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再走长征路:风雨过后 红旗挺立

于都县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收藏着一只小藤篮,在江西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内,马德明跳下悬崖,86岁的管翠英从没见过自己的父亲

图片 3

“于都河畔送红军,长忆军民鱼水情。”长征出发期间,赣南苏区百姓倾尽所有,为红军长征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其中包括冒死帮助、掩护、照料那些在长征途中与父母分离的革命后代。

一件羊皮袄,见证了一位老红军的戎马一生。曾广华在世时一直将这件羊皮袄视若珍宝,在他去世后,这件羊皮袄传给了子孙。2014年,曾广华的后人将它捐赠给了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

篾丝洞山脚下,矗立着革命烈士纪念碑。面对马德明烈士和上堡村160多名烈士的纪念碑,记者一行深深鞠躬,默哀致敬。

展开剩余82%

乡亲们送来藤篮给孩子做“睡床”

记者再走长征路:风雨过后 红旗挺立。夜深了,医院渐渐安静下来。宁蓝做好最后一遍医护检查后,又像往常一样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刘阿婆家走去。只是这次,背上多了个孩子。村里的刘阿婆孤苦伶仃,几年前儿媳妇因难产离开了人世,前些日子又把儿子送去参加了红军。知道老人体弱多病、无依无靠,宁蓝每天安顿好伤员后都会“撑”着眼皮子,到刘阿婆家帮忙做一些家务。

图片 1

随部队出发前,管建发跪在自己母亲的跟前说:“妈,你只养了我这一个儿子,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再回来,这一跪就算向您报恩了。等我的孩子生下来,不管是男是女,以后您靠他养老。”

“他在睡篮里。”睡篮?宁蓝仿佛脑中闪过了什么。

长征结束后,曾广华留在延安,参加过南泥湾开荒,之后参加了辽沈、平津战役。1950年,从军18年的曾广华复员回到家乡于都。“以我父亲的经历,当时复员是可以要求安置工作的,但是他觉得自己文化水平不高,身上又有伤病,于是主动提出回老家务农。”曾昭梁拿出了曾广华当年填报的复员军人登记表——在“本人对今后工作意见”一栏中,写着“复员回家种田”。曾昭梁说:“回乡后的父亲就是个最普通的庄稼汉,虽然文化程度不高,甚至连自己的故事也经常讲不好,但他明事理,常常教育我们不贪心、严律己。”

刘发娣的孙子朱书荣介绍,当时爷爷朱学球参加红军,奶奶冒着生命危险,陆续收留12名红军伤病员,将他们藏在茂密山林的地窖里。孩子们分头帮忙,有的挖野菜找红薯,有的趁天黑偷偷送饭,有的上山采草药。硬是坚持照料了一年多时间,12名伤病员痊愈后陆续奔赴战场。

于都县博物馆群工部副主任胡晓琼已经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做了8年的讲解员,对长征这段历史和每件馆藏文物的故事,她都早已熟稔于心。每天要为六七批参观者讲解,但胡晓琼从没感到过不耐烦。她说:“用心讲好红色故事,传承红色基因,让每位参观者都能感悟到长征精神,是我的工作,让我感到自豪和快乐。”

看着5个睡梦中的婴儿,宁蓝和同组的姐妹们顿时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护士二组共5个人,原来承担了四五十个伤病员的护理工作,每天都要量体温、打针、上药、抢救,外出找药配药,忙得连吃饭、睡觉的时间也没有。现在,为了照顾好孩子,姐妹们又干起了“妈妈”的行当。孩子们被安排在一个临时的“婴儿房”内,而所谓的“婴儿房”,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偏间,在地上铺了两块门板,用包袱裹着的婴儿们就睡在上面。宁蓝和姐妹们边做着医护工作,边背着孩子。累得直不起腰来不说,来往忙碌的颠簸也使得孩子们不断地哭喊,这为年轻的“妈妈”们增添了新的苦恼。宁蓝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1992年10月,老红军曾广华走完了他平凡而又辉煌的一生。羊皮袄、复员军人登记表、复员军人证明书、革命伤残军人证,是他留给后人最宝贵的财富。“我要传承好父亲的革命精神,讲好父亲的革命故事,把父亲诚实做人、艰苦朴素、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优秀品质发扬光大。”曾昭梁说。

