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宁公主:从公主到皇后再到皇太后,享半世荣耀,有半生屈辱

敬瑭多病,李嗣源把自己的女儿永宁公主许给了石敬瑭,便大大咧咧地对石敬瑭说

图片 2

石敬瑭在不反即死的情况下,听从了桑维翰的建议,一边公开传檄反唐,一边派人向契丹国主耶律德光求援,以认耶律光为父亲,并割让燕幽十六州的条件,向契丹借了五万兵马,很快击退了唐末帝派来的大军。接着,契丹军队冲杀在前,石敬瑭军队紧紧跟随在后,一路势如破竹,从晋阳打到洛阳。唐末帝势穷力竭,只好率全家老幼登楼自焚而死。

永宁公主

后晋开国之皇石敬瑭在位时,就甘愿作契丹的儿皇帝,被后人所不耻。他的名字已成了儿皇帝、卖贼的同义词。
石敬瑭是沙佗人,沙佗是
后唐北方的一个武力强悍的部落,石敬瑭年轻时少言语而喜欢动头脑,他自幼好武,喜学兵法,尤其练就了一手好箭法。石敬瑭在后唐朝廷里是个出名的将领,他不
仅功夫好,在战场上十分勇猛。据说他解过唐庄宗李存勖的围。也救过唐明宗李嗣源的命。唐庄宗赏识他,派他掌管亲兵,把他作为心腹大将。李嗣源把女儿嫁给
他,并任他为河东节度使。
当后唐将士发生哗变,要拥立李嗣源为皇帝时,李嗣源举棋不定,石敬瑭劝自己的岳父下决心,说:什么事都是成在果断,败在犹豫。于是,李嗣源当上皇帝,即唐明宗。
唐明宗即位时六十开外了,他的大儿子早死,二儿子顺理成章该做继承人。可他怕其他兄弟抢他的位置,就想乘父皇生病之时夺位,结果失败被杀。唐明宗为此大
伤元气,不久就死了。皇位传给了另一个皇子李从厚。唐明宗有个养子叫李从珂,在各方面如年龄、地位、战功都与石敬瑭相似。早被看成是争夺皇位的危险人物。
李从厚上台之后,十分忌怕他,就要把从西京留守、凤翔节度使上调离,削弱他的兵权。这样,却促发了李从珂的政变。李从珂从凤翔起兵,进攻洛阳。
李从厚急忙召石敬瑭带兵救驾。唐明宗去世前一年,派石敬瑭任河东节度使(驻晋阳,即今山西太原),以便迎击契丹、吐谷浑、突厥等部的进犯。石敬瑭得到诏
令,带上兵赶往洛阳,正巧在半路上遇到了出逃的李从厚。石敬瑭见李从厚大势已去,就让兵士把李从厚抓起来,将他的随从全杀了,然后赶去洛阳见李从珂。李从
厚只作了四个月的皇帝。
李从珂与石敬瑭向来猜忌不和,矛盾重重。如今作了皇帝,即后唐末帝,最不放心的就是石敬瑭。石敬瑭押了李从厚
来见他却被软禁起来。幸好石敬瑭的妻子永宁公主和太后出面说情,末帝才放他回河东。这无疑是放虎归山,过了几年,石敬瑭与唐末帝的矛盾越来越大,甚至公开
不听末帝的调遣。末帝大怒,下令削去了石敬瑭的一切官职和爵位,并派晋州刺史张敬达率兵讨伐石敬瑭。
张敬达兵临城下,将晋阳紧紧包围
起来,石敬瑭忙聚部下商议,谋士桑维翰说:我们兵力不足,应赶快向契丹求援。只要契丹发兵,事情就好办了。石敬瑭采纳了桑维翰的建议,就派桑维翰带着
他的书信,赶往契丹去搬救兵。在求救信中,石敬瑭主动提出用幽云十六州相报(幽,今北京;云,山西大同。十六州包括今河北、山西北部及内蒙的一部分)。并
且恬不知耻地要拜比他小11岁的耶律德光为父,表示今后要永尽孝心。
这些条件实在是太无耻了,遭到了一些部将的反对。大将刘知远说:
你向契丹求救,称臣就可以了,何必还要称儿呢?再说,答应给他们一些金银也无所谓,可不该割让土地。石敬瑭一心想保住自己的利益。同时,还想借契丹的
力量打败李从珂,也作个皇帝,什么下作的条件都能付出。他根本不听刘知远的话,让桑维翰去了契丹。
耶律德光是阿保机的儿子,但比阿保
机的野心更大。他早就想率军南下,扩张自己的势力,只是有到合适的机会。见了石敬瑭的信,他真是喜不自禁。但他有点不相信石敬瑭的话,就对桑维翰说:石
