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现红军最早的招聘广告 征召大量军事人才

在成都市档案馆保存的一份红军招聘广告,到成都招聘专门技术人才,红军还赴成都发布招聘广告,一张1933年红军在成都招专门技术人员的珍贵启事,关于红军在成都的记录,红军在成都招聘八类专门人才,堪称世界上最小的国家银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在江西瑞金成立,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江西瑞金召开,江剑飞亮出了自己收藏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闽浙赣省苏维埃银行、赣东北省苏维埃银行闽北分行发行的钱币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经济建设公债券等红色藏品,闽浙赣省苏维埃银行纸币,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全套纸币

图片 6

四川在线消息1932年,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略转移到川陕边界地区,建立了川陕革命根据地。在打土豪、分田地之外,红军还赴成都发布招聘广告,招聘医生、护士,甚至银行家。在成都市档案馆保存的一份红军招聘广告,是目前成都可查的最早的红军招聘启事。而在邛崃,当地文物局以及红军长征纪念馆等处都保存着红军苏维埃政府发行的布币、铜币、纸币等文物。

一张1933年红军在成都招专门技术人员的珍贵启事,昨天由成都市档案局公布。

只有五个人堪称世界上最小的银行

“我收藏了成套的苏区纸币。”沙县收藏家江剑飞告诉笔者。在沙县小吃城“望隆精舍”古玩店里,江剑飞亮出了自己收藏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闽浙赣省苏维埃银行、赣东北省苏维埃银行闽北分行发行的钱币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经济建设公债券等红色藏品。

到成都招聘专门技术人才

之后,关于红军在成都的记录,就很鲜见了。

1931年11月7日,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江西瑞金召开,决定成立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1931年11月2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会第一次召开会议,决定筹建国家银行,并委派毛泽民为行长。1932年2月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在江西瑞金成立,行址设立在叶坪村一户普通农家小屋,包括行长在内只有5名工作人员,堪称世界上最小的国家银行。

图片 1

从红军招聘广告上可以看到,广告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驻蓉办事处”张贴的,为川陕苏区和红四方面军军部招聘专门的技术人才,包括医生及看护、无线电及电话技术员、银行家及会计家、机械化学工程师、军事人才、文艺家、科学家和熟练工人。应聘者可向各革命团体接洽,提出要求条件,并写明履历。最后,广告还特别注明了双方会签订劳动合同。

成都现红军最早的招聘广告 征召大量军事人才。1933年的启事

发行有三种都有麦穗镰刀明显标志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全套纸币

“这份广告说明,当时红军还是很注重人才的引进。”成都市档案馆研究员姬勇说,只是是否招到了人,招到了哪些人,就无从知晓了。

红军在成都招聘八类专门人才

1932年7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首批国币正式开印,共发行有伍分、壹角、贰角、伍角和壹圆五种纸币。同时搜集民间的金银铜器用以制造金属货币,前后历时不到三年,辅币有壹分、伍分铜币和贰角银币三种。

图片 2

进入成都地区后,相关的红军组织和成都地下党组织,还在成都市区张贴了大量揭露军阀、唤醒民众等的标语和传单。在成都市档案馆,仍能查到“反对四川军阀进攻湘鄂西红军”、“兵士不打兵士,将枪向后打你的反动长官”等标语。

■医生及看护■无线电及电话技术员■银行家及会计家

苏维埃贰角银币和伍分、壹分铜币,由国家银行在瑞金市叶坪的洋溪村开办的造币厂铸造。该造币厂的前身是从兴国县迁来的江西省苏维埃政府造币厂,由苏维埃国家银行接管后改称中央造币厂。

闽浙赣省苏维埃银行纸币,其中“壹角”来自沙县湖源。

而有的标语还能看出张贴地点,如《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工农红军优待条例》、“红军募捐购买飞机的启示”就贴在伴仙街,“川西红军第一路募兵启示”等则贴在爵版街。档案馆展览编研部工作人员龚克介绍,这是当年的警察部门为了证明工作成绩,专门标注了收缴传单和标语的地点,结果留下了更详细的共产党的活动痕迹。

