美国缴获了“神龙”的设计资料,并进行过研究,指出这是一种非常可恶的武器,不过同时也指出该机的设计非常新奇,如果战争继续拖下去,让神龙真的大量投入实战那对于美军来说绝对是场噩梦。

图片 5

图片 6

1945年2月15日,日本海军的山崎大尉曾率50艘“震洋”艇出征。在菲律宾的科雷希多岛冲的作战中,重创美海军的巡洋舰一艘、驱逐舰一艘和2艘辅助舰。这是“震洋”艇动用规模最大并取得一定战果的一次作战行动。

图片 7

1944年10月17日,刚刚就任日本第一航空舰队司令的大西泷治郎中将匆匆赶到菲律宾,企图挽救日本帝国日薄西山的命运。大西是日本“铁杆”军国主义分子山本五十六的心腹,也是策划偷袭珍珠港的核心人物之一,在日本海军航空界素有“瑰宝”之称。然而此时的第五基地航空部队可投入战斗的飞机还不到100架,而且这些飞机的性能极差,飞行员技术低劣,面对日本全线崩溃的危局,大西认为最大效率地使用我们的微薄力量的唯一办法就是组织由零式战斗机编成的敢死攻击部队,每架带上250千克炸药,俯冲撞击敌航母,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阻止住美军以挽救危局。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尴尬的“战果”,还是因为“震洋”特攻艇的用料实在过于差劲,用木板为主体做成特攻艇在美国钢铁军舰和炮火面前和纸糊的一样,同时汽车发动机的动力以不足让“震洋”特攻艇产生日本人期望的高速。但是日军直到最后也没有放弃“震洋”特攻艇的使用,在本土决战的准备中,用于海上特攻舟艇就有3300多艘,仅次于特攻飞机,只不过后来没有用到而已。

试制的第一艘“震洋”特攻摩托艇,于1944年5月27日制成,被命名为8号自杀攻击兵器甲1型。研制时的代号叫“④兵器”,日本名为“まゐ四”,即“圆圈四”的意思,正式命名才叫“震洋”。由于“震洋”艇易于建造和改装,到日本投降时为止,共生产出6200多艘“震洋”艇,是数量最多的日本海军特攻兵器之一。此后,日本军部又连续研制了另外两种型号的“震洋”艇,即乙式4型艇和乙式5型艇。

“樱花”特攻机

尽管日军“神风特攻队”的攻击成功率仅26.8%,击沉率更只有区区2.9%,但已给美军造成了巨大的物质损失和精神压力。

资料图:二战日军“震洋”特攻艇。

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从日军枉费心机建造自杀艇到战争结束,共有520多艘自杀艇、1636名自杀攻击艇员在与美军舰船的冲撞火光中成为日本军国主义的末日冤魂,其他“震洋”艇几乎就没有实战的机会,而成为一堆废船,也成为日本穷兵黩武的笑料。战后,美军在日本四岛沿岸发现大量震洋快艇,部分被拆毁拆毁。

图片 8

大西泷治郎曾询问他们是否愿意为国牺牲,队员表示十分愿意加入。之后,大西泷治郎询问上尉关行男,是否愿意带领此种史无前例的神风特攻队,据闻当时23岁,刚刚结婚才四个月的关行男,闭起了双眼,低下头沉思了十多秒,才说出:“请让我去带领他们”。世界上第一个神风特攻队小组于是产生。而关行男成为了这一小队的第二十四名的队员,在自杀式的攻击中阵亡。

图片 9

“震洋”特攻艇的头部装250千克烈性炸药,这是它的威力所在。“震洋”艇的最大速度约25节,艇员为1人。此外有的还装有120毫米火箭发射器,五型上还装有13毫米机枪。其动力装置为汽车用的汽油机,加以必要的改造后装艇。艇的前上方装有割网器,用来割断渔网或伪装网等。

