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2vip.com】古朴的门匾会消失吗? 寻访门匾人家(多图)

这种情感源于童年的生活和记忆,岁月就在这宁静从容中悄然逝去……,通山民居和我家的老宅不同的是,在大门额上有极其鲜明的区域特色的装饰性匾框及各色题词――门匾,对客家门匾进行抢救、保护与弘扬——,俗称门匾,客家门匾,演变成现在的客家门匾

3522vip.com 12

3522vip.com 1
岁月就在这宁静从容中悄然逝去……3522vip.com 2
“慎终追远”无时不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3522vip.com 3
门匾见证着当地居民的甘苦生活。3522vip.com 4
门匾人家有着童年美好的记忆。

对于老宅子,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这种情感源于童年的生活和记忆。
祖上在武昌城边传下一座清代老宅,父亲和他的6个姐弟在老宅里长大,那里也有我幸福的童年。记得小时候最爱卧听风吹雨,闲看檐下雨成帘。老屋里的天井、堂屋、木雕门、粉墙黛瓦、花格漏窗,斑驳的围墙,一如后院生长着的葡萄树,在清幽中透出蓬勃的生机。后来老宅拆了,祖辈仙逝。现在那里竖起高楼,老屋渐渐地潜藏于心灵的某个角落。

上犹客家民居有着独特的文化风格,最具表现力的就是门堂上的横批,俗称门匾。作为一种文化形式,其丰富的思想内涵、广泛的群众参与性和深远的社会影响力在全国实属罕见,最近被评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上犹县结合新农村建设,采取“以物代扶”等各种鼓励措施,对客家门匾进行抢救、保护与弘扬——

门匾,顾名思义,是指住居大门额上的装饰性匾框及其题词。

对于老宅子,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这种情感源于童年的生活和记忆。

3522vip.com 1岁月就在这宁静从容中悄然逝去……

3522vip.com 6安我所(以为人处世的理念为题)

纯客家县的上犹民间特别看重制作和题写门匾。这里的门匾标示了姓氏的悠久与荣耀,家族的古老与众望,家庭的管理与教育,作人的修养与处世,世道的称誉与希冀。因此,门匾在这里不仅是装饰,更是一种文化:它往往记载着一段历史,叙述着一个故事,表达着房主的许多理念,并随着家族的繁衍世代相传。

祖上在武昌城边传下一座清代老宅,父亲和他的6个姐弟在老宅里长大,那里也有我幸福的童年。记得小时候最爱卧听风吹雨,闲看檐下雨成帘。老屋里的天井、堂屋、木雕门、粉墙黛瓦、花格漏窗,斑驳的围墙,一如后院生长着的葡萄树,在清幽中透出蓬勃的生机。后来老宅拆了,祖辈仙逝。现在那里竖起高楼,老屋渐渐地潜藏于心灵的某个角落。

直到有一天,姑母告诉我,在通山旅行时,她制止不住地在民居前大哭。我走进湖北通山偏远山区民居院落,立刻被它吸引,就此打开封存已久的记忆。面对环境封闭、独立而有品格的民居,才知在这喧嚣的世上,还有着一个如许怀旧的所在。

3522vip.com 7源远流长

上犹县位于江西省赣州市西部,全县辖14个乡镇,国土面积1543.87平方公里,现有人口30万。南唐保大十年置县,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客家摇篮赣州市属的纯客家县之一,具有十分丰富的客家文化资源。

直到有一天,姑母告诉我,在通山旅行时,她制止不住地在民居前大哭。我走进湖北通山偏远山区民居院落,立刻被它吸引,就此打开封存已久的记忆。面对环境封闭、独立而有品格的民居,才知在这喧嚣的世上,还有着一个如许怀旧的所在。

这里的村落居舍大多背负青山,门前开阔,绿树掩映,溪流环绕,像一幅幅历史残卷散落在山间。通山民居和我家的老宅不同的是,在大门额上有极其鲜明的区域特色的装饰性匾框及各色题词――门匾。其各色各样的题字,书体或苍劲或俊秀,流韵传神,使优美的自然环境同淳朴雅正的人文精神相融合。

3522vip.com 8新安衍庆(余姓,以姓氏的祖居地、郡望为题)

3522vip.com 9

这里的村落居舍大多背负青山,门前开阔,绿树掩映,溪流环绕,像一幅幅历史残卷散落在山间。通山民居和我家的老宅不同的是,在大门额上有极其鲜明的区域特色的装饰性匾框及各色题词――门匾。其各色各样的题字,书体或苍劲或俊秀,流韵传神,使优美的自然环境同淳朴雅正的人文精神相融合。

门匾,虽然只有几个字,却包藏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这种大门额上的词句,或选取与自家姓氏相关的成语、典故或体现房主理念的一个词语镌刻其上,或者配上吉祥图案,融书法、绘画艺术于一体,其内容或展示家人迁徙发展的历史,或叙述先辈的嘉德懿行,标示了姓氏的悠久与荣耀,家族的古老与众望,家庭的管理与教育,做人的修养与处世,世道的称誉与希冀,形成少有的居住风俗和独特的人文景观。

