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长征:红军巧渡金沙江到底“巧”在哪

红军截获云南军用地图,但没有云南的军用地图,常胜的红军来渡江,赞颂着当年红军巧渡金沙江的传奇战史,但没有云南的军用地图,简陋地图指引近万红军过草地

图片 1

“现在是汛期,金沙江水宽180米左右,别看江面没什么波浪,其实水很深,水面下暗流涌动,架浮桥是不可能了,只能靠技术好的船工撑船渡江。”张永兴介绍,红军为每条木船配6名船工,3人一班,来回划船十次,又另换一班,歇人不歇船,大叶子船每只每次渡60人,二叶子船每次渡40人。

4月初,中央红军南渡乌江后,直奔贵阳,一度打到离贵阳城20公里的飞机场。毛泽东的作战意图是“调虎离山袭金沙”,指出“只要能将滇军调出来就是胜利”,因为西进云南、渡过金沙江,必须调出滇军,扫除主要障碍。

红军测绘人员自1936年7月3日至8月11日,从四川甘孜县城出发后,边走边绘制了“草地设营地图”。这些草绘的“草地设营地图”极其简陋:没有比例尺,没有地名标注,没有道路指示。但正是这些简陋的地图,为红四方面军总司令部直属部队近万人顺利通过草地指明了道路。草绘的7月5日宿营地“吉瓦沟”,只是一片弯弯曲曲的手绘曲线,表示草地地形起伏。地图上唯一可辨别的是吉瓦沟的水流,适合设营的地点则用一个下面带两三个小点的小圆圈表示。地图上唯一一句提示的文字是“自该地上走十里无术林,行进队伍多带柴烧水”,绘图人员可能觉得说明不清楚,又在“无术林”前加上了“全是草地”几个字。这句简单的话语却是红军战士用生命代价换来的。如此简陋的地图,在当时却是弥足珍贵。茫茫草地,动辄吞没红军指战员的生命。先头部队用自己的经验教训绘制了此图,依次传给后面的人马,才保证了这支近万人部队以最小代价通过了草地。

红军截获云南军用地图

如此天险,再加上国民党军的前堵后追,要想渡江绝非易事。但是,英勇智慧的红军,用一连串“巧招”实现了这一战略意图。

1935年4月23日,红一方面军从贵州进入云南后,困扰行军最大难题就是没有军用地图,对云南的地形、道路不清楚。特别是在准备北渡金沙江摆脱敌人尾追的形势下,不知渡口在哪里,红军上下都十分焦急。然而几天后的一次遭遇战,却给红军带来了意外的惊喜。1935年4月27日下午,按照原定部署,中央红军沿着滇黔公路向马龙方向挺进。当先头部队行进到曲靖西山乡关下村附近时,与国民党部队遭遇。这次战斗中,红军的一支侦察队在曲靖西北的公路上截获了一辆敌军汽车,内装有云南省的1∶10万比例尺地图二包。审讯被俘的国民党军官后得知,国民党中央军指挥官薛岳到达贵阳后,要率部进入云南追剿红军,但没有云南的军用地图,也缺乏药品,就向龙云写信请求支援。龙云马上准备了地图、白药等物品送往贵阳,不想这些东西都在曲靖西山乡关下村成了红军的战利品。毛泽东得知战斗胜利并缴获云南军事地图的消息后喜出望外,他幽默地说,当年孔明入川有张松“献图”,今天红军入滇有龙云“献图”,真要谢谢这位云南王的“关照”。当晚,毛泽东和周恩来、朱德、刘伯承等中央领导同志在西山三元宫详细查看缴获的云南军用地图后,召开了党中央和中央军委联席会议,做出了抢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重要战略决策。随后,红军拿着龙云“献”的军用地图连克马龙、寻甸、嵩明,几天后从皎平渡顺利渡过金沙江,彻底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掌握了主动权,取得了战略转移的决定性胜利。