图片 10

1944年10月,盟军进攻菲律宾,在莱特湾发生激战,这场大海战美军参战兵力多达航空母舰16艘,护航航母18艘,战列舰12艘,重巡洋舰11艘,轻巡洋舰15艘,驱逐舰144艘,护卫舰25艘,运输舰后勤辅助舰592艘,飞机近2000架。在战斗中被击沉航空母舰1艘,护航航母2艘,驱逐舰2艘,护卫舰1艘;被击伤护航航母4艘,驱逐舰2艘,护卫舰3艘,潜艇1艘;损失飞机162架,人员伤亡不足三千。

3月25日,配置在冲绳的第25、28、29战队参与了配合牛岛满指挥的第32军的守岛任务。美军第77两栖作战师按照“冰山计划”登陆距冲绳西24公里的庆良间列岛,想把它作为战区舰船进行补充和小修的海上基地。由于日军认为该岛没有什么大作用,所以只派少量守军守卫。当夜,3个战队共出动68艘自杀艇分3个波次攻击企图进入这块锚地的美第58特混舰队第10中队的舰船。由于此前,美军已经得到来自菲律宾战场方面的情报,对日本自杀艇攻击战术有了准备,所以,面对如狼似虎的“震洋”艇,每一艘美舰临时配备了陆军小型直瞄火炮,可以在一公里以上的距离直接射击自杀艇,避免自杀艇靠近大舰。仅此一役,日军就损失自杀艇58艘。美军只有两艘舰船受轻伤。

“海龙”自杀潜艇

图片 11

1944年4月,这种“决死兵器”由日本第10技术研究所专门研制,被称为“震洋”艇。按照日本军部的设计要求,“震洋”艇主要由摩托艇加以改造。艇长约5米,宽约1.2米,全重约1.4吨,动力装置为汽车用的汽油机,加以必要的改造后装艇,功率49千瓦,最大速度约25节,艇员为1人。为了能达到撞击敌舰的效果,设计者特别为每艘艇的艇艏安装撞击起爆的撞角引信,以引爆艇内250公斤高爆炸药。

“震洋”EMB

回天鱼雷:直径1米,鱼雷内部可装载乘员1名,乘员可由小型潜望镜确认敌舰的位置与操纵鱼雷以增加对敌舰的命中率,所装载的炸药量比一般鱼雷多3倍。早期型的回天鱼雷设有乘员逃逸系统,被设定为可容许乘员在鱼雷的最后攻击加速段启动之前自鱼雷中弹出,未有任何记录显示有乘员从成功自释放后的鱼雷中逃生并返回潜艇或其他载具。后期的回天鱼雷放弃了乘员逃逸系统的设定,一旦鱼雷攻击失败,一个自毁系统可容许乘员手动自毁鱼雷。

“震洋特攻队”是太平洋战争末期日军的一支敢死队。这支敢死队在用三夹板制成的长5米、宽1.5米的震洋艇里装上250公斤炸药,准备对美军运输船只进行自杀式攻击。日军二战期间,在东亚海域的岛屿上,共组成147支震洋特攻队。

图片 12

随后的俾斯麦海海战、库拉湾海战、布干维尔海空战、吉尔伯特海空战、马里亚纳海战中,日海军无不以惨败而告终。此时,号称“世界第三海军”的日联合舰队已是日暮途穷,危在旦夕。然而狂热的日军并不甘心其失败,就在马里亚纳失守之后,日海军把战备的重点转到了特攻作战上。

1941年的年底,当日本以六艘航空母舰以及300多架舰载机的庞大兵力对珍珠港展开偷袭时,包括当时被日本军力震慑的盟军各国家,也不曾想到元气大伤的美国海军仅仅2年零10个月就将日本海军主力消灭在太平洋西岸。当把战前将近20年的战争资源储备用尽,日本军方乃至主流社会所做的,不是反思自己卑劣的侵略和战争行径,反而走向了一种变本加厉的疯狂状态。在政府每日高呼“一亿玉碎”的疯狂状态下,人的生命和所谓“武士道”精神相比,成为一种可以消耗的国家武器。今天就让我们来仔细盘点一番这些让大和民族上演最后疯狂的自杀道具吧。

