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说新语》看古代美男子到底有多美

一本《世说新语》就有专章记述容止,如今的一些小鲜肉真的要比女人还精致娇媚,可见卫玠的才华与容貌都是极好的,《世说新语·容止》说他

3522vip.com 10

二、三国魏晋南北朝审美观的蜕变

从《世说新语》看古代美男子到底有多美。汉末三国时期,人们推崇的美,是身高,长髯,大声音的壮美。但是也存在着追求女性化美的倾向,《后汉书》《李固传》:初,顺帝时诸所除官,多不以次,及固在事,奏免百余人,此等既怨,又希望翼旨,遂共作飞章,虚诬固罪曰:“。。。。。大行在殡,路人掩涕,固独胡粉饰貌,搔头弄姿,盘旋偃仰,从容冶步。。。。。。”

这段资料虽然是虚诬李固“大行在殡”时不守礼法因而构罪,但可以看出这个时候有人开始追求男子女性化的阴柔美,只是这种女性化美在当时显然是遭到鄙弃的。

女性化的美真正受到关注是正始年间。

宴性自喜,动静粉帛不离手,行步顾影。《世说新语。容止》

时天暑热,植因呼常从取水,自澡讫,傅粉,遂科头拍袒胡舞。《三国志。王粲传》裴松之注引《魏略》

但这时这种女性化的美还没有蔚然成风,只是作为美的一种另类与壮美并存,从东晋开始到南北朝,男性容止女性化倾向逐步达到及至。

楷风神高迈。容仪俊爽。。。。。时人谓之“玉人”《晋书》《裴楷传》

潘安仁,夏侯湛并有美容,喜同行,时人谓之连璧。《世说新语。容止》

王丞相见卫洗马曰“居然有羸形,虽复终日调畅,若不堪罗绮。”《世说新语。容止》

这种男子女性化病态美在当时成了时髦,《世说新语。容止》的记载多是这样的美型男,潘岳郊游时可以“掷果盈车”,卫玠更因为看的人多了又不文明就给看死了。虽然卫玠一生除了高谈阔论的清谈外并无作为,但人家长得风流妩媚于是就成了南朝人效仿的楷模。

炯白皙,美容貌,从兄求、点每称之曰:“叔宝神清,弘治肤清,今观此子,复见卫、杜在目。”

《颜氏家训。涉务篇》一段话可算是当时人男性容止女性化的总结:

梁世士大夫,皆尚褒衣博带,大冠高履,出则车舆,入则扶侍,郊郭之内,无乘马者。周弘正为宣城王所爱,给一果下马,常服御之,举朝以为放达。至乃尚书郎乘马,则劾之。及侯景之乱,肤脆骨柔,不堪行步,体羸气弱,不耐寒暑,坐死仓猝者,往往而然。

魏晋风流令无数后人心驰神往,但是不得不说,这种风流是建立在男性女性化的基础上的,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是如此。而晋王朝的短暂统治和晋人的软弱偏安和女性化是分不开的。

在魏晋名士的容貌以及举止风度中,有的粗暴,有的优雅。而我主要来谈一谈那些美男子。

读晋人手帖,有时候无端会想起那个遥远时代,他们的长相,他们的服饰装扮。头上青巾幞头,脚下木制屐踏,手中拿的玉柄麈尾,喝茶或喝酒时候用的青瓷小缶。谈笑风生,走在山阴道上,不觉得他们是战乱中流离颠沛刚刚到了南方的人。

这段记载旨在说明曹操的难以掩藏英明神发,但也看出当时人对容止的重视。魏晋南北朝士人对美的追求人们论述已然够多,不再赘述,在此要浅谈一下审美观念的变化。

当精致、可爱、害羞、美丽、漂亮……这些形容词用来形容男性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感叹,如今的一些小鲜肉真的要比女人还精致娇媚,比女人还会保养美容。