■机械化学工程师■军事人才■文艺家■科学家■熟练工人

壹分铜币正面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字样,镰刀锤子图案上有阿拉伯数字“1”;背面两侧为麦穗图案,五角星下有直读“一分”面值。

图片 3

成都惟一的苏维埃政府建在邛崃

启事最后还特别注明了要签订劳动合同图据成都市档案局官方微博

伍分铜币版别较多,正面珠圈内有地图和镰刀锤子图案,珠圈外上端为“中华苏维埃”字样,下端为“每弍拾枚当国币壹圆”,两端各有一颗五角星;背面两侧为麦穗图案,五角星下有横读“五分”面值。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贰角铜样币

当年,红军不仅在成都发过招聘广告,还在邛崃建立过2个区苏维埃政权和7个乡苏维埃政权。迄今,邛崃仍留有多处苏维埃政府遗址以及红军石刻标语。近年,百姓捐出的红军布币、铜币等也已成为珍贵文物。

一张1933年红军在成都招专门技术人员的珍贵启事,昨天由成都市档案局公布。尽管现在,人们无从知晓当年到底招了哪些人,他们如今身在何方,但成都商报记者从各区县民政局了解到,经调查核实,现在成都共有5名在乡退伍红军和红军失散人员,均是优抚对象,而他们的红军经历,几乎都跟红四方面军有渊源。

贰角银币正面顶端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字样,中为面值“贰角”,左右各有一颗五角星图案,下端纪年有“公历一九三二年”“公历一九三三年”两种;背面上端有“每五枚当一圆”字样,两端有麦穗图案环绕着地球,在地球的中央嵌有象征工农政权的镰刀锤子图案,充分体现了苏维埃共和国工农领导政权的特征。

图片 4

红军长征纪念馆馆长高建平介绍,红四方面军兵分三路进入邛崃是在1935年11月,在邛崃停留了112天。建立各级苏维埃政权以后,便开展了扩军、备战、筹粮等工作,播下了革命的火种。纪念馆里,可以看到“实行土地革命”的石刻标语,通俗易懂的阶级划分五言歌:“空着两只手,啥子都没有,专替人做工,才能糊糊口……”在纪念馆的红军亭,还留有“赤化全川”的石刻碑文。

而1933年的那次招聘,目的之一就是为红四方面军提供人才保障。

发行量不多因多种原因存世非常少

图片 5

在邛崃发现的红军纸币,有“壹串”和“叁串”两种。“壹串”的纸币下面印有列宁头像,上方有弧形排列的“川陕苏维埃政府”字样;“叁串”正面除了列宁头像,还有“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坚决保卫赤区”等字样,而背面则印有“土地归农民、政权归苏维埃、八小时工作制”等口号。

成都现可查最早的红军招人启事

由于当时苏区制币设施简陋,许多苏区货币均采用手工打制,故铸造不精,文字及齿边多有弱打现象出现。苏维埃革命政权制造的金属货币发行量较少,随着红军撤离根据地北上长征,国民党反动势力对原苏区根据地进行了多次清剿,加上红军迫于战争形势自毁货币,以及历史流通损耗,留存至今的苏区货币不多。当时苏区的许多老百姓为了防止国民党反动势力的销毁,而将苏区货币包好藏在房梁上、墙缝里,才使得其中的少部分留下来,如今已属于珍贵的革命历史遗物。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经济建设公债券贰圆券

记者了解到,保存在邛崃市文物局的那批苏区布币,由邛崃农民刘代春捐献。上世纪30年代,刘代春是一位猪肉贩子,红军的司处长在1935年、1936年间总会去他的肉摊买猪肉。红军离开邛崃后,刘代春把部分布币小心保存,1981年捐给了当地政府,并兑换了300元人民币。