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有7000多名伤病员留在苏区治疗,瑞西县砂星区群众细心照顾伤病员,杀鸡烹米给红军伤病员吃,村民刘发娣收留安置12名红军伤病员的故事,更是惊心动魄。

86岁的管翠英从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当她还在母亲肚子里时,父亲管建发就怀着一腔热血报名参加了红军。

这时,有个小护士建议,不如找根绳子,把篮子吊起来,这样大家就不需要提着了。就这样,几个人又到老乡家中找来几根绳子,把篮子吊在房梁上,顺顺当当地挂在各个病房的角落。这样,护士们在照顾伤病员的同时,又能照看到房内的婴儿了。而那间专设的“婴儿房”,也让伤病员们住了。

“过雪山时,这件羊皮袄救了我父亲的命。”曾广华老人的儿子曾昭梁回忆着父亲告诉他的往事,夹金山山路崎岖狭窄,常年积雪,最浅地方的雪也能没过膝盖,刺骨的寒风吹得人浑身发抖,山上不时会有碗大的冰块夹杂着泥土滚落。一路上,不断有战友陷入积雪中,同伴伸手施救也跟着陷进去;有的战友想稍作休息,一坐下去就再也无法起来……再悲痛再疲惫,也不悲观不停步,曾广华靠身上的羊皮袄,最终翻越了雪山。

站在悬崖边,兰清森动情地介绍说:“1935年4月,时任瑞西县委书记马德明陷入敌人重围,后不幸被俘。面对敌人的酷刑折磨,马德明没有屈服投降。”后来,马德明假称篾丝洞内埋有金条银元。等敌人将他抬进洞里,在悬崖附近忙着挖东西时,马德明跳下悬崖,壮烈牺牲。

往日的壮怀激烈换来了今日的和平繁荣,但是岁月的长河从不曾磨灭于都人的记忆。

护士组受命照料革命后代

图为苏区女医务人员用过的小摇篮。

魏本貌 薛贵峰 肖伟光

图片 2

这天,刘阿婆看着宁蓝还背着孩子,便劝她:“又要照顾病人,又要照顾孩子,可累着你们了,以后就别来照顾我这个老婆子了。”怎么能让阿婆辛苦?宁蓝婉拒了这一提议。随即,她问起刘阿婆孙子的情况。

看着五个睡梦中的婴儿,最大的十个多月,最小的刚出生几天,宁蓝和同组的姐妹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护士二组共五个人,原本就承担了四五十个伤病员的护理工作,每天都要量体温、打针、上药、抢救、外出找药配药……现在,又多了几个婴儿,护士二组更是忙得不可开交。为了照顾好孩子,姐妹们当起了“妈妈”。工作时总要背上孩子,忙前忙后累得直不起腰来不说,背上的孩子哭喊声不断,这让年轻的“妈妈”们心急如焚。

刚进这个石灰岩天然溶洞,便得手脚并用小心翼翼往下挪,踏到洞底平坦处往前走近百米时,红军后代兰清森赶紧伸手拦住:“危险!前面是悬崖!”止住脚步,低头看去,漆黑一片,打开手电筒也难以看清。

向孩子们传播长征精神,也不仅是在于都。袁尚贵告诉我,在长征源合唱团的演出中,他最难忘的就是到各地的学校去。“一开始我们有点担心,因为现在的青少年都是听着流行歌曲长大的,他们会接受红歌么?但当我们第一次到学校演出后,担心消失了。同学们都觉得演出特别生动、特别新鲜。这也让我们充满了勇气。”

第二天,刘阿婆带着几名妇女给宁蓝送来了5个藤篮。宁蓝看到,刘阿婆的脚踝肿起了一个大包。原来,刘阿婆一早便拄着棍子上山扯藤编篮子,不小心在半山腰滚了下去,摔伤了腿。“把孩子放篮子里,躺着舒心,大家也安心。”刘阿婆笑呵呵地说,“不用管我,我老了,照顾好他们就行。”朴实的一句话,说得宁蓝感动不已。

于都,这片充满红色记忆的红土地,见证了当年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在苏区浴血奋战的峥嵘岁月。85年前,红军就是从这里出发,踏上了漫漫长征路。如今,在江西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内,羊皮袄、藤篮、行军锅……这里陈列的每一件文物,背后都藏着一个故事。