说到美男子,不得不提”古代第一美男”潘岳。潘岳妙有姿容。《世说新语》记载:“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左太冲绝丑,亦复效岳游遨,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可见相貌出众的潘岳被妇女们所欣赏,都手拉手围观他。而左太冲就东施效颦了,被妇人乱吐口水。可以看出那时候才真的是个“看脸的时代”。可是同“以貌取人”又不可同日而语。它是有着深广的文化内涵的一种时代风气。

魏晋时代,文人名士讲究容貌之美,在《世说新语》里留下《容止》一篇,记录当时许多人的容貌故事。

一、审美的类型

长八尺三寸,美须髯。

慈长七尺七寸,美须髯。

绩容貌雄壮,博学多识。

白皙,美须髯,长七五寸,腰带十围。《宋书》《武二王传。刘义宣》

绚身长八尺,容貌绝伦,虽居显官,犹习武艺。《梁书》《康绚传》

长八尺,美须眉,容止可观。《梁书》《箫宏传》

泉美须髯,善举止,身长八尺,性甚警悟。《南史》《鲍泉传》

夷美风仪,善举止。《宋书》《江夷传》

风姿端雅,容止可观,中书郎范述见而叹曰:“此荆楚仙人也。”《宋书》《隐逸传。龚祈》

太子美风姿,善举止。《南史》《王峻传》

姿貌端华,眉目如画,见者以为神人。《南史》《宋本纪下》

歧美容止,博涉能占对。《南史》《傅歧传》

少聪警,美姿仪,特为高祖所爱。《南史》《太宗十一王传。箫大雅》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金陵物

但是往往一个人的内在更能反应一个人的品性。纵使曹操换位,让相貌堂堂的崔琰去接待匈奴使者。曹操就握刀站在一旁,尽管曹操貌不惊人,但是却气质不凡,有着自己的威严。被匈奴使者认出,曹操感到羞愧。也证明了当时人们对于外貌仪态的注重,始有“捉刀”的典故。

“朱衣自拭,色转皎然”,《世说新语·容止》的文字很动人,形容色彩的“朱”与形容光亮的“皎”二字都用得好。像电影画面,静止在曹丕凝视何晏的擦汗动作。朱红衣袖,皎白面容,现代人很难想象这是帝王与朝臣的关系。川端康成的小说里常有这样的画面,是皎洁月光下艳丽如花的女子。日本美学受魏晋风气影响,对美,可以深情致死,渊源上溯《世说新语》。

容止是由容貌和举止显示出来的神态和威仪,早在东汉时代人们选拔人才就开始注重容止了,在品藻人物中容止也是一个重要方面。《世说新语。容止》一这段记载十分有趣。

但是在女性化的趋势下,国人的未来值得我们担忧,因为古代有一段时期可以作为前车之鉴,这就是魏晋时代。

一个人的风度更能体现一个人的传神,当时人们品评王羲之“飘如游云,矫若惊龙”,本来是曹植《洛神赋》来写他心目中女神甄洛外貌的,而现在显示出王羲之的风度翩翩,才学出众。刘伶外貌上虽然不美,身形也不佳,但是就是他的那种质朴自然的气质,毫不掩饰自己的短处。真实不做作,提高了他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赢得了别人口碑。

3522vip.com 1

三国魏晋南北朝时代是个爱美的时代,那时候天天打打杀杀,人人朝不保夕,然而死亡的阴影却阻止不了人们对美的狂热追求,因为德已经在战乱中变得无足轻重了,于是人们开始追求生活的另类,今朝有酒今朝醉,美的追求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一本《世说新语》就有专章记述容止。

3522vip.com 2

吾日三省吾身:高否?富否?帅否?默然三秒,还不滚去学习。所以嘛,魏晋士人在对人物的审美上重视审美对象本身具有的审美价值只可以供给参考,在当时或许美丽可以为所欲为,深得别人的好感,从而有利于发挥自身才干。立足于世。现在还是要升华一下。知识层面高否?学得的技能富否?干事情能够帅漂亮否?无不是对自己的考验,有没有想到去提升自己,有没有想到去摆脱现状。