昨天是“八一”建军节,成都市档案局官方微博“@蓉城档案”发布了一张红军在成都的珍贵资料。

一枚70万珍贵银币市场反响很好

图片 6

这张发黄的纸页,是1933年红军在成都贴出的招聘专门人才的启事。当时,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驻蓉办事处”张贴的,为川陕苏区和红四方面军军部招聘专门的技术人才,包括医生及看护、无线电及电话技术员、银行家及会计家、机械化学工程师、军事人才、文艺家、科学家和熟练工人,启事最后还特别注明了要签订劳动合同。

苏维埃银币因存世量比较少,市场反响很好。比如1932年造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壹圆银币,去年北京诚轩春拍上拍的一枚估价4万至5万元,结果拍至71.3万元,此币为不多见的小五星俄文版。同场上拍的1932年鄂豫皖省苏维埃政府工农银行壹圆银币小五星版,估价3万至4万元,也拍至65.55万元;另两枚1934年川陕省造币厂造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壹圆银币,一枚拍至50.6万元,一枚36.8万元。

赣东北省苏维埃银行闽北分行壹圆券,边有骑缝章,相当珍贵。
中央苏区使用的钱币

成都市档案局调研员姬勇表示,这说明当时红军还是很注重人才的引进,但至于当时是否招到了人,招到了哪些人,那群人的现状如何,却无从知晓了。他告诉记者,这张启事是成都档案局现今能查阅到的、有史料佐证的红军在成都最早的招人信息,“之后,关于红军在成都的记录,就很鲜见了。”

辨别苏维埃铜币要看质地、形制和锈色包浆

藏品中成套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纸币,有“壹圆”“伍角”“贰角”“壹角”“伍分”等不同面值,发行时间为1932年或1934年。

经调查全市现有5名失散红军

品相完美反是赝品锈色疏松要防假冒

根据史料,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成立了临时中央政府,1932年初,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正式营业。1932年7月,国家银行纸币正式发行,直至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共发行过五种面值的纸币,主币一种,即壹圆券,辅币有伍分券、壹角券、贰角券、伍角券四种。

这张启事,一部分是为红四方面军招聘人才,虽然现在无法得知当时的招人情况,但记者了解到,经全市各民政局调查,现在被民政局列为优抚对象的成都红军,主要是在乡退伍红军和红军失散人员,他们基本都跟红四方面军有过渊源。

有货币就有假,苏维埃金属货币因筹造不精,更容易造假,针对市场上出现不少的赝品,有行内人士提出了几点鉴别苏维埃货币特别是铜币的要点。

“壹圆券”上注明“凭票即付银币壹元”,这些纸币上均有林伯渠、毛岸英的英文签字作防伪标志。

据各民政局反馈,目前全市共有5名这样的老红军,且都属于失散红军。其中,邛崃3名,分别是刘发红、高太元、陈学芬;都江堰1名,名叫谢玉清;郫县1名,名叫陈家国。这5位老人均在上世纪30年代中前期加入红军,现在都是95岁以上的长寿老人了。

其一:注意铜币质地。苏维埃铜币大多采用一种铜质来铸造,若是红铜质地而呈现黄铜色,则必假无疑;反之亦然。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经济建设公债券”,面值有伍圆、叁圆、贰圆、壹圆、伍角等五种,券面均注明“本公债从一九三六年十月起分五年还本”“本公债周年利息伍厘於每年十月一日付息”“主席
毛泽东 国民经济人民委员林伯渠 财政人民委员
邓子恢”名字及印章,“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财政人民委员部”印章,图案印有对外贸易局、粮食调济局、谷仓合作社、消费合作社等不同字样;票面连着“经济建设公债”第一至七期的息票,兑现期从“一九三四年”至“一九四○年”,如壹圆券第一期上印着“凭票于一九三四年十月一日领取息银伍分财政人民委员”“邓子恢印”。这些债券有的有些残破,息票有的注着“付讫”。

在邛崃,原本有4名这样的红军,但95岁的李志华已于今年上半年过世,现在仅剩3名失散红军。邛崃市民政局优抚科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年,李志华是在红四方面军长征经过邛崃时,应征入伍的,后来在甘肃受伤后和队伍失去联系。上世纪70年代,他回到成都,因为没有子女,一直在邛崃天台山养老院度过晚年,“老人家属于自然病故,我们将他安葬在文笔山公墓。”

