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发现前吐蕃时期墓葬

这4座墓葬与石框遗迹的绝对年代距今在2620年至2150年间,为祭祀遗迹的可能性较大,对该墓地再次进行了考古调查与发掘工作,西藏发现前吐蕃时期墓葬2019年4月4日17,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四川大学考古学系连续四个年度联合开展考古发掘工作,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与中科院联合对阿里地区革吉县梅龙达普洞穴遗址进行了科学考古

发布时间: 2019/4/16 0:11:08 被阅览数: 次
中新社拉萨4月3日电“根据碳十四测年结果,这4座墓葬与石框遗迹的绝对年代距今在2620年至2150年间,约在前吐蕃时期。”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研究所工作人员扎西次仁3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其遗迹现象、随葬品的特殊性对进一步了解格布赛鲁墓地的古代文化提供了新的事物资料。
当日,为期两天的西藏文研所2018年度业务工作公众分享报告会在拉萨举行。
继2017年在西藏阿里地区札达县格布赛鲁墓地开展相关工作后,去年夏天,该所联合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对该墓地再次进行了考古调查与发掘工作。
扎西次仁介绍,此次发掘集中在格布赛鲁遗址部分区域,发掘面积380余平方米,共清理了3座墓葬、1处石框遗迹以及几处晚期石墙、灰坑、沟等遗迹。
他说,从墓葬形制来看,3座墓葬均为双室土洞墓,其形制与以往发现的札达县曲踏土洞墓相同,但是与同一区域桑达沟口墓地发现的哑铃型双室墓有区别。
格布赛鲁的墓室内人骨分布散乱,为二次葬的可能性较大,随葬品以陶器为主,陶器以夹砂红陶居多,器型以圜底罐居多,随葬有大量的动物骨骼,包括牛骨、羊骨等,另外还包括铁器、铜器等金属器,另有少量的木器,保存状况较差。
石框遗迹出土了若干碎骨骼、碎陶片,根据平面布局及制作方法,与周边地区其他已经发现的类似遗迹现象比较,扎西次仁表示,初步判断,为祭祀遗迹的可能性较大。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秋痕

西藏发现前吐蕃时期墓葬2019年4月4日17:04:00112 浏览/0
评论新闻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

图片 1


“根据碳十四测年结果,这4座墓葬与石框遗迹的绝对年代距今在2620年至2150年间,约在前吐蕃时期。”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研究所工作人员扎西次仁3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其遗迹现象、随葬品的特殊性对进一步了解格布赛鲁墓地的古代文化提供了新的事物资料。

从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研究所年度业务工作公众分享报告会上获悉,2018年该所在西藏阿里、山南、那曲等地开展了联合考古发掘工作,相关成果为构建西藏考古学文化序列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填补了西藏区域性考古学文化的年代数据。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当日,为期两天的西藏文研所2018年度业务工作公众分享报告会在拉萨举行。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王社江说,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与中科院联合对阿里地区革吉县梅龙达普洞穴遗址进行了科学考古,发掘出土了动物骨骼、石制品和陶片共计1500余件。

西藏发现前吐蕃时期墓葬。继2017年在西藏阿里地区札达县格布赛鲁墓地开展相关工作后,去年夏天,该所联合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对该墓地再次进行了考古调查与发掘工作。

“梅龙达普遗址距今至少4000年,是青藏高原发现的首个史前洞穴遗址和高原腹地有明确地层信息的细石叶文化遗址。该发现对探讨青藏高原西部地区古人类生存活动、迁徙演变、人群互动交流等具有重要意义,也为研究掌握细石器技术人群在高原腹地活动的时间和生计方式提供了强有力证据。”王社江说。

扎西次仁介绍,此次发掘集中在格布赛鲁遗址部分区域,发掘面积380余平方米,共清理了3座墓葬、1处石框遗迹以及几处晚期石墙、灰坑、沟等遗迹。

四川大学考古学系工作人员张晓雯说,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四川大学考古学系连续四个年度联合开展考古发掘工作,山南市琼结县邦嘎遗址考古发掘研究终于取得阶段性成果。

他说,从墓葬形制来看,3座墓葬均为双室土洞墓,其形制与以往发现的札达县曲踏土洞墓相同,但是与同一区域桑达沟口墓地发现的哑铃型双室墓有区别。

“今年邦嘎遗址清理了房址、灶等各类遗迹共455处,全面揭露了距今约3000年前后的早期聚落遗存。此次发掘成果对西藏中部新石器时代晚期聚落考古学、社会演进等研究提供了重要实物参考。”张晓雯说。