竹林七贤中嵇康的美也是有名的,《世说新语·容止》说他“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一连用了好几个比喻,说他——“萧萧肃肃”、“肃肃如松下风”、“岩岩若孤松之独立”,他的美像一棵孤高的松树。嵇康死亡的画面也惊人,走向刑场的时刻“夕阳在天,人影在地”,大喝一声“广陵散从此绝矣”,俯首就戮!死亡像是美的极致完成。

魏武将见匈奴使,自以形陋,不足雄远国,使崔季珪代帝自捉刀立床头。既毕,令间谍问曰:“魏王如何?”匈奴使答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

一、古人善化妆

魏晋时期,除了出生和才干被重视外,一个人最被看中的就是长相。在那个年代里,长得帅是确实可以当饭吃的。因此在拼完出生和才华后,魏晋老百姓特别是上层社会人士就不可避免地开始拼长相。

现代人有一系列化妆品,古人虽然条件不够,但化妆品还是不少。

首先,化妆需要的是镜子,魏晋时期铜镜已经很普及,铁镜也开始出现。南朝庾信有诗“玉匣聊开镜,轻灰暂拭尘”,这一时期已经有装载在玉盒子里、可以随身携带的小镜子。同时,魏晋士族的生活十分小资精致,他们在镜子上刻了大量神兽、花饰等纹饰,让镜子更加美观。

3522vip.com 3

其次是化妆品。

粉:魏晋人最在意的部位是脸,他们最看重的化妆品莫过于粉。粉分为米粉和胡粉,米粉采用米汁制成,制作过程比较简单,因此被广大老百姓所接受。

米粉的优点是黏性强,可以较强时间保持面部白净光洁;胡粉在汉朝就开始出现,用铅制成,制作过程比较复杂,成分也相对复杂,包括了铅、锡、铝、锌等各种化学元素。

胡粉的优点是细腻润白,易于保存,和米粉相比是高端货,因此胡粉刚出现的时候只有皇帝身边的红人才用得起,后来才因为品质好而逐渐取代了米粉。

熏香:精致的男生当然要走路飘香。魏晋的熏香是进口货,主要来自于“安息诸国”,这种进口货有经久不散的奇香,是当时士人居家旅行的必备良品。曹操曾经下令禁止过烧香、熏香,但这一纸文书丝毫阻挡不了潮流的发展。

3522vip.com 4

口脂:即唇膏,作用与现代唇膏大抵相同。

香泽:即润发的香油。香泽在汉代开始出现,魏晋时期被发扬光大。

鸡舌香:即古代版口香糖。东汉大臣应劭年老口臭,皇帝赐他鸡舌香,含在嘴里起到清新口气的作用,后来三省郎官含着鸡舌香奏事就成了惯例。

总之,各种各样的化妆品让魏晋的名士越来越精致,他们也不可避免地逐步走向女性化。上至王公贵族,下至普通百姓,“手持粉白,口习清言,绰约嫣然,动相夸饰”,几乎人人如此。

在追求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让魏晋名士们在历史上留下了一抹令人洒脱、但也很病态的风韵。

可以说魏晋的美有一种病态,就如上面的卫玠弱不胜衣,终日是一副病弱的样子。《世说新语》记载:“卫玠从豫章至下都,人久闻其名,观者如堵墙。玠先有羸疾,体不堪劳,遂成病而死,时人谓‘看杀卫玠
’。”这就比较悲惨了,去世时仅二十七岁,可见当时对美的追求代价也是挺大的,不惜伤害自己身体。

王羲之的容貌在《世说新语·容止》也有描述,用了八个字──“飘如游云,矫若惊龙”,许多人以为说的是书法,大概觉得把“书圣”描写成帅哥有点不敬。《晋书·王羲之传》也把这八个字解读为是在称赞王羲之写的字。其实不然,《世说新语·容止》中这八个字很清楚说的是王羲之的人,是他潇洒自在、有神采的容貌举止,像天空飘浮的流云,像被惊动的矫龙,漂亮俊挺活泼。《世说新语》不是官修历史,不必有官方的虚伪矫情。《世说新语·容止》关心的是人,不是书法,一头栽在字的好坏里,斤斤计较,大概只有傻相或鄙吝相,是不容易有“飘如游云,矫若惊龙”的神采之美的。