敬瑭信中说的那些能做到吗?该不是欺骗我吧?桑维翰说:大王放心。我主是讲话算话的。只要你解了围,救了他的急,什么事都好说。
耶律德光高兴极了,立即率领五万骑兵,进雁门关南下,来解晋阳之围。石敬瑭得知契丹兵到,便领军杀出城来,与契丹兵夹击张敬达。张敬达大败,只得退守晋安。
耶律德光耀武扬威地来到晋阳。石敬瑭连忙领着一批部将,亲自出城迎接。他来到契丹兵马大寨,紧走几步,跪倒在耶律德光面前,恭恭敬敬地说道:父亲,请
受孩儿一拜。说着把头磕下去。旁边的人见了,都露出鄙夷的神情。可石敬瑭一点也不在乎。耶律德光有这么个儿子,不觉心花怒放。乐滋滋地答应一声,然后是
一阵哈哈大笑。耶律德光在石敬瑭的陪同下进了晋阳城,被安置在最豪华的府邸里,受到最隆重地礼遇和款待。
耶律德光经过几天的接触、观察,感觉到石敬瑭真是死心塌地的投靠自己,的确是个尽忠尽孝的儿臣,便大大咧咧地对石敬瑭说:我跑了三千里路来救你,总算气力没有白费。看你的像貌和气度,完全够得上做个中原的主人,我就封你做皇帝吧!
耶律德光脱下自己身上的袍服,摘下自己头上的帽子,替石敬瑭穿上,然后正式封石敬瑭为大晋皇帝,并说道:我把你看作儿子,你待我如父亲,我们俩永远是父子关系。
石敬瑭没想到这么快就做上了皇帝,对耶律德光真是感激涕零,立即用行动来报答父皇,把幽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此后,石敬瑭又在契丹的支持下,率军南
下攻打洛阳。唐末帝对属下指挥不动,连续吃败仗。石敬瑭的兵则打到洛阳,末帝便在宫里烧起一把火,带着一家老小投火自杀了。
石敬瑭灭
了后唐,作了中原正式的皇帝,国号叫晋,建都汴京就是后晋高祖。石敬瑭时刻不忘他的恩人,每年按时向契丹贡帛三十万匹。逢年过节,还派使者呈上奏章。称耶
律德光为父皇,自称儿皇,向父皇、母后请安,并送上一大堆礼物表示他的孝心。契丹的一些贵族大臣,也是石敬瑭贡奉的对象。可父皇母
后及贵族大臣还是不满意,常常派人责备石敬瑭,但石敬瑭一点怨愤的情绪也没有。
石敬瑭在契丹的保护下,前后当了七年的皇帝。他的皇帝瘾是过足了,但是他的日子却很不好过。契丹父皇对他的勒索有增无减,使其难以从容支付,朝廷内的官员对他的无耻、卑劣的行径由反感而愤怒,直到嘲讽和指责。石敬瑭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51岁就病死了。
石敬瑭死后,他的大儿子石重贵继了位,就是晋出帝。晋出帝向契丹国主上奏章时,只称孙儿,不称臣。耶律德光便以此为借口,多次领兵进犯中原。石重贵两次
击败敌军,最后,由于叛徒的出卖,契丹于公元946年攻下汴京,俘虏了晋出帝押往契丹,后晋就灭亡了。历时不足12年。
这期间,后晋虽然灭亡,晋国大将刘知远在晋阳称帝,国号为汉,即后汉,五代时期的第四代开始了。

清泰三年正月,逢唐末帝李从珂生日,宫中摆下酒宴庆贺千春节,文武百官齐集一堂举杯畅饮。末帝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后宫,他的妹妹,即石敬瑭夫人也来向他敬酒祝寿。末帝举杯一饮而尽,问道:“石郎可好?”公主答道:“敬瑭多病,每日卧床静养。”末帝说:“敬瑭身强力壮,何致一病如此,御妹就在宫中多住几日罢!”公主急了,说“夫君病重,正需人侍奉,明日即向陛下告辞回归晋阳。”这时,末帝已醉得东倒西歪,口中吐出戏言:“妹妹刚到京城,就急着回去,莫非想同石郎一起造反么?”公主一听,吓出一身冷汗,低下头默默退出宫去。