一块门匾就是一个故事

其中“客家门匾”就是这里的客家人在长期生产生活过程中传承和发展的一种独特的文化形式。

门匾,虽然只有几个字,却包藏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这种大门额上的词句,或选取与自家姓氏相关的成语、典故或体现房主理念的一个词语镌刻其上,或者配上吉祥图案,融书法、绘画艺术于一体,其内容或展示家人迁徙发展的历史,或叙述先辈的嘉德懿行,标示了姓氏的悠久与荣耀,家族的古老与众望,家庭的管理与教育,做人的修养与处世,世道的称誉与希冀,形成少有的居住风俗和独特的人文景观。

湖北民俗学会会长刘守华评价,门匾题字是中国特有的诗文书法艺术的结晶,是居室民俗文化的一种亚文化形态。

一踏入“赣南客家门匾第一村”上犹县梅水乡园村,“清白传家”、“曲江世第”、“天禄遗风”等刻在门额上的充满艺术气息的大字便跃入眼帘。随行的退休干部吕泽庆向我们解释道:“每一块门匾都有一个故事。如‘清白传家’、‘苏湖流芳’、‘相国遗风’,它表示房屋主人分别姓杨、胡、刘,反映他们祖上曾封侯做官的历史;‘紫荆流芳’、‘三省传家’、‘义门专家’却源于田、曾、陈姓史上的兄弟典故。而且即使同一姓氏人家的门匾内容也可能不一样。如钟姓就有‘颖川传家’、‘飞鸿舞鹤’、‘知音遗范’等几种题词,蕴含着不同的意义。”

门匾源自汉魏时期的门阀制度,“衣冠南渡”的客家人把它作为崇尚祖训、铭记历史、注重家教、爱惜名节的文化传统带到南方,以至千百年流传下来,演变成现在的客家门匾。

湖北民俗学会会长刘守华评价,门匾题字是中国特有的诗文书法艺术的结晶,是居室民俗文化的一种亚文化形态。

3522vip.com 2“慎终追远”无时不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

客家门匾是赣州市乃至全国的一种较为独特的民俗文化现象,原是客家人崇祖意识的产物。吕泽庆介绍,分支别居的客家人在离开自己的亲人和祖居地之后,常常感到孤独,于是,多数客家人便以住居为载体,把祖先的祖辈姓氏、名人故事、先贤哲言等浓缩为四个大字,镶嵌在自家大门额上。仰视门匾,客居异地的客家人会感到自己的亲人就在身边,新居地就是祖居地,从而进一步坚定他们在新居地创业的信心和决心。客家门匾恰似一根“红线”,把同宗同谱人的思想感情连接在一起,不管分居多远,总能心心相印;也不管是否相识,只要一看见门匾并能道出世系源流,就会得到东道主的热情接待,有宾至如归之感。

3522vip.com 11

第1页第2页

门匾题字都有讲究

一幅客家门匾往往融书法、绘画于一体,许多客家门匾还是当地民间艺人书法、美术的精品之作。

在江西上犹县,百分之八十的民居都有客家门匾。

出了武汉市向南,就进入鄂南山区湖北省通山县,这里界交湘赣,地处偏隅,山势绵延,景色秀美,是聚族隐居的好地方。

门匾也在与时俱进

3522vip.com 12

通山县保留较完整的古民居有54座,大都为清朝中晚期建筑,已形成了一个风格独特的建筑流派。其建筑风格、工艺特点与营造法式有着极其鲜明的区域特色,这里有悬挂门匾的习俗。

在上犹乡村,有人居住的地方就有门匾,全县农村家庭中有门匾的人家超过百分之八十。因此,上犹乡村门匾被很多外地游客称为是座罕见的无墙的客家文化博物馆。

本新闻共5页,当前在第1页12345

以今人思维、生活、观念理解历史,总是一种旁观的态度。然而要理解中国古代建筑出现的真相是什么,就不能不贴近古代的人或当时人的心态。

“以前的门匾主要是以姓氏郡望、堂号、祖居地和历代名人先辈的有关信息以及中华古籍名言警句为题,随着时代的变化、社会的发展,门匾的主旨也在不断变化、翻新,郡望、姓氏色彩在淡化,取而代之的是更倾向于家庭或个人。很多门匾都以住居环境、房子名号、打工创业、立志自勉、处事理念等为题自拟。比如说抗美援朝时期的‘反对侵略’、‘保卫和平’等。”吕泽庆说。

在依山而建的庞大建筑群中,“诗礼传家”的大家族,将理想与追求、企盼与期待密密实实地砌在了连绵的砖瓦间。从这些不同内容的门额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当年这些院落主人的姓氏、身份,祖辈的地位及精神追求。

前不久,我们在油石乡一民居门匾上,看到“辉星群茂”四字题词,不得其解,屋主的弟弟笑着解释:“在旧社会,我们农民没地位,没有自己的房子,只得住牛栏、睡猪圈;现在日子好了,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因此便把我和哥的名字题上门额,以示扬眉吐气,同时这里的茂也有着不断繁荣,发扬光大的含义。”