原标题:“女性化”后的朝代结局是什么?中国的魏晋南北朝就是例子

当然魏晋时期对于美的追求,不仅仅在于姿容上。从外在仪容美和内在神韵美都有。

3522vip.com 5

3522vip.com 6

一:以白为美
常形容其人如玉,面如凝脂。指仪容美好,光彩照人,何晏朱衣自拭就说明了这个问题,当时魏明帝一度怀疑他擦了粉,于是正当夏季,赐给何晏热汤面吃,吃完后大汗淋漓,用官服擦脸脸色更加洁白了。二:以高为美
时魏明帝曹睿让皇后的弟弟毛曾和夏侯玄坐在一起,别人都说“蒹葭倚玉树”,通俗的说是芦苇草在大树下一样,两个人品貌极不相称。嵇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有人就说他“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山涛也称他为“若孤松之独立”那种傲然挺拔的样子,大概不仅是个高富帅了。

《世说新语·容止》多谈男子的美,卫玠也是当时着名俊男,公元311年永嘉之乱,他从江西南昌到了下都南京,闻名赶来看他的人“观者如堵墙”。为了看帅哥,人群挤到密不透风,而且是大逃亡期间,听来有点夸张。北方胡人兵马一路屠杀,战争打到如火如荼,帅哥却还是要看的。

二、女性化的美男子

魏晋时代是一个美男子的时代,这一时期的美男子批量产生,不胜枚举。当然这也是一个人们对男性的美狂热追求的时代。

3522vip.com 7

其实从东汉开始,就有女性化的小火苗蠢蠢欲动了。

最先冒头的是东汉李固,李固是东汉名臣,他为人耿直,一生都在和权臣作斗争。同时李固也是典型的东汉士大夫文人,是当时知识分子的领袖,喜欢“胡粉饰貌,搔头弄姿”,这种行为被士子争先模仿,直到在魏晋时期发扬光大。

曹魏时代,男子化妆成了潮流。曹植极其喜欢傅粉,见名士之前要“取水自澡讫,傅粉”;曹操的养子何晏更是傅粉界的扛把子,他“动静粉白不去手”,随时随地都要补妆美容,行步之间顾影自怜,而且还“好妇人之服”,是个实打实的“小白脸”。

曹植、何晏二人拥有曹魏时代的盛世美颜,同时对粉有狂热的喜好,堪称偶像派。除此二人外,还有被称作“玉树”的夏侯玄、“风姿特秀”的嵇康等等。

3522vip.com 8

西晋时期,美男子大受追捧,最受欢迎的要属潘安和卫玠。潘安“妙有姿容”,相传,
每次出门都会被良家少女拦在路上好好欣赏不让走。潘安还喜欢和好朋友、另一个美男子夏侯湛一起出门,“有美容……时人谓之‘连璧’”;卫玠则是西晋版林黛玉,被称作是“珠玉”,但他身体很不好。

3522vip.com,由于长得太美,出门的时候观者如墙,人潮拥挤,卫玠回去就生了场大病死了。除二人外,“容貌整丽”的王衍、号称“玉人”的裴楷等等。

东晋时期,名士们继承了西晋时代的审美标准。王羲之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他本人“飘如游云,矫若惊龙”的美男子,他对另一位美男子的评价是“面如凝脂,眼如点漆,此神仙中人”。

不难看出,王羲之对男人和女人的审美标准是一致的。除王羲之外,还有“有美形”的王恬、“如春月柳”的王恭等等。

3522vip.com 9

魏晋时代盛产美男子,这一时期对男性的审美标准就是偏女性化,男性长得白才算好看,当时的美男子几乎都被评价为“玉人”。

这些“玉人”往往能官运亨通,无往不利,比如“丰姿神貌”的庾亮就因为颜值高让陶侃一见倾心;而长得丑的一般会“颓然自放”,自己放弃自己了。

魏晋这种女性化审美一直延续到南北朝,南北朝时期的美如妇人的韩子高、龙阳之姿的慕容超、容貌俊美的高长恭、风流倜傥的独孤信等等都是这种审美标准下的著名美男子。

其实在南北朝之后,这种审美标准依然被继承,比如隋唐五代时期男子喜欢“为妇人之饰”、宋代男子喜欢头上簪花等等,不过从隋唐开始胡人豪放的血液融入中原,女性化的柔弱气息中注入了大量阳刚气息,国人也在追求美的同时保留着至刚至大的浩然正气。