于是和石重贵去往黄龙府,再也没有回来。

第二天,末帝酒醒后,左右侍从告诉他昨天酒后失言,末帝后悔不及,忙把公主召来,好言安慰一番。公主也不敢马上回晋阳,在宫中住了好几天,才回去。

李从珂虽然只是李嗣源的养子,但仍旧封曹皇后为曹太后,甚微恭敬,曹太后的话他自然会好好考虑。在永宁公主和曹太后的周全下,石敬瑭回到河东,并加官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封永宁公主为魏国长公主。

石重贵也是个不成器的东西,就在石敬瑭治丧期间,竟看中了寡居的婶母冯氏。他把冯氏弄进宫来,服丧未满,就做起了新郎。喜庆宴席上,他乐不可支,突然想起已死的石敬瑭,举起一杯酒来,向着石敬瑭的遗像奠告道:“皇太后有令,先帝不参加大庆!”

石敬瑭辅佐李嗣源登上皇位,李嗣源自然知道石敬瑭的能力,他当初撺掇自己当上皇帝,难保现在没有想过自己当皇帝。石敬瑭和李嗣源之间不是没有猜忌,不过有永宁公主从中调剂。

降表草就后,出帝正在展阅,李太后踉踉跄跄走来,边哭边说:“我屡次训诫你,说冯后兄妹误国,你偏不听,才有今日,看你有何面目去见先帝!”出帝默默不语。太后接过降表一看,更加伤心,素兴大声恸哭起来。哭了一会,也亲自执笔,写了一封投降信给耶律德光,自称“新妇李氏妾”,诚惶诚恐至极。

石敬瑭回去以后,开始为谋反筹划,招兵买马,囤粮练兵,对外还是称病。

石敬瑭原是后唐的河东节度使,是后唐明宗李嗣源手下得力大将,李嗣源还把女儿永宁公主嫁给他为妻。但是,李嗣源死后,新即位的唐愍帝和唐末帝都十分猜忌石敬瑭,怕他伺机造反。石敬瑭为图自保,在晋阳城内称病不理政事。

耶律德光废去出帝石重贵,让他们迁往黄龙府。耶律德光派人传语李太后道:“听说石重贵不听从幕后的话,才导致覆亡。你可以自便,不必与重贵偕行。”

石敬瑭做皇帝后,统治极不稳定,连旧部属对他的卖国行径也深感不满。也有一些部将想学他的做法,向辽国称臣,以谋取他的帝位。他一面被人唾骂,一面经受辽国方面的压力,还要对付部下的反叛,在夹缝中做了七年儿皇帝,忧悒而死。因此,困境中,他在位时根本顾不上建宗庙,册皇后等事,他的妻子魏国长公主李氏也就未被他立为皇后。

反而在秦王从荣势大的时候主动请愿出任河东节度使。933年,秦王反,李嗣源大受打击而死去,李从厚继位成为闵帝。石敬瑭被加授中书令,调任镇州成德军节度使,让在陕西的李从珂任河东节度使。李从珂由此发动兵变,成为末帝。

李氏一生,并无过错。其悲惨命运,是时势造成,更是石敬瑭父子罪孽所致。更多有关历史咨讯,请关注赢家财富网

李从珂继位后,对石敬瑭很是忌惮,李从珂和石敬瑭勇武不相上下,而且李从珂只是明宗的养子,石敬瑭对末帝也很是不服。

??赢家娱乐网??/讯
历史上的五代时期,是封建势力割据的时期,战事频繁不断。后晋高祖石敬瑭也不例外。而且他自己能力不够,他不惜一切代价依靠契丹人的兵力,向契丹纳贡称臣,换取了一个儿皇帝的宝座。

当初,李嗣源是后唐太祖李克用的养子,而石敬瑭是李嗣源的部下,随着李嗣源南征北战,打下了后唐的江山,李克用死后,儿子李存勖建立后唐,这中间,石敬瑭立下汗马功劳,不过他一向少言不夸耀,功劳都给了李嗣源。

耶律德光可不客气,受降后,立即把出帝废为庶人,又派骑兵逼着出帝一家人北徙黄龙府。黄龙府地处渤海,离汴京迢迢数千里。一路上,风雨凄苦,饥寒交迫,历经两年,才走到那里。可怜李太后已是风烛残年,又是出身王家的金枝玉叶,哪里吃得起这般苦,到黄龙府的第二年元月,她就病倒了。无医无药,不禁南望故土,仰天大哭,挨至八月,已是奄奄一息。临死,对出帝嘱道:“我死后,请焚我尸骨,务将骨灰运回范阳佛寺,勿使我变成虏地野鬼!”说完,含泪而逝。