我有一位朋友,研究门匾多年,他的介绍让我大长见识。这门楼题字可有讲究,如门楼上书写着“彭城世第”,明史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栋老房子里的主人姓刘,是刘邦的后人。人们以醒目的大字题写在门楣上,其直接作用是标扬自己的门第和声望,同时也用来昭示启迪后人。就门楼题字的内容而言,或取用祖籍郡望,或是对姓氏文化内涵的概括,或是对先祖声名业绩的提炼。

拯救客家门匾文化

古宅寂寞里,晨昏说往事

客家门匾文化底蕴深厚,然而,众多建筑民居的自然消失和现代人生活方式、居住条件的变化以及外来文化的冲击,使客家门匾的传承和发展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由于年代久远,大多数现代人都不知道自己家门口的这几个字所蕴含的文化内涵,只隐约知道这可能跟自己的祖辈姓氏家族有关。

通山县的每个乡镇都有聚族而居的门匾人家,我的朋友也只去过一部分老宅,这次同行又要寻访藏在山里的人家,他也格外高兴。

在黄埠镇英稍村河坎一户老房子里,当我们问门匾上写的“九牧遗风”是什么意思时,主人挠挠头,憨笑道:“嘿,老祖宗遗留下来的东西,我也不清楚。小时候问过我爷爷,不过他也不知道。”而另一户书写着“九牧世家”的人家,则把林家官至刺史的祖先误解成是放牛牧马的。因此,很多门匾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在旧房拆迁新建的过程中,也就自然地消失了。

询问当地司机,让他带你到老屋多的地方去,经常要从盘山公路拐进土路,路实在是不好,往往是前面好像没有路了,一拐弯,又豁然开朗,一个村落就藏在山坳里。

“客家门匾,无论是对于个人、家庭还是集体、国家,都是一部极好的国情、历史和文化教材。”吕泽庆说,为此,从2000年起,他走遍上犹县的村村寨寨,拍摄了几万幅门匾,并从中抽出具有代表性的四百多幅,配上文字说明,制作成光盘和书籍,向乡亲们宣传保护客家门匾文化的重要性。同时,该县采取了相关措施对上犹客家门匾文化进行抢救、保护与弘扬:一批有门匾的古民居被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一批反映客家门匾内容的文字及文艺节目走进了书本或搬上了舞台,甚至上了中央台4套《走遍中国——赣州篇》专题片;还拨出专款对损坏的门匾进行修复,采取措施鼓励新建民居写上门匾,全县3600多栋新房书写上门匾
,6500多户对自家陈旧或脱落的门匾进行修补。一幅幅新写或翻新的客家门匾,为整洁漂亮的新农村增添了不少文脉气息,焕发出历史文化生机。

幽深的长巷,乡村石板路,这里的村落保留着中国古代乡村的原有风格。粉墙黛瓦的农舍或隐现在翠竹青林之间或倒映于清澈的湖塘水面。

小巷窄而幽长,阳光从两旁的灰色墙上倾漏而下。门匾下木门旁,或是一只小狗慵懒地卧着;或是孩子露出头来漫无目的地张望;或是盘发髻的老祖母,扶着门框,于午后的时光里眺着远远的巷口。

古宅静静的留驻在自己的时空里。用欣赏的眼光阅读,黑白格调的古宅,平实古朴的门匾人家,你会寻找到一个又一个惊奇。在这里,随处可以触摸中国传统文化的诸多细节。

进了一户人家,大门、厅廊、火塘门一路敞开,只见满屋的居家器具,不见主人,这里好像“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由于很少有外人到访,老宅的住户都很好客,而且十分愿意你参观,古民居的主人大多是老人、妇女和孩子,青壮年男子都外出打工去了。

要知道在徽州或是其他地方,这样的古宅是要收门票的。这里没有。

乡村中弥漫着一种闲散,时间在这里被历史阻隔了,就像村里的那位80多岁的小脚婆婆,行行坐坐,慢慢缓缓。当我们的相机对着孤独地拄着拐杖的婆婆时,她默默地看着你,无言,一切好像与她无关。

民居里,多是恣意玩耍的孩子,打着麻将牌的几个老汉,还有唠唠家常打发时间的妇孺。

古宅在寂静的晨昏里细说着历史,古旧的木雕门窗在风中无语静立,却在最不起眼的地方留着往昔的痕迹,偶尔有来行旅的人倚了窗,凝然想望着久远时代的某个让人怦然心动的场景。

大路乡吴田村“大夫第”被有关专家誉为“江南第一宅”。进入“大夫第”的古屋,从外面看似封闭,内部却十分开放。步入其间,你会发现,整个大院由门、窗、甬道将每一个空间串联起来,院与院之间或石阶相连或幽径相通。屋顶的马头墙檐角飞翘,在蔚蓝的天际间,勾画出民居墙头与天空的轮廓线。

大富商的万里驰骋,士大夫的千里居官,最后收敛成一个南北艺术兼融、充满历史厚度的宅院门匾。

在这些门匾里,散淡着历史的厚重,讲述着岁月的故事,飘逸着时间的力量,彰显着家庭的内力,传达着房主的理念,并随着家庭的繁衍世代相传。

第1页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