参考资料:《世说新语》 《现代男士女性化与魏晋风度》 《
魏晋南北朝男性美容现象窥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魏晋风度之容止,美并没有错。只是我们在追求美的路上。不要忘了自己兼修自己的气质罢了。

《世说新语·容止》中很令人惊异的是当时女性对男子美丑的极端反应。潘岳极美,少年时出游狩猎洛阳道上,“妇人连手共萦之”,如同今天粉丝追逐围绕影歌星帅哥。但是下面一段反应很难想象。诗人左太冲“绝丑”,也仿效潘岳出游,引起女性众怒,“群妪齐共乱唾之”。“妪”是上年纪的妇人。一堆大妈大嫂嫌左太冲丑,围着他吐口水,这画面好笑,让人喷饭。

女性化似乎是现代男人成为偶像和男神的主要通道,似乎唯有此路才能大火,反观那些走阳刚路线的男性被追捧的程度却小很多,这既是社会多元化的体现,也是市场的选择,似乎无可指摘。

看一个人,更要看他的眼睛,当时裴楷生病到很重的程度,晋惠帝派人看望他,虽然身体不适,但是却“双眸闪闪若岩下电”。完全不匹配精神上的涣散,让使者称奇。支道林双目有神,谢安说“见林公双眼,黯黯明黑”黑亮的眸子深沉冷峻,有着一股豪爽的姿态。

3522vip.com 10

魏晋名士在一起交流时,还都饮酒、写诗、观山、赏水。也不常在意容貌,更多还是那个止,那个你的行为举止,容止之风之神韵美,对文化和人们的心灵美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卫玠这个故事更夸张的还在后面:卫玠本来身体不好,一个新移民,每天被人群围着看,“体不堪劳,遂成病而死”。卫玠到南京一年就被“看死”了。这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世说新语·容止》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看杀卫玠”,活生生把一个人看死了,今天的八卦新闻标题也很少这么耸动有创意。

当然潘岳也不是只徒有其表,毕竟深受妇女们喜欢,应该是“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滕王阁序》中“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王勃就说到请尽情挥洒像潘岳、陆机一样如江似海的文采吧!潘岳也是西晋著名文学家。在他的诗词歌赋中,也可以看到他的人品,《怀旧赋》中这样写道:“余十二而获见于父友东武戴侯杨君。始见知名,遂申之以婚姻。”潘岳十二岁与父亲的朋友、大儒、扬州刺史杨肇相见,被杨肇赏识,许以婚姻。后来杨氏早亡,潘安对杨氏感情至深,自此不再娶,并作《悼亡诗》怀念杨氏,开悼亡诗之先河,这之后悼亡诗的范畴仅限于悼亡妻子。其中有一句“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是说夫妻一人先去,像比目鱼的分崩离析,情真意切,令人惋惜。

读手帖常常会以为时代感伤,其实或许不然,最悲惨的人性荼毒里,人也还是知道如何作乐的。

而同时期的卫玠,也是才华横溢,风姿卓越。因骠骑将军王济是卫玠的舅舅,容貌俊美,精神清爽,风度翩翩。但是和卫玠在一起时就感叹“珠玉在侧,觉我形秽”,可见卫玠的才华与容貌都是极好的。

有一段叙述关于何晏的美,特别有趣。何晏皮肤白,魏文帝曹丕怀疑他敷粉,化妆过,不是真的漂亮,就想测试一下。夏季大热天,赐一碗热汤面给何晏吃。吃完,何晏一头一脸都是汗。他用红色衣袖擦汗,擦完,皮肤还是一样洁白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