格布赛鲁的墓室内人骨分布散乱,为二次葬的可能性较大,随葬品以陶器为主,陶器以夹砂红陶居多,器型以圜底罐居多,随葬有大量的动物骨骼,包括牛骨、羊骨等,另外还包括铁器、铜器等金属器,另有少量的木器,保存状况较差。

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工作人员拥措说,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与阿里地区札达县文物局等联合开展的桑达隆果墓群考古发掘表明,墓地年代为公元前200年至公元200年,对研究前吐蕃时期上部阿里社会的形态提供了丰富资料。

石框遗迹出土了若干碎骨骼、碎陶片,根据平面布局及制作方法,与周边地区其他已经发现的类似遗迹现象比较,扎西次仁表示,初步判断,为祭祀遗迹的可能性较大。

“该墓群分布密集、随葬品丰富,出土了陶器、铜器、金器、珠饰等十余种材质遗物。考古队员还在该遗址发现了西藏境内迄今为止首个多次反复使用的墓葬。”拥措说。

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工作人员扎西次仁说,在阿里札达县格布赛鲁墓地考古调查与发掘工作期间,考古队共清理了4座墓葬、1处石框遗迹及晚期遗迹,发掘出土了陶器、金属器及牛骨、羊骨、马骨等随葬品。

“两个年度的发掘研究显示,该墓地有较为明显的两个时期遗存。第一期为公元前1600年至公元前1000年,第二期为公元前600年至公元前200年。第二期年代恰与桑达隆果墓地上限年代衔接,为构建这一区域的考古学文化序列提供了非常典型的实例。”扎西次仁说。

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陈祖军说,2018年与那曲市相关单位联合发掘的班戈县欧聂墓葬年代约为公元7世纪初至8世纪初。“该墓地是藏北那曲班戈县境内首次经科学考古发掘的墓葬遗存,此次发掘成果填补了这一地区该时段物质文化遗存空白,对研究色林错东岸地区隋唐时期历史文化提供了珍贵资料。”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现场传真 西藏考古学文化序列研究取得重大进展 发布时间:2019-04-04

从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研究所年度业务工作公众分享报告会上获悉,2018年该所在西藏阿里、山南、那曲等地开展了联合考古发掘工作,相关成果为构建西藏考古学文化序列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填补了西藏区域性考古学文化的年代数据。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王社江说,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与中科院联合对阿里地区革吉县梅龙达普洞穴遗址进行了科学考古,发掘出土了动物骨骼、石制品和陶片共计1500余件。

“梅龙达普遗址距今至少4000年,是青藏高原发现的首个史前洞穴遗址和高原腹地有明确地层信息的细石叶文化遗址。该发现对探讨青藏高原西部地区古人类生存活动、迁徙演变、人群互动交流等具有重要意义,也为研究掌握细石器技术人群在高原腹地活动的时间和生计方式提供了强有力证据。”王社江说。

四川大学考古学系工作人员张晓雯说,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四川大学考古学系连续四个年度联合开展考古发掘工作,山南市琼结县邦嘎遗址考古发掘研究终于取得阶段性成果。

“今年邦嘎遗址清理了房址、灶等各类遗迹共455处,全面揭露了距今约3000年前后的早期聚落遗存。此次发掘成果对西藏中部新石器时代晚期聚落考古学、社会演进等研究提供了重要实物参考。”张晓雯说。

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工作人员拥措说,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与阿里地区札达县文物局等联合开展的桑达隆果墓群考古发掘表明,墓地年代为公元前200年至公元200年,对研究前吐蕃时期上部阿里社会的形态提供了丰富资料。

“该墓群分布密集、随葬品丰富,出土了陶器、铜器、金器、珠饰等十余种材质遗物。考古队员还在该遗址发现了西藏境内迄今为止首个多次反复使用的墓葬。”拥措说。

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工作人员扎西次仁说,在阿里札达县格布赛鲁墓地考古调查与发掘工作期间,考古队共清理了4座墓葬、1处石框遗迹及晚期遗迹,发掘出土了陶器、金属器及牛骨、羊骨、马骨等随葬品。

“两个年度的发掘研究显示,该墓地有较为明显的两个时期遗存。第一期为公元前1600年至公元前1000年,第二期为公元前600年至公元前200年。第二期年代恰与桑达隆果墓地上限年代衔接,为构建这一区域的考古学文化序列提供了非常典型的实例。”扎西次仁说。

西藏文物保护研究所陈祖军说,2018年与那曲市相关单位联合发掘的班戈县欧聂墓葬年代约为公元7世纪初至8世纪初。“该墓地是藏北那曲班戈县境内首次经科学考古发掘的墓葬遗存,此次发掘成果填补了这一地区该时段物质文化遗存空白,对研究色林错东岸地区隋唐时期历史文化提供了珍贵资料。”

责编:荼荼

作者:春拉 文章出处: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