神风特攻是一种实施自杀性攻击的作战方法,即在机上装上大量的烈性炸药,置于飞行员座舱之前,一旦发现目标,就连人带机撞下去,其机头触及坚硬之物立即发生剧烈爆炸。

图片 13

1945年5月4日和11日,日军为弥补损失的飞机,将水上侦察机也改装成自杀机,投入特攻攻击,共出动飞机597架,其中自杀机300架,先后发动了菊水五号和菊水六号作战。

“神风”(日本文化中的“神风”是指元朝海上舰队在征服日本的前夜,突遇一场狂风导致全军覆没,意外狂喜的日本人将这场狂风谓为“神风”,并立碑纪念)特攻队的出现,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在当时军国主义思想占统治地位的日本,对太平洋战场上的节节败退并不甘心。以武士道精神武装起来的日本“皇军”
决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以“必死的决心”来效忠天皇,一方面削减美军的实力和锐气,同时又为“本土决战”赢得时间。“神风”特攻队便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生的一个“怪胎”。

日军参战的共有航空母舰4艘,航空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14艘,轻巡洋舰7艘,驱逐舰32艘,飞机约600架。在战斗中被击沉航空母舰4艘,战列舰3艘,重巡洋舰6艘,轻巡洋舰4艘,驱逐舰10艘;被击伤航空战列舰1艘,战列舰4艘,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3艘;损失飞机288架,人员伤亡超过一万。

Ki115“剑”式特别攻击机

1944年5月的比阿克岛登陆战中,日本为夺回其与南洋交通线上的要地与美军发生了激烈战斗,1944年5月27日,陆军第五飞行战斗队队长高田胜重少佐断然率四架飞机向驶近的美舰撞去,击沉了美舰。此举通报日军,引起了军内外的震动,此次行动成为“神风”特攻战术的先导。

“神龙”的发动机为2具液态火箭,气动外型相当适合高速飞行,在神龙生产前,他的滑翔机型就已经进行过了滑翔试验,在无动力的情况下,大角度俯冲的滑翔速度就超过了800公里/小时,预计“神龙”最高俯冲速度可以达到1000公里/小时左右的速度,“神龙”作战时可以捆上几枚火箭直接发射升空,然后点燃主发动机,迅速爬升到10000米以上高度,转向敌人舰队方向,滑翔上百公里远,滑翔时的平飞速度超过600公里/小时,大角度俯冲时达1000公里/小时左右,如果目标距离神龙的起飞点距离很近,神龙也可以点燃主发动机直接对准目标飞过去,以超过900公里/小时的速度撞过去。

1945年5月24日、25日和5月27日、28日,日军又将教练机改装成特攻机,以增加特攻机的数量,接连发起了菊水七号和菊水八号作战,总共出动飞机737架,其中自杀机208架。

▲在冲绳发现的“震洋”一型艇

菊水三号作战:1945年4月16日,日军出动海军飞机391架,陆军飞机107架,共498架,其中自杀飞机196架,击沉运输舰和军火船各1艘,击伤航母、驱逐舰、医院船各1艘,运输舰2艘,日机损失182架。

