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化铜鼓岭阻击战 红军入粤后的一次惨烈战斗

阻击从广州增援城口的敌人,完成阻击任务的红军奉命趁夜转移,记者沿着当年红军长征的足迹抵达广东仁化县城口镇,布下堵截西进红军的第二道封锁线,红军到城口的第二天,红军先头部队奇袭城口

图片 1

在铜鼓岭阻击战中,红军以牺牲100多名指战员的代价,粉碎了敌军增援城口的目的,并突破敌人设置在城口的第二道封锁线,为确保红军主力继续西进创造了条件。

当年国民党军从湖南汝城到广东仁化,布下堵截西进红军的第二道封锁线。80多公里封锁线上,光碉堡就有200多座。

“红军过夜的时候都不能躺着,不够位置,只能斜靠在屋檐下,和衣而睡,双手抱着枪。老百姓热情地邀请红军进屋里住,红军都不进去,为了不扰民……”城口镇综合文化站站长黄本洲告诉我,当年,红军对百姓秋毫无犯,百姓对红军从最初的躲避到后来的主动迎接。红军到城口的第二天,就有人给红军烧茶做饭,还有人为红军带路、帮助料理伤员。城口的冬天阴雨连绵,为了不让伤病的战士受凉,百姓卸下沿街铺面的木门板,给他们当床。

仁化铜鼓岭阻击战,是红军入粤后的一次惨烈战斗。为确保红军主力在韶关仁化县城口镇进行短暂休整、顺利西进,红二师六团一部奉命迂回到铜鼓岭北的山地中,阻击从广州增援城口的敌人。

记者在山下不远处的东兴村,见到85岁的刘东顺老人。

记者:您的孙子多大了?

1934年11月4日,执行阻击任务的红军遭遇敌军独立警卫旅第三团彭智芳部的攻击,红军抢占龙形埂有利地形,利用密林草丛沉着应战、奋勇还击,最后与冲上来的敌人展开白刃战。战场上喊声震天,红军愈战愈勇。战斗持续了两天一夜,战至第二天傍晚,完成阻击任务的红军奉命趁夜转移,从岔口分两路经红山入乐昌麻坑和汝城的延寿,汇入西进的红军主力。

“惨烈的战斗在铜鼓岭!”刘耀东说。

编者按:仁化,是广东省革命老区,位于粤赣湘三省交界处,罗霄山脉的南端。1934年10月,红一方面军离开中央苏区开始长征后,相继在仁化转战10天,取得了奇袭城口镇、铜鼓岭阻击战的胜利,成功突破了国民党军精心设置的第二道封锁线,继续前进。85年过去了,当年那支英勇无敌却又爱民如己的红军队伍的故事,依然到处流传。《新长征,再出发》系列报道第三篇:《当兵就要当红军》。

山坡上松涛阵阵,泥土深红如血。这场艰难的阻击战,红军以牺牲100多名指战员的代价,粉碎了国民党军在城口消灭红军的企图,使主力部队顺利西进。

黄本洲说,铜鼓岭这一战,打破了国民党围剿红军的第二道封锁线。“这场战斗持续了两昼一夜,消灭敌人80多人,以我军阵亡140多人的代价粉碎了敌人增援城口的阴谋,为红军主力军团以及中央军委总队在城口做短暂的修整、继续前进创造了条件。”

为确保红军主力在城口短暂休整,红二师六团一部奉命迂回至铜鼓岭北边的这片丛林,阻击从广州增援城口的敌人。

央广网韶关6月18日消息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六月的城口镇,天气潮湿。这里的夏天闷热、冬天阴冷。

城口正在建设红色小镇,红军当年留在这里的许多红色足迹正在修缮保护,“红军长征粤北纪念馆”也即将竣工。仁化县委宣传部部长邓红红说,去年来这里参观、瞻仰红军遗迹的游客达30多万。与当地村民交谈,不管十来岁的少年,还是六七十岁的老人,说起红军故事,都如数家珍。

“互相之间反反复复交战很多次,冲上去,打下来,继续冲,又打下来,用身体面对面,拼刺刀……”刘耀东说。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57岁的王久军,当年家就住在铜鼓岭旁,小时候听着爷爷、父亲讲述铜鼓岭战役的故事长大。如今,他也有了自己的孙子,他说,会把这些故事传下去,永远传下去。

6月下旬,记者沿着当年红军长征的足迹抵达广东仁化县城口镇,探访感悟那段烽火岁月——

铜鼓岭战役遗址处,脚踏着褐红色的土地,我仿佛听到了脚步声、呼喊声和枪炮声……仁化县党史顾问刘耀东告诉我,这场铜鼓岭阻击战,是红军长征入粤后的一次惨烈战斗。当时战场上喊声震天,红军愈战愈勇,在处于不利地形又遭轻重机枪扫射的情况下,硬是把敌人打得缩回了原阵地。