10月底,宁都、于都、瑞金、会昌四县的三角地区组建瑞西县,马德明任县委书记,中共中央分局、中央政府办事处等机关迁入瑞西县内。

红色政权在于都萌芽得很早。1926年,于都建立了第一个中共党组织;1928年,建立了赣南第一块红色根据地;1929年,建立了赣南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英勇无畏的牺牲精神流淌在于都儿女血脉中。在革命战争时期,几乎每5位于都人里就有1人参加了红军。

于都县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收藏着一只小藤篮,提手底部已脱离篮外壁散开,篮身上多处断裂,篮底开了两个大破洞。经纪念馆副馆长张小平讲解得知,这只藤篮上记载着几位红军医务人员和老乡们悉心照料英雄后代的动人故事。

见老表都不吭声,国民党兵决定挨家挨户进行搜查。为了不让这口红军锅落入敌手,钟伦扬偷溜回家,从灶台上取下还热着的锅,背上它就往屋后的大山跑。

阴雨绵绵,山路湿滑。记者来到江西于都县偏远的宽田乡上堡村,踩着泥泞的山间小道,爬进半山腰的石山背篾丝洞。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6月18日 第 01 版)

随后,宁蓝叫小护士把篮子提进了“婴儿房”,她把孩子们一个个从“床板”上抱起,又小心翼翼地放进篮子里。这时,大家都明白了篮子的“妙用”。

时间追溯到1935年元宵节后的一天。一大早,驻扎在于都县黄麟乡井塘村的中央分局负责人项英把房东钟伦扬叫了起来,说部队要奔赴新的战场了,临走前要把一口行军锅送给他:“老钟,我们这次行军要轻装上阵,这几天给你们家添了不少麻烦,这口锅就当是红军的一份礼物送给你们了。”推让再三,钟伦扬最终收下了这口行军锅。

1934年10月,中央机关和红军主力准备战略转移长征时,成立了中共中央分局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办事处,继续领导留守苏区的主力部队1.6万余人及地方游击队开展游击战争,以牵制敌军主力。

从小听着长征故事长大

夜深了,孩子们逐渐睡着了,宁蓝做好最后一遍医护检查工作后,背着孩子往住在附近的老乡刘阿婆家走去。

曾广华是于都县银坑镇琵琶村人。1932年,28岁的他在于都县“扩红”征兵中踊跃报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红军战士。他先是被分到游击队担任班长,后来分到红一方面军23师担任通讯员。在一次战斗中,由于表现出色,上级奖励他一件羊皮袄。他将这件羊皮袄当作自己的功勋,十分珍惜。

中央红军出发长征后,国民党军快速进占中央苏区各县。至11月23日,瑞西县成为中央苏区仅存的一方孤岛。面对几十万敌军,马德明领导瑞西县游击司令部和瑞西县独立营,坚持开展游击战争,积极安置红军伤病员。

刘阿婆的儿子参加红军打仗去了,媳妇因难产离开了人世,只留下八个月大的孙子陪伴着刘阿婆。宁蓝她们转移到车脑村后,便隔三岔五地抽空到刘阿婆家中看看,陪她聊聊天,干点家务。

图为老红军曾广华穿过的羊皮袄。

6月13日,参加“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的记者们,在江西于都县祁禄山沿着当年中央红军长征走过的“红军小道”冒雨行进,体验红军穿越深山峡谷的艰苦行程。夏康健郭智勇摄影报道

来到于都县革命烈士纪念馆参观时,天上下起蒙蒙细雨。拾级而上,两侧青松挺翠。走进馆内的悼念厅,迎面是一堵黑色的墙壁,上面悬挂着白色的花环。我们每人手持一朵小小的黄色菊花,轻轻献上,再深鞠一躬。据统计,仅有名有姓的于都籍烈士就有1.6万余人,而更多的无名英雄已无法考证。

这只藤篮是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前,医务人员用来育婴的摇篮,原来共有5只。

两个月后,后方医院随着中央红军的大部队转移,摇篮和摇篮里的孩子们曾先后辗转到了于都县的银坑、宽田等地……

风雨过后 红旗挺立(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走在于都街头,我们能看到长征广场、长征大桥、长征公园……这就是纪念。山间田野的渡口、祠堂、旧屋,或许见证过惨烈的战役,或许曾居住过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对这一百多处不可移动的革命文物,当地的干部和百姓想方设法地保存、修缮,好让这些历史的见证传承得更久些。

护士一边工作一边照料婴儿

一件厚重的羊皮袄

抬头望去,烈士纪念碑正对着的山顶上,一面红旗高高挺立!