“神风”特攻机装载的弹药重量因机种而异。由“零”式战斗机改装的特攻机为250千克炸药,由99式双发轻型轰炸机改装的特攻机为800千克炸药。特攻机的具体攻击方式有三种:水平攻击、急降下攻击、直接攻击。杀伤机理靠的是撞击时引爆炸药爆炸的巨大的化学能和俯冲的巨大动能“双管齐下”,给美舰以重创。最初的攻击行动多为特攻机连同炸弹一同撞向美舰。后来多采用先投炸弹、再撞美舰的战法,使攻击的威力大增。为了表示“必死”的决心,“神风”特攻机只携带单程燃料,有去无回。更绝的是,日本人对某些特攻机的起落架作了“技术处理”,使特攻机一起飞起落架便自行脱落。特攻机不能在任何地方平安降落;还有的在驾驶员登机后由外面将舱门反锁上,使特攻人员只有撞向敌舰一条路。“神风”特攻队的首战是莱特湾战役,在这次战役中,日本海军共出动“神风”特攻机55架,击沉美航母一艘,重创4艘。而随后的冲绳岛战役是投入“神风”特攻机最多、最为惨烈、最为疯狂的一次作战行动,共有约2000架“神风”特攻机参加了此次作战行动,并造成了盟国海军的24~26艘大中型舰船被击沉,176~202艘被击伤(包括修复后二次被击伤者)。然而,机关算尽太聪明。“神风”特攻机尽管疯狂,并取得了一定战果,但损失最多的还是日机,“神风”特攻机终究不能挽救日本军国主义者必然灭亡的命运。

进入1944年,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前一年,战争局势对日本愈加不利,特别是在太平洋海战场上,日海军更是连连受挫,节节败退。1942年5月的珊瑚海海战,日海军遭受自发动战争以来第一次挫折;6月的中途岛海战,日海军遭到惨败;10月的圣克鲁斯大海战,日海军虽然在战术上取得了一点胜利,但其航空兵却为此元气大伤;在11月的瓜达尔卡纳尔海战中,日海军大败而归,盟军自此进入战略反攻阶段。

EMB是“爆炸摩托艇”的英文缩写,堪称是日本“海上轻骑敢死队”。在EMB中,最著名的当属日本在二战期间制造的“震洋”特攻摩托艇。和“回天”人操鱼雷相比较,“震洋”特攻摩托艇算得上是廉价的特攻兵器,因为它只要在摩托艇上装上烈性炸药即可。1944年4月,这种“决死兵器”由日本第10技术研究所专门研制,按照日本军部的设计要求,“震洋”艇主要由摩托艇加以改造。其艇长约5米,宽约1.2米,全重约1.4吨,动力装置为汽车用的汽油机,加以必要的改造后装艇,功率49千瓦,最大速度约25节,艇员为1人。为了能达到撞击敌舰的效果,设计者特别为每艘艇的艇艏安装撞击起爆的撞角引信,以引爆艇内250公斤高爆炸药。此外有的“震洋”艇还装有120毫米火箭发射器,五型上还装有13毫米机枪。“震洋”艇的前上方装有割网器,用来割断渔网或伪装网等。艇的主体用胶合板制成,这一方面反映出研制者想尽量减轻整个特攻艇的重量,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在美国空军大规模轰炸的沉重打击下,日本的钢材已极度匮乏。

彗星式舰载俯冲轰炸机:1943年日本开始生产俯冲轰炸机型并命名为D4Y1彗星一一型,后被改造作为伊势级航空战舰的舰载机,最后被改造成专用于神风特攻队的自杀机,驾驶舱内的周边加设防弹装甲和防弹燃料箱,安装固定挂弹架(一枚800公斤炸弹)。莱特湾海战当中击沉美国轻型航空母舰普林斯顿号。

▲搭载“樱花”的1式陆攻模型

十次菊水作战出动的飞机,总计7851架次,其中自杀机2423架次,虽被击落4200余架,但给美军造成了巨大损失,共击沉美军军舰33艘,击伤360余艘。

“伏龙”单兵水下攻击系统,又称“伏龙特攻队”或“人间机雷”,是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的1945年,为进行所谓的“本土决战”开发出来的一种水下单兵作战武器系统,与“樱花自杀机”、“震洋特攻摩托艇”、“回天鱼雷”一样,都是所谓的“特攻兵器”,即有去无回的自杀性武器。同其他系统相比,“伏龙”的技术含量很低,仅有由潜水员、1枚15千克的五式水雷和1根5米长的竹竿构成。发起攻击时,潜水员负责用水杆把水雷放置到美国海军舰艇的底部。放置结束以后,潜水员可以离开。虽然按照这个设想,潜水员具备生还的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也非常低,因为他们面临的是有重兵把守的美国海军军舰啊,实际上也无异于自杀。由于日本很快无条件投降,“伏龙”系统实际并未投入实战使用。