截获军用地图后,红军逼近昆明,震动云南全境。当时,云南大部滇军已调往贵阳,昆明城内及其周围兵力非常空虚。为保住昆明,龙云一面电催尚在曲靖以东的孙渡纵队取捷径直赴昆明,一面调集云南各地民团防守昆明城。这样一来,就进一步削弱了滇北各地和金沙江南岸的防御力量,为红军抢渡金沙江、北上川西创造了有利条件。

“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不怕水深河流急,不怕山高路又长……”今天,在金沙江边,这首红军歌曲依然被人们传唱,赞颂着当年红军巧渡金沙江的传奇战史。

龙云“献”地图助红军顺利渡江

如此夜以继日地连轴转,至1935年5月9日,红军顺利渡过金沙江,进入四川。等敌人的大队人马赶到时,船只已经烧毁,红军早已远走高飞,不费一兵一卒、一枪一弹,跳出了数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

金沙江是长江的上游,从海拔五六千米的昆仑山南麓、横断山脉东麓奔腾而下,一泻千里,水流湍急,难以徒涉,是红军北上的一大险关。

解码长征:红军巧渡金沙江到底“巧”在哪。简陋地图指引近万红军过草地

1935年4月23日,红一方面军从贵州进入云南后,准备进入四川与红四方面军会合,然而没有军用地图成为行军的最大难题。红军对云南的地形、道路不清楚,特别是在准备北渡金沙江摆脱敌人尾追的形势下,连渡口在哪里都不知道。云南省三元宫爱国教育基地负责人曹绍华介绍,当时红军想渡金沙江,只能用学生课本上的地图,或者靠当地居民带路。

4月29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发出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红1军团接到命令,立即派红4团向禄劝、武定、元谋急进。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了解到,国民党的“中央军”还没有去过这几个县,决定由先头分队化装成执行任务的国民党“中央军”,智取禄劝、武定、元谋三县。

地图在军事行动中好比指挥员的眼睛,有了地图的指引才能明确军事行动的路线和方向。在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中,面对敌人的前堵后追,地图,关系着几万红军的命运,决定着中国未来的命运。长征途中发生的地图故事,今天读来我们不由得感慨军事测绘对部队行动的重要性。

皎平渡位于现在云南禄劝县和四川会理县交界的地方,是金沙江的重要渡口之一。据禄劝县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张永兴介绍,1935年5月3日左右,红军控制皎平渡,并在村民的帮助下,找到了6条可用的小木船以及37名技术娴熟的船工,准备划船渡过金沙江。

正当国民党军纷纷向贵阳以东集中时,中央红军主力突然由清水江地区急转南下,以每天60公里的行军速度,向云南方向疾行,逼近昆明。

然而几天后意外惊喜来临。4天后,按照原定部署,中央红军沿着滇黔公路向马龙方向挺进,当先头部队行进到曲靖西山乡关下村附近时,前方的公路上尘土飞扬,一辆敌军汽车疾驰而来,红军战士阻击此车俘敌2人。他们在搜查车辆时,发现车上有云南省军用地图20余份,还有大批物资。

这些地图为红军行军作战提供了极大的帮助。毛泽东知道后开心地说:“当年孔明入川有‘张松献图’,今天红军入滇有‘龙云献图’。”

经过审讯被俘军官得知,国民党中央军指挥官薛岳到达贵阳后,要率部进入云南追剿红军,但没有云南的军用地图,就向当时主政云南的龙云写信请求支援。龙云准备了地图、白药等物品送往贵阳,不想这些东西都在曲靖西山乡关下村成了红军的战利品。

红军要启程,禄劝县县长又通知武定县县长。武定县又作准备,欢迎“中央军”的场面更加隆重,气氛更加热烈。就这样,红4团一天中没费一枪一弹就巧取三城,为大部队直插金沙江赢得了时间。

如今的金沙江水依然横隔在云南、四川两省之间,但当年的渡口和船工都已不复存在。1994年,一座长达300米的跨江大桥联通两岸,两地居民来往自如。37名船工的名字至今仍印刻在江边的纪念碑上。不过皎平渡大桥下游正在建设水电站。水电站建成时,大坝蓄水将淹没整座大桥,因此大桥将在下游500米处重建。