其二:注意铜币形制特征。苏维埃铜币都是在战争环境下生产出来的,恶劣的条件导致钱币制作不精,文字、纹饰多模糊粗率,再加上流通中的磨损,真品铜币中难见品相完美者。若见到形制规整,文字图案清晰突出,几乎没有磨损的,就要提高警惕了。

江剑飞还收藏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临时借谷证”,上面注明“干谷十斤折米七斤四两
一 中央政府为供给战时紧急军食,暂向群众借谷,持给此证为凭;二
借油者可按时价折成米谷发给此证;三
持此证者于一九三三年早谷收成后,可向当地政府如数领还新谷。
财政人民委员邓子恢”,有“中央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财政人民委员部”及邓子恢的印。

据了解,这些失散老红军每月会得到政府给予的1000~2000元补助,在每年过年、生日和建军节时,也会得到一定的补助金。

其三:注意铜币的锈色包浆。苏维埃铜币诞生迄今已历七八十年,这么漫长时期所形成的锈色包浆是自然、结实的,而市场上的赝品多为近年仿制,造假者急功近利,所仿制品表面锈色浮躁、疏松,极不自然。老一辈钱币学者就很重视铜钱包浆锈色的辨伪,但经验的成分更多,此中真意往往需要长年累月在实践中体悟和感知。

这些纸币、公债券、借谷证都是当时中央苏区开展经济活动的历史见证。
闽浙赣苏区纸币

在这5名失散红军中,有两位如今已是高龄的长寿婆婆了。一位是都江堰崇义镇的谢玉清,102岁,另一位是邛崃平乐镇的陈学芬,她的邻居告诉记者,她今年也已超过100岁了。成都商报记者在八一建军节之际,探访了两位老人。

(本版整合自《收藏》等)

另外的一批苏区纸币则是闽浙赣省苏维埃银行发行的,面值有壹圆、壹角。正面有“一九三二年印
新制钞票第一期
省苏印刷局印”,右下角有“闽浙赣省苏维埃银行”黑色防伪印章,背面黑字印着“凭票即兑
本行钞票现银一律准备基金十分充足 工农士兵携带轻便 县苏区苏都可兑现
买卖完税毋许折扣 倘被查出定必深究 发行纸币信用攸关 如有伪造从严惩办
行长张其德”,并有“张其德”的章。壹圆抵“银洋壹圆”,正面红色,背面黑色,“壹角”正面红蓝相间,背面是黑字。

苏维埃政权金属货币为什么会粗糙?

另有一张“闽浙赣省苏维埃银行
铜元拾枚”图案则比较粗陋,就像前些年的食堂饭票。

据档案记载,因条件有限,当时苏维埃政权铸造金属货币的过程很简单,中央造币厂利用现成的原料、设备和技术,很快就铸造出了面额为2角、1元的银币和5分、1分的铜币。但是弊端也很明显。

而“赣东北省苏维埃银行闽北分行”1932年1月发行的壹圆钞,正反面均为蓝色,正面左右均有银行的防伪章骑缝,背面有“行长林汉卿”字样。江剑飞说,这张壹圆钞可做镇店之宝。

据记载,刚开始他们依靠一百多斤重的花岗岩石碓人工冲压成形,不仅力度不够、着力点不均匀,效率低下,而且还把石碓给砸坏了;后来改用二三百斤重的生铁碓,结果只用了个把月又报废了,不得不停产。

根据史料,1927年12月底,方志敏、黄道等在江西弋阳、横峰两县发动起义,随后成立苏维埃政府,1928年10月,闽北革命根据地创建,1930年8月,闽北苏区和赣东北苏区合并,闽北红五十五团编入红十军,1931年11月,赣东北省苏维埃政府成立,方志敏任主席,1932年11月易名为闽浙赣省苏维埃政府,发展到闽浙皖赣四省边区五十多县的广大地区。