1945年4月21日和22日,日军出动飞机317架,其中自杀机131架,实施“菊水四号”作战。

▲“伏龙”系统作战示意图

“神风特攻队”在菲律宾莱特湾海战中首次出击。日军“神风特攻队”的自杀飞机,共撞沉美军驱逐舰1艘,撞伤战列舰2艘、巡洋舰8艘、驱逐舰6艘和登陆舰2艘。日本损失“神风特攻队”的自杀飞机700架。

▲拍完照后,这些神风都葬身鱼腹了

菊水二号作战:1945年4月12日、13日,海军出动200架,陆军192架,共392架,其中自杀飞机202架。由于兵力不足,日军在攻击战术上作了一些改进,先出动战斗机吸引美军的战斗机,当美军战斗机燃料耗尽返回母舰时,攻击机才飞临目标上空进行攻击,同时开始使用樱花特攻机,这种武器给美军造成了不小的损失。此次作战,日军共击沉美军驱逐舰、登陆舰各1艘,击伤战列舰1艘、驱逐舰6艘、护卫舰3艘、扫雷舰、布雷舰和登陆舰各1艘,日军损失飞机205架。

“神龙”特攻机

樱花特攻队:没有或仅有有限动力,由轰炸机挂载至敌舰近处抛出,无返航希望。若特攻机是普通战机,则只提供单程油料,部分特攻队员被绑缚于特攻机或战机上,不提供伞具,断绝其求生的希望。

图片 14

菊水一号作战:1945年4月6日、7日,日军以九州的第五航空舰队和第六航空军为主要兵力,台湾和先岛群岛的第一航空舰队和第八飞行师团为辅助兵力,出动海军飞机462架,陆军飞机237架,共699架,其中自杀飞机355架。击沉美军驱逐舰3艘、坦克登陆舰1艘和万吨级军火船2艘,击伤战列舰、航母、护卫舰和布雷舰各1艘、驱逐舰8艘,美军伤亡有数百人之多,尽管战前美军就估计到了日军会发动自杀性攻击,但日军攻击之疯狂、美军损失之惨烈,仍令美军胆战心惊。出击的日机共被击落335架,约占出击总数的48%。

▲“梅花”特别攻击机模型图

自杀性攻击的作战方法在太平洋战争中已频频出现,开始不过只是在受伤无法返航的情况下,在偷袭珍珠港战斗中,板田房太郎中尉就曾驾机撞向美军机场机库。

▲一群日本女学生在机场挥舞着樱花枝“欢送”即将起飞的“神风特攻队”队员

图片 15

图片 16

大西的想法得到了许多狂热的日本飞行员的欣赏。1944年10月19日深夜,大西召集第一航空舰队的精华,成立了以寻歼航母为目的神风特别攻击队。那些缺乏经验的飞行员,驾驶着装满炸弹的飞机,一头栽到美国的军舰上。众多的狂热分子愿意加入这支队伍。24名军校尚未毕业的学生飞行员首先组成了特攻队。他们组成4个分队,分别以不同的名字命名,诸如“朝阳”、“樱花山”之类。这些名字取自日本古典作品。

▲搭载“回天”鱼雷的潜艇和即将出击的自杀队员

1945年4月,为配合冲绳岛上的抗登陆作战,日开始对美军在冲绳海域的舰艇实施大规模空中攻击,投入海军岸基航空兵的第一、第三、第五和第十航空舰队和陆军第八飞行师团和第六航空军,飞机总数达4000架,作战代号为“菊水”(菊水就是水中的菊花,这是日本十四世纪著名武士楠木正成的纹章图案,楠木在众寡悬殊的战斗中立下“七生报国”的誓言,意为即使死去七次也要转生尽忠,他就因在战斗中与敌同归于尽的壮举为后世所推崇。)的自杀性的特攻作战。