新华社记者 周 密摄

两个月后,后方医院随着中央红军大部队转移,摇篮和摇篮里的孩子曾先后辗转到了于都县的银坑、宽田等地。

时值夏季,不少战士在行军途中将衣服送给了穷苦的老乡。曾广华也送出不少衣服,唯独这件羊皮袄,他一直舍不得送出去。

用心讲好红色故事

1934年夏天,中央红军部队后勤机关设在于都县新陂乡车脑村,红军的后方医院设在其中的一座姓氏宗厅里。当时,国民党军队快要推进到中央红军根据地的腹地,战斗非常激烈,前线红军的伤病员源源不断地向设在车脑村的红军后方医院转来,临时征用的厅、屋里到处躺着、坐着受伤生病的红军战士。一天,由于红军要转移,从红军总部送过来五个婴儿,最大的10个月,最小的刚出生。当天傍晚,医院院长把婴儿们交给护士二组组长宁蓝,语重深长地对她说:“这些都是英雄的孩子,要好好照顾他们!”

一口带枪眼的行军锅

于都的孩子们是从小听着长征故事长大的。长征源小学的同学们,常会在周末和节假日来到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做小小讲解员,接待一个个大团队。聊起长征精神,于都县第五中学高二年级学生张恒也自豪地说:“从小到大,长征精神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当年红军就是怀抱着让未来的中国变得更好的梦想一直前进,今天我们也要继续传承这种信念。”

原来,刘阿婆的孙子由于母亲走得早,没有奶水哭闹不停,刘阿婆要做家务,放房间里又照看不到,不知道他啥时冷了、饿了,于是就用一个篮子装着孩子,平常孩子睡在篮子里,干活时就将篮子提到做事的地方,这样不影响干活,也照料了孩子,一举两得。看着睡得正香的宝宝,宁蓝想到,如果把这个方法用到后方医院里去,不就把问题给解决了?她把这一想法说给刘阿婆听,刘阿婆马上保证,篮子的事就交给她了!

国民党军撤离后,钟伦扬把被枪打了个洞的锅背回了家,由于无法再使用,他便把这口锅保存起来做纪念。直到新中国成立后,钟伦扬去世了,他的儿子钟正予把这口锅交给了于都县博物馆。

长征精神的传承不仅要面对当下,更要面向未来。

“把孩子放篮子里,躺着舒服,你们也安心。”刘阿婆呵呵地笑着:“不用管我,我老了,照顾好孩子们。”上完药后,阿婆在几个乡亲的搀扶下,拖着伤腿回了家。看着阿婆远去的背影,宁蓝的眼睛湿润了。

每5位于都人里就有1人参加红军

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里,收藏着一只小藤篮。长31.7厘米,宽9.5厘米,高18厘米,系藤编织而成,呈长条形,有底无盖。篮子提手底部已脱离篮筐,篮子多处断裂、虫蛀,篮底霉烂严重,已形成两个大窟窿。

85年前那一场史诗般的出发,如今化作长征精神,流淌在于都人的心中,回荡在革命老区的山川之间。无论任何时代,我们都会像于都人民一样,坚定信仰,无畏前行。

第二天傍晚,宁蓝在医院里看见了刘阿婆。因脚踝肿起了一个大包,刘阿婆被乡亲送到医院,来的时候还带来了五个小竹篮。原来,刘阿婆知道医院来了五个英雄的后代,一早便拄着棍子上山扯藤编篮子,不小心从半山腰跌了下来,摔伤了。

除了战场上的英雄,于都百姓也都是默默无闻的英雄。红军长征出发需要口粮,于都人民就连日连夜地磨稻谷;需要草鞋,妇女们就聚到祠堂赶工,还在门口竖起了一块牌子“草鞋重地”;要搭浮桥,乡亲们拆下家里的门板、床板,甚至把寿材板也送到江边;有伤病员要医治,就留在百姓家中休养。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副馆长张小平讲述了一段当年的故事:“每户人家需要收留2名伤员,但一个大娘主动要求家里再多收留5位。大娘说,我的儿子也在当红军,我多照顾几位红军,就希望我儿子在外面要是受了伤,也有人能照顾他。”