石敬瑭成为后晋高祖,永宁公主应该成为皇后,937年,有司言:“皇太妃尊号已正,请上宝册。”高祖以宗庙未立,谦抑未皇。没有立。941年,永宁公主被封为皇后,942年,高祖石敬瑭病死,出帝石重贵继位。尊永宁公主为皇太后。

靠契丹兵力夺得皇帝宝座的石敬瑭,心甘情愿地认比他小十岁的契丹国主耶律德光为父亲,除割让燕幽十六州外,另外每年还向契丹交纳三十万匹贡帛。这样一来,河北大平原无险可守,河东仅存雁门关一处险要。从此,也就酿下了中原四百多年以来频频遭受契丹、女真以及蒙古统治者侵扰而长期战乱不断的恶果。

石敬瑭一直被留在都中,末帝正想办法将他调离河东这块军事重地,石敬瑭内心焦急,加上身体不适,过了不久就已经瘦了几圈,形销骨立。永宁公主自然是向着自己的夫君,数次入宫去见自己的母亲曹太后,说石敬瑭水土不服,想家之类的,希望让他们回到河东,有时候见了末帝,永宁公主也会提及,末帝多是模棱两可。草太后毕竟是永宁公主的生母,自然希望她一切都好。

图片 1

 936年,末帝生日,宫内大摆筵席,魏国长公主自晋阳来朝祝寿,末帝喝的大醉,魏国长公主着急回去,找末帝要辞别,末帝便笑问道:“石郎近日都做些什么呢?”

魏国长公主有其父李嗣源的遗风,为人精明强千,嫁给石敬瑭后,颇获丈夫敬重,因此夫妇相濡以沫,生死与共。回到晋阳后,她立即把千春节末帝的醉语告诉了石敬瑭,更使石敬瑭感到危机深重。为了进一步试探末帝的居心,石敬瑭假装上表请求解除他的兵权。过了几天,诏书下达,命他离开河东重镇,调任为地处僻远的天平节度使。石敬瑭同部下商议道:“先帝委我重任,命我终生镇守河东,今皇帝无故夺我兵权,一定是怀疑我有反心。难道我们就此等死不成?”部将刘知远进言道:“明公兵强马壮,何不起兵反唐,帝业岂不是垂手可得?”谋士桑维翰劝石敬瑭说:“契丹国兵力强大,明公如能设法结纳,引以为后援,不怕事情不成。”

辽太宗继位,又迁往建州,自耕自食。

在石重贵执政期间,晋辽关系迅速恶化,后晋的几个将领都想做皇帝,便勾结辽国,出卖后晋利益。开运三年,后晋被辽国打败。兵临城下之时,石重贵还在醉生梦死,等醒来后,知大势已去,提着剑,把太后、冯皇后等后宫眷属统统赶到一起,意欲投火自尽。正在这时,亲军将领薛超赶来,一把抱住石重贵的后腰,大叫:“皇上且慢轻生!”说着,递上辽国国主耶律德光写给李太后的信。石重贵展开一看,觉得信中语气颇为平和,以为有一线生机,忙下令迅速扑灭宫中大火,又命翰林学士范质起草降表,自称“臣孙男”。

后来,永宁公主将曹太后喜爱的太妃花见羞接进宫中,像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对待她。

一句话说出口,左右侍从无不掩口而笑。石重贵自己也觉失口,索兴放声大笑起来,于是满堂哄笑声益发不止。朝野对此引以为丑事。

01

寡妇冯氏以婶母嫁给侄子,被立为皇后,恃宠而骄。她哥哥冯至,本是大字不识几个的粗俗之人,竟是官运亨通,由知制诰而中书舍人而大学士,一直做到枢密使(管理军事、边防等实权的大官,有时权超过宰相),连他的一群狐群狗党也一个个升官晋爵。李太后不满冯氏兄妹弄权,常常加以训诫,但石重贵不听,一味纵容冯氏。如此,后晋政权处在内乱外患的双重威胁之中。