▲撞击美舰瞬间

图片 17

展开剩余79%

零式舰上战斗机:最开始是日本在太平洋战争日本海军的主力战斗机。但到战争中期,美军使用新型战斗机并捕获零式后,其被研究出弱点,慢慢零式优势被丢失,到了战争后期,成为神风特攻队的自杀爆炸攻击的主要机种。

▲被美帝缴获的“樱花”弹

“神风”的起名来源于元朝元世祖忽必烈时的元军侵日战争。元朝军队1274年和1281年两次对日本东征,都因为海上突如其来的台风,导致元朝的舰队损失,使得东征告吹。日本人认为是神武天皇的鬼魂掀起的“神风”击退了元军。日本也逃脱了有可能被元王朝灭国的命运。以“神风”命名敢死队其实也成为日本人在必败的战争结局下为自己打气的心态写照。自杀攻击敌军目标的战术,据说起于日俄战争日军攻击俄军的战法中,当时颇有效果,遂被记载下来。

“回天鱼雷”是日本在二战末期研制的一种由人直接操控的自杀式鱼雷,有着人操鱼雷的别称。日本希望借用这种武器扭转战局,但最后还是无力回天了。这种鱼雷的直径为1米,全长14.75米,形状与正常鱼雷基本相似,只是体积稍大一些,构造十分简单。整个雷体分为前中后三部分:前部是炸药舱,装满了烈性炸药,外加一套接触引爆装置,与中部驾驶舱相连;后部是机器舱,一般配有一主一副二台柴油发动机;中部是驾驶员座舱,由于前舱装药太多,以致驾驶舱非常狭窄,仅能容一人蜷曲而坐。舱内安装了:可用于操纵鱼雷艇的驾驶盘、一部捕捉攻击目标的潜望镜,此外还有少数必备仪表。自杀队员进入驾驶舱后,舱门立即水密关上,此后便不能打开。因此“回天”鱼雷一经发射,只能一往直前,发现目标后即与目标同归于尽。鱼雷实际上是一枚装人的鱼雷肉弹。“回天鱼雷”共发展了5种不同的型号,1-4型由九三式鱼雷改造,10型由九二式鱼雷改造,2、4、10型只制造了少量而且不曾投入作战,3型还只是在概念阶段。实际使用的1型有炸药量1,360kg的弹头,大约制造了400枚,实际使用了100多枚。

“神龙”飞机属于日本海军X档案秘密战机,其同样是一种由火箭推进的自杀式攻击机。该型飞机的机长7.6米,翼展7米,高1.8米,配备16-24枚非制导火箭弹,以及1枚重500千克的机首弹头,据说还有改装4门五式30毫米机关炮的方案。“神龙”与震电相同都是由MXY6前翼滑空机发展出来的,也可以说就是震电的火箭型。“神龙”原本计划用做截击美军B29高空轰炸机,但由于战争末期日军展开了自杀特攻,而火箭机完全可以设计的十分简单,神龙的造型布局可以达到非常高的速度,所以日本海军决定使设计中的神龙按自杀特攻飞机的路子发展,神龙自杀攻击机将使用木制机身设计,而且飞机尺寸大大缩小,这样根本无需复杂的工厂与设备就可以生产神龙,保证神龙的大量生产,而且木制的神龙也难以被雷达捕获,行踪更加隐秘。

“回天”鱼雷一般放置于潜舰与水面舰的甲板上。一只潜舰可以载运3-6个回天鱼雷。虽然可以在潜航时使用,但其设计大大限制了搭载潜舰的潜航深度。其操纵员必须于潜航之前进入鱼雷,使潜舰无法于距离敌舰较远时开始潜航。故搭载回天的潜舰经常成为美军的目标,共被击沉了8只。“回天”鱼雷实际操纵困难,至终战为止,接受过“回天”操纵训练的海军兵学校、海军机关学校、予科练、予备学生共1,375人,出击与战死者实际仅有106人。据后来太平洋海军舰队统计,“回天”鱼雷在停战前的3个月里共击沉美军运输船只15艘、巡洋舰2艘、驱逐舰5艘、水上飞机母舰1艘、不明舰种6艘,合计共29艘。