直到1932年3月,红十二军攻克福建上杭,缴获了一套新式铸币机器和钢模,次年8月,红三军团与红七军团协同作战,又在福建沙县缴获了一台冲床,中央造币厂才得以恢复生产,并实现了铸币机械化,产量和质量大幅提升,日产金属货币超万枚。

赣东北省苏维埃银行闽北分行1932年1月正式成立,统一管理金融货币,发行农贷和公债,调节使用资金。赣东北省苏维埃银行1933年初扩展为闽浙赣省苏维埃银行,先后发行了银洋壹角、贰角、伍角、壹元及铜元十枚五种面额的钞票,每种钞票有多种版式。
沙县湖源收藏到闽浙赣苏区纸币

“当年苏区的钞票,一辈子未必收得齐一套。”江剑飞说,这套闽浙赣苏区钞票从2009年开始收集,10年了也收不全。

最早收到的是壹角。那年正月,江剑飞得知消息,专程赶到沙县湖源从邓氏人家手中收来这件红色文物。

红军曾在湖源打过仗。1934年5月29日,红七军团十九师由师长周建屏指挥,在湖源与敌八十师二三九旅交战,打了大胜仗。周建屏正是闽浙赣苏区劲旅红十军的军长。1933年初红十军被调往中央苏区,整编成为红十一军。1933年10月,红军整编后,周建屏担任红十九师师长,后又调任独立红24师师长,长征开始后率部留在南方进行游击战,抗战时在河北旧伤复发病逝。

江剑飞还收藏着两枚苏区“贰角”铜样币,币的边缘、表面已锈蚀,正面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公历一九三二年”字样,背面“每五枚当一圆”,有地球、党徽、稻穗图案。江剑飞说,这种样币是软铅锡合金打的镀铜。沙县富口荷山是中央红军村。1934年1月,为进攻沙县县城,彭德怀、杨尚昆等率领东方军主力红3军团驻扎荷山村,建立荷山区苏维埃政权,曾在这里办起造币所,旧址至今尚存。“这两枚铜样币是否出自荷山村,值得专家研究。”江剑飞说。
红色收藏也要小心假货

江剑飞收藏的苏区纸币中,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纸币纸质较好,印刷质量较高,其他的大多是麻草纸,印刷质量良莠不齐。江剑飞说,当时苏区的地方银行条件简陋,造纸工艺、印刷工艺、油墨都很差,所以印出来有的图案不够清晰。

收藏市场鱼龙混杂。江剑飞说,红色收藏也有不少假货,特别是江西兴国、井冈山一带,收藏者、游客多,由于需求量大,有专业造假的。他提醒,鉴定红色纸币,可以看纸质、油墨,旧币黑色、红色的印墨时间久了就会沁入纸中;新的仿制的,一般纸较好,印出来的颜色鲜艳。有的人认为旧币用繁体字,可以此来判断。但江剑飞认为,这方法不靠谱,简化字当时就有使用,闽西北一带留下的红军标语中就有不少简化字。苏区币中也有“苏”字样,借谷证,“谷”也是简化字。
红色收藏的有心人

江剑飞从2005年起用心收藏整理红色藏品,为丰富三明的红色文化、红色历史默默奉献。

前几年,沙县、尤溪申报中央苏区县,需要充实当地的博物馆红色馆藏,他无偿提供了上百件红色文物。近些年,他留意三明本土红色文化藏品,屡有新发现。2017年他收集到三份《红色中华》报,发现了其中关于闽西北苏区的消息,本报2017年4月14日《八十三年前的苏区报纸现身沙县》,5月5日《苏区报见证:83年前的“五一节”》,8月28日《〈红色中华〉作证:三明群众帮红军挑运战利品》就此做了报道。

江剑飞收藏的苏区钱币,受到收藏爱好者的关注。前不久,原福建省委副书记、收藏名家黄瑞霖造访“望隆精舍”,称赞这些红色藏品是真实的红色历史见证,相当珍贵。

(三明日报记者 王长达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