前半生极尽荣耀,后半生凄凉苦楚。

天福七年,石敬瑭死,因他的几个儿子都已早死,便把侄子石重贵过继为嗣子。石重贵即位,称晋出帝,迁都汴梁,尊李氏为皇太后。

很快,石敬瑭就成了李嗣源的心腹,李嗣源把自己的女儿永宁公主许给了石敬瑭。根据史书上的记载,石敬瑭并没有别的妻妾,可见对永宁公主的重视。

永宁公主得母亲曹皇后的教导,她聪明能干,温良仁厚,善于平衡各方关系,是石敬瑭的贤内助。

公主着急道:“正为他侍奉需人,所以今日入祝,明日即拟辞归。”

石重贵不愿意向契丹称臣,引起耶律德光的不满。于是出兵教训石重贵,而石重贵宠爱冯皇后,不听皇太后的劝,弄得朝廷本就乌烟瘴气,哪里经得住契丹的进攻。

936年,在契丹的帮助下,石敬瑭建立了后晋。成了中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儿皇帝”。

石敬瑭慌了,竟听从部下建议,乞兵契丹,向契丹称臣,称子,并割燕云十六州给契丹。很快石敬瑭就攻到了城下,永宁公主的母亲曹太后带着李从珂等一众皇族在玄武门上自焚于烈火中。永宁公主赶到的时候,只看到曹太后在烈火中遗世独立的身影,可惜已是救不及,这成了永宁公主心中永远的痛。

李太后泣答道:“重贵事妾甚谨,不过违背先君,失和上国,所以一举败灭。今幸蒙大恩,全生保家,母不随子,将安所归?”

没过几个月,太后病重,对石重贵说:“我死,焚其骨送范阳佛寺,不要让我成为虏地的鬼。”

她让李嗣源知道石敬瑭在李嗣源在位的时候永远不会反叛,她也让石敬瑭知道李嗣源永远不会猜忌他。一边是自己的父亲,一边是自己的丈夫,稍有不慎就会进退两难。不过那时候石敬瑭也确实没有反叛之心。

950年,太后患病,没有医药,经常哭泣,望着中原的方向,拿手指着杜重威和李守贞等,骂道:“使死者无知则已,若其有知,不赦尓于地下。”

03

末帝也是喝醉了缘故,脱口而出:“才行到京,便想西归,莫非欲与石郎谋反么?”

图片 2

末帝并不信,说:“我忆他筋力素强,何致骤然衰弱?公主既已至京,且在宫中宽留数日,由他去罢。”

这一去路途遥远,山川艰难,饥一顿饱一顿。

太后又问重贵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呢?”重贵答不出一句话儿,只好将降表奉阅,太后约略一瞧,又恸哭起来。也知道没有别的办法了。说道:“祸及燃眉,也顾不得许多了。他既致书与我,我也只好覆答一表,卿且为我缮草罢。”

魏国长公主答道:“敬瑭多病,连政务都不愿亲理,每日卧床调养,需要人侍奉。”不过是拿话骗他罢了。

公主闻言,心惊肉跳,面上不显,只是俯身行礼,末帝答应了她的请求,让她离开。

耶律德光给出帝和皇太后留书,出帝欲写降表,
皇太后哭着道:“我曾屡说冯氏兄妹,是靠不住的。你宠信冯氏,听他妄行,今天闹到这个地步,如何保全宗社,如何对得住先帝?”

02

外面有士兵报告说:“辽兵已入宽仁门,专待太后及皇帝回话!”

就这么死了。

魏国长公主回去之后,把一切都和石敬瑭说了说。石敬瑭更加惶恐,于是做了一番试探,又进表,要求末帝归还皇位给李嗣源的亲儿子李从益。这一下子彻底惹火了末帝,即刻出兵讨伐石敬瑭。不几日,即将兵临城下。

李从厚去投靠自己的姐姐永宁公主,结果永宁公主并没有帮助李从厚,石敬瑭反而把李从厚身边的侍从全部杀死,结果使得末帝派人杀死了李从厚。

历史的齿轮行至五代,英雄群起,战乱频发,先有朱温灭掉唐建立后梁,不过十几年,李存勖灭梁建立后唐,是为庄宗,庄宗英雄气短,军事天才而政治矮子,不过三年,李嗣源在女婿石敬瑭的撺掇下反叛,成为明宗。

第二天,末帝醒来,经有人提醒,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心中亦觉自悔。当下召入魏国长公主,好言抚慰,并说昨夕过醉,语不加检,幸勿介怀。魏国长公主自然谦逊,一住数日,方敢告辞。末帝又进封她为晋国长公主。放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