Ki115“剑”式特别攻击机由于使用零件非常少、制造极其简单,所以生产成本很低,尤其适合大规模生产。这种自杀式飞机的机身可以半埋1枚800千克的炸弹,其最大速度超过500千米/小时,从6000米空中俯冲时的速度为800千米/小时。日本陆军原本计划生产6000架Ki115自杀式飞机,以便用于本土决战。海军也看到这种飞机的潜力,将其称为“藤花”特别攻击机。但“藤花”特别攻击机刚刚投入生产,战争就结束了。

图片 18

“樱花”特攻机代号MXY-7飞机,其可看作是一枚人操自杀“巡航弹”,美国将MXY-7飞机称为“八嘎”弹。这种自杀弹的弹身极其简陋,为木制结构,前部配备一枚1.2吨的弹头,尾部有火箭发动机,里面坐着一名飞行员。MXY-7最高飞行速度可达到630千米/小时,向下俯冲时速度可以达到1040千米/小时,航程为36千米,MXY-7的原理类似于现在的巡航导弹,不过它的导引头很特殊,是一名活生生的飞行员。“樱花”自杀弹没有起落架,根本无法降落。自杀式攻击一旦发起,人和飞机都玩完了。“樱花”采用轰炸机挂载,在进入射程后进行投放,然而很多轰炸机载机在没进入投放距离前就被击落。在美舰密集的拦截下,特攻机也鲜有战果。整个战争中只炸掉一艘美驱逐舰。所以后来“樱花”就和它的名字一样,很快消失在了战场上。总体来看“樱花”是日本人一种丧心病狂,得不偿失的武器发展计划。

▲“回天”鱼雷结构图

▲博物馆内的“回天”鱼雷

▲“伏龙”系统小兵人模型

▲“神龙”想象图

“梅花”特别攻击机

▲“震洋”自杀艇结构图

“伏龙”单兵水下攻击系统

图片 19

▲“伏龙”系统的四面照片

▲居民家中的“樱花”

“海龙”自杀潜艇是在1943~1944年间设计的,从1945年年初开始生产。该型自杀式潜艇的排水量为19.3吨,全长17.2米,宽1.3米,高1.3米,乘员2名,水上航程为830千米,水下航程为70千米,其水上航速为13千米/小时,水下航速为19千米/小时。武备方面,“海龙”自杀潜艇配备有2枚450毫米的鱼雷或重量为600千克的爆炸物。该袖珍潜艇主要用于攻击海上航行中或锚地停泊的敌人大型战舰,这型潜艇有一对可以控制潜艇在水下做翻滚俯仰运动的短翼,号称水下战斗机。战争末期这型特殊袖珍潜艇服役,准备用于本土决战,但本土决战并未爆发。

“回天”鱼雷

▲博物馆内的“海龙”自杀潜艇

以上就是笔者整理的日本在二战期间研制的自杀式攻击武器,真可谓花样多多。不过,日本人发起自杀式攻击的手段远远不止这些。比如,陆军就“发明”了人弹攻击坦克的方法,或在美军士兵接近时,日本兵用手榴弹往头盔上一磕,然后同美国士兵同归于尽,就连日本二战的骄傲“大和”号战列舰在最后一刻都被用来执行所谓的自杀玉碎任务,最终落得一个被美帝飞机暴打沉入海底的可悲下场,虽然从日本的角度来看这是“壮烈的玉碎”,但笔者将其称为花样作死方法。其实日本最大的作死莫过于发起侵略战争,20世纪初的战争既给其他国家的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同样本国也留下无数的孤儿寡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