我们一路急行,来到铜鼓岭阻击战旧址。蒙蒙细雨中,工人正在脚手架上修缮铜鼓岭“红军烈士纪念碑”。我们踩着湿滑泥泞的小道,爬上陡峭的山坡,在茂密的树林里只看到几处浅浅的战壕。

时光流传,夕阳洒落在街道的石板上,映出斑驳的影子。在河边街、正龙街,我看到了红军当年休整过的地方。

军令如山,字字千钧。1934年11月2日夜,曾保堂率一营指战员潜伏至距水东桥百米处,先部署两个连对付两侧十多个碉堡,又挑选十几名水性好的战士,从桥的上游泅水过河,自己带配属的侦察排倏然强行过桥。

如果历史不记载,如果老人们不讲述,年轻一代不会想到,85年前,在城口镇向北15公里的铜鼓岭上,曾有一场悲壮的战役。十余名年轻的战士用血肉之躯,挡住敌军的机枪。

山青水绿,江山如画。不管岁月怎样流转,我们相信,红军当年留在这里的故事,会永远如灯盏般永远闪亮在人民群众的心里。

展开剩余56%

■解放军报记者 王雁翔 通讯员 刘彬锐

记者:那您平时会不会跟他们讲?

“担负打通城口通道任务的是红一军团二师六团。”仁化县史志办主任刘耀东告诉记者,红一军团首长认为城口是粤湘咽喉,是中央红军西进的唯一通道,但敌人明堡暗碉林立,必须突袭智取,方可一举成功。二师六团将主攻任务交给了一营。

王久军:讲啊,我们代代相传,很自然就讲到这些,很自然而然的……

11月4日,担负阻击任务的红军与敌独立警卫旅第三团遭遇。红军抢占龙形埂有利地形,在密林草丛里沉着应战,奋勇还击,战场上枪声喊声震天,红军一度与冲上来的敌人展开白刃战,战斗持续了两天一夜。第二天傍晚,红军完成阻击任务,奉命趁夜色迅速转移。

休整,是为了更好的向前。《中国共产党仁化县地方史》这样记载,“红军主力能在城口镇休整,筹集军饷,集结部队,顺利继续前进,是与铜鼓岭阻击战的胜利分不开的。”

城口一战,红军俘敌100多人,缴获枪械数百支,子弹一万多发,还有不少粮食、煤油等物资。

王久军:我大的孙子是2006年的,小孙子是2010年的,读二年级。

“红军在这里打仗时,我出生才一个多月,但自小我的父辈就多次给我讲他们掩埋铜鼓岭牺牲红军遗体的事。”刘老说,“据老人们讲,因为离得不远,在自家院子里就能听到密集的枪炮声。枪声停歇后,第二天早上村民们跑到战场上去看,战场惨烈,山坡和山谷里到处是红军和敌人的尸体,红军将士有的被子弹穿透胸膛,有的和敌人扭在一起壮烈牺牲,有的牺牲了仍在战壕里保持往前冲的姿态……”

如今的铜鼓岭草木青翠,绕在山间的水闪耀着靛蓝色的光。在100多名红军战士倒下的地方,矗立着一座
“红军烈士纪念碑”。纪念碑下的大理石板上,刻着庄严的“入党誓词”。

当年国民党军从湖南汝城到广东仁化,布下堵截西进红军的第二道封锁线。80多公里封锁线上,光碉堡就有200多座。

85年前的一个冬夜,1934年11月2日,枪声突然响起,红军先头部队奇袭城口,当夜就拿下了这个湘粤咽喉之地。行军转战长途劳顿,数万红军战士随后进入城口休整,在街巷、树下、田间露宿。

图片 1

“打得很激烈,像敢死队一样的红军,用身体堵住敌人的机枪……”87岁的张良胜老人,坐在村口的木板凳上,回忆起自己从爷爷那儿听到的战事几度哽咽。

左权对23岁的一营营长曾保堂说:“你务必在湘军到来之前拿下城口。”出发前,聂荣臻又嘱咐:“保堂,城口是红军突出去的唯一口子,几万红军的生命就托付给你们营了,要不惜一切代价。”

敌哨兵喝问哪部分的?曾保堂响亮回答:“自己人!”说话间飞速过桥,敌人还未来得及鸣枪,已被红军扑倒。战斗骤然打响,红军迅速攻入城。四周山上碉堡里的敌人见状,纷纷弃堡逃窜。

红军长眠处,灯盏照心间

城口镇地处粤湘两省交界,四面群山,峰高谷狭。

山青水绿,江山如画。不管岁月怎样流转,我们相信,红军当年留在这里的故事,会永远如灯盏般永远闪亮在人民群众的心里。

城口镇地处粤湘两省交界,四面群山,峰高谷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