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的馆藏文物中,有一件厚重而破旧的羊皮袄,军绿色的棉布内是厚厚的羊毛,胸前一排整齐的扣子……羊皮袄的主人是于都籍老红军曾广华,正是这件不寻常的羊皮袄,陪着他爬雪山、过草地,经历了枪林弹雨。

这句由奶奶转述的话,在管翠英的心中盘桓了一生。

那是1934年的夏天,国民党军队眼看就要推进到中央根据地的腹地,形势严峻、战斗激烈,前线红军的伤病员大批地向设在于都县新陂乡车脑村的红军后方医院转来。当时,医院就设在村里一处宗祠的大厅,医疗条件相当差。

85年前,中央红军主力部队8.6万余人从于都县八个渡口渡河,开始长征。30万于都百姓或是出物出力,或是投身革命,全力以赴支援红军,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付出巨大牺牲。从此,长征精神就深深烙在这片土地上。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不忘初心”是于都百姓共同的心声。

没想到红军走后不久,国民党军队气势汹汹地进了村,把全村的老表赶到晒谷场上集中训话,命令大家主动交出红军的伤病员和物品,否则一旦查出格杀勿论。

图为位于江西省于都县的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碑。

图为带枪眼的红军行军锅。

还有更多人把一生投入在于都的红色宣传事业中。50多岁的张小平陪着年轻的记者们冒雨重走“红军小道”,在湿滑的山路上做直播,为年轻网友们讲述长征的故事。于都的长征源合唱团由160余名红军后代组成,成立9年来,他们已在全国表演过300余场的《长征组歌》。原团长袁尚贵在离任前,对团员们提的唯一“要求”是“不要把我踢出合唱团的微信群”。至今,他还坚持担任合唱团的名誉团长,为合唱团的发展提供宝贵建议,他说:“我的心会永远跟团一起走。”

“又要照顾病人,又要照顾孩子,可累着你们了,以后就别来照顾我这个老婆子了。”刘阿婆心疼地看着宁蓝:“孩子就放我这吧,我来帮着照顾。”

“站住,站住,再跑就开枪了!”国民党兵发现有人往后山跑,举枪就朝钟伦扬开了一枪。只听“当”的一声,子弹打在锅上,钟伦扬应声倒地,国民党兵以为他被打死了,便没再追上来。然而,子弹穿过锅并没有击中钟伦扬的要害,他只受了点轻伤。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的展品中,一口锅格外显眼,吸引了不少参观者。锅是铜质,圆形,敞口,平底,口沿处铸有两个铜环拉手。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部队从于都出发,踏上了漫漫长征路,曾广华也跟随中央红军离开了家乡。此时,曾广华是炊事班的一名战士,负责部队的饮食。1935年6月,部队到达四川省境内的夹金山下,曾广华在附近的乡镇采买粮食,当地的一位老人得知他们要翻越夹金山,便叮嘱:“夹金山是座雪山,越往上越寒冷刺骨。翻山一定要多带衣服,在山上绝不能说不吉利的话,再累再冷也不能停下来……”

图片 3

“这是一口行军锅,还带有枪眼呢。”讲解员话音刚落,参观者个个睁大眼睛,好奇万分。接着,行军锅的故事把我们带回了那段峥嵘岁月。

这是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前,红军后方医院医务人员用来育婴的摇篮,是革命的摇篮,原本有五只。它的背后,有着一段感人的往事。

在乡亲的帮助下,五个篮子都用粗绳子拴着,稳稳当当地挂在病房的角落。这样,孩子们就有了自己的“婴儿床”。打针、上药、晃篮子……护士们在照顾伤病员的同时,又能照看到房内的婴儿。

为了一口红军锅,于都人民不惜牺牲生命。难怪当年周恩来总理说:“于都人民真好,苏区人民真亲!”

一只珍贵的小摇篮

一天傍晚,护士二组组长宁蓝安顿好几个新进的伤病员后,又毅然接下了院长安排的特别任务——照顾婴儿,“这些都是英雄的孩子,要好好照顾他们。”

“阿婆,我不累,您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孩子除了我带的这个,还有四个呢。”宁蓝把刘阿婆的房间打扫干净后,又安抚她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