图片 1

37船工夜以继日渡红军过江

1935年,为了跳出数十万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粉碎蒋介石欲将红军歼灭于川、黔、滇地区的计划,中央红军决定实行渡江北上的战略方针。四渡赤水、南渡乌江后,他们准备抢渡金沙江,夺取战略转移的主动权。

《七律·长征》中“金沙水拍云崖暖”所指正是红军巧渡金沙江的情景。在这里,红军不费一枪一弹,未损一兵一卒渡过金沙江,并跳出包围圈,从云南向四川挺进。如今金沙江水依旧湍急,但当年红军渡江的渡口旁,一座长达300米的大桥横跨两岸。

红4团抽出三个连,利用先前缴获的一批国民党军服和武器,化装成国民党“中央军”。当部队到达禄劝时,民团武装看到出现在城门口的这支队伍服装整齐,扛着清一色捷克枪,于是断定“中央军”来了,引着部队进城。县长和军警官绅各色人等“热烈欢迎”,还将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交办的粮款全部交出,并置办丰盛的“接风宴”。

这6艘木船,承载着两万红军的性命,承载着中国革命的前途。为此,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和刘伯承等直接指挥,严格渡河纪律,不争不抢,保持秩序,确保渡江安全。

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率领中央纵队先遣干部团一部,一昼夜行进100公里,于5月3日晚抢占了金沙江皎平渡口,缴获2艘木船。

红军进入云南东部平原后,对当地的地形道路很陌生,仅有一份全省略图且地点路线都很不精确,完全靠询问向导一步步探索,少不了走弯路。

这时,大部滇军已调往贵阳“听用”,昆明城内及其周围兵力非常空虚,蒋介石派出追击的部队也远距红军三天以上路程。为保住昆明,“云南王”龙云让尚在曲靖以东的孙渡纵队取捷径赶往昆明,并调集云南各地民团前来防守。这样一来,滇北各地和金沙江南岸的防御力量就大大削弱了,为红军巧渡金沙江创造了有利条件。

5月9日,2万多人的红军部队全部渡过金沙江,未掉一人一骑。两天后,当国民党军先头部队赶到金沙江边时,只看到岸边留下的几只破草鞋,红军已不知去向,渡船也没找到一艘,只能望江兴叹……

他们还找到汉、彝、傣、纳西等各族船工36人,杀猪宰羊一天管6顿饭,每天给每个船夫5块大洋工资。船工受红军政策感召,打破“夜不渡皎平”的习俗,6艘船连续摆渡7天7夜,帮助红军胜利渡过金沙江。

与此同时,红1军团赶到龙街渡口,但江宽水急,国民党飞机经常低空袭扰,架设浮桥没有成功。按照中革军委命令,他们留下少量部队和工兵继续架桥以迷惑敌人,其余抵达皎平渡口。龙云、薛岳果然上当,断定红军要在龙街渡江。中央红军右纵队第3军团抢占了洪门渡口,因船只少,水流急,不能架桥,部队难以迅速渡江,除留第13团在洪门渡江外,其余也改由皎平渡江。

正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看到红军直逼贵阳,自己身边只有一个团的兵力,急令滇军主力紧急增援,又严令湘军、桂军等各路军队对红军堵截。直到发现红军在贵阳东三四十里外向西南急进,才解除警报。

巧的是,当红军包围曲靖向马龙前进时,迎面截获了由昆明驶来的给薛岳送物资的汽车。车上满载着宣威火腿、云南普洱茶、白药等,最为重要的是,车上还有印刷精致的一比十万的云南军用地图。原来,薛岳因没有云南军用地图,请龙云送去。龙云原本要派飞机去送,但是机师忽然生病,只好改用汽车。没想到被红军截获。

但红军在皎平渡口一共只找到6艘木船,大船可渡30人,小船只能渡11人。而且,当地还有“夜不渡皎平”的旧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