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专家谈纪检改革:强化对腐败和特权治理高压

此次改革在何种背景下进行、有哪些重点任务、方法举措有何亮点,谈到当前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的重点任务时,拉开了深化纪律检查体制机制改革的帷幕,进一步强化对腐败和特权的治理高压,用改革的思路和方法来解决深层次问题,改革,也对全面深化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作出总体部署,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激发体制机制活力

首先是问题导向。中国共产党对腐败问题认识非常清醒,治理腐败决心也十分坚定。当前改革主要针对党内监督的重大问题、重点领域和重要事项,把纪律检查方面的“问题清单”作为改革重点。这进一步表明中央高度重视问题、理性认识问题、采取有效措施认真解决问题。

——进一步构建治党管党的责任落实体系。《实施方案》着力构建起党内治理、党内监督的责任链条、责任体系和问责机制,特别是对“谁来负责、如何问责”作出了清晰界定,提出了工作要求。如根据十八大之后的实践进展,要求推动各级党委特别是主要负责同志牢固树立不抓党风廉政建设就是严重失职的意识,着力构建落实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任务的“无缝网络”。

将巡视监督作为党内监督的战略性制度安排,赋予巡视制度新的活力。

谈到此次推进党的纪律检查改革方法举措上的特点时,高波认为,首先,进一步加强自上而下的党内监督。加强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在案件查办和纪委书记提名方面的主体地位、主导作用,有效突破过去“看得见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见”的监督难问题。在巡视制度方面,中央巡视组明确有问题发现不了是失职、发现问题不处理是渎职,工作“下沉一级”,强调发现问题、形成震慑,为查办案件服务。此次改革还特别注重对监督者的再监督,中央纪委成立干部监督室,加强对纪检监察干部自身的监督,防止“灯下黑”,打铁自身硬。其次,进一步做强做大纪律检查主业。“握指成拳更有力”,要整合优化党的纪律检查资源力量,聚焦作风建设、查办案件和惩治腐败等中心工作,把优势力量优势资源投放到有贪必肃、有腐必惩的一线当中去,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持久战。第三,进一步强调纪律检查体制改革的有效性。要把实践中行之有效的好制度、好方法固化下来,注重改革绩效评价和效果评估,先易后难,由简入繁,以点带面,不搞花架子,不做表面文章,在改革中完善,在实践中创新,确保各项改革取得实实在在的效果。

——“两个责任一起扛”。明确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党委负主体责任,纪委负监督责任。要求“两个责任一起扛”,种好“责任田”。各级党委要成为权责对应、名实相符的责任主体,党委书记对本地区本部门党风廉政建设负全责、首责、总责,党委领导班子成员分工不分家,都扛起“一岗双责”。纪委在深化“三转”背景下,牢牢锁定“监督、执纪、问责”三个关键词,把更多力量放到主责主业主项,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

5年来,纪律检查领域的党内法规制度密集制定或修订出台,制度的笼子越扎越紧,不断推动管党治党迈向标本兼治。

第三是明确了责任人。比如中央纪委副书记和相关同志各负责1个研究课题,并就各项改革任务在中央纪委机关内部明确了牵头单位和参与单位,8个牵头单位分头抓好当前可立行立改的10项改革措施。主体清晰,责任明确,立行立改,以上率下,效果值得期待。

记者:为什么要出台《实施方案》?

明确监督执纪的“尺子”。2016年1月1日,修订后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正式施行,条例把党章对纪律的要求整合成六大纪律,划出了党组织和党员不可触碰的底线,为监督执纪工作提供明确遵循。

谈到当前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的重点任务时,高波说,重点任务主要围绕三个导向,即问题导向、责任导向、执行导向。

记者:《实施方案》在哪些方面对纪检体制改革进行了重点部署?

7月14日,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正式发布。这是2015年8月修订发布的巡视工作条例之后再次修订。条例修订吸收巡视工作最新实践、理论和制度创新成果,为推动巡视工作向纵深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制度指引和保障。

其次是责任导向。纪律检查体制改革主要就是回答这样几个问题: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干什么、谁来干、怎么干、干得不好怎么办”。改革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党委和纪委肩上的责任,“种好各自的责任田”,围绕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打造责任链条、责任体系和有效的问责机制。党委应变“要我做”为“我要做”,承担起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发挥主体功能。纪检监察机关应聚焦主业、担当主责,进一步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紧紧围绕监督、执纪、问责三个关键词开展工作。

——“两个全覆盖”。一是加快落实中央纪委向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实现全覆盖,强化派驻机构对驻在部门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的实质性监督。二是实现巡视工作全覆盖,改进中央和省区市巡视制度,做到对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全覆盖,推动常规巡视和专项巡视同步深化。

目前,北京、山西、浙江3个试点省市改革取得实质进展,国家监察法草案也已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

高波介绍,中央部署推进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的背景是,一方面,党的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以“零容忍”的态度采取了一系列反腐新举措。依纪依法查办领导干部级别之高、人数之多、领域之宽,纪检监察机关行动效率之高、问责力度之大,都是空前的。现在的改革方案集这些有效举措之大成,是对纪检工作向何处去等重大问题的回答,是党的纪律检查理论认识成果、实践创新成果、制度建设成果的长效化和规范化。“反腐败会不会时紧时松”“作风建设会不会反弹”“反四风会不会一阵风”,《方案》的出台对社会上的这些疑问做出了清晰有力的否定回答,释放出打持久战的强烈信号。从某种程度上说,《方案》本身就是彰显依法反腐理念的制度成果和改革样本,将会极大地提升纪检监察机关监督执纪问责的权威性、稳定性、主体性。另一方面,目前党的纪律检查工作还存在一些深层次问题。比如过去在一些地区和领域存在办案难的情况,压案不查、瞒案不报,有些案件深入查办有这样那样的阻力。办案资源力量比较分散,不利于形成查办案件高压态势。党的十八大以后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证明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改革来解决。改革是理念,更是方法,通过改革突破纪检监察体制的瓶颈,能够为“打虎灭蝇”提供更有力支持。

——“两个‘上’为主”。把纪委两项重要权力——查办案件的事权和干部提名的人权“上提”,推动党的纪律检查工作双重领导体制改革“落地”,强化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的领导,更好地支持和指导下级纪委聚焦主业、履行职责。

落实中央部署,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专项小组随之成立。2014年6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对改革作出明确安排。

第二是明确了时间表。到2017年基本完成《方案》提出的各项改革任务,2020年全面完成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任务,逐步形成切合实际、有效管用的反腐败体制机制和制度体系。这样分阶段、分步骤落实,对时间进度有预先设计,长计划和短安排结合起来,在落实过程中可以做到心中有数。

——进一步明确纪检监察机关的主业主责。明确纪委职责定位,清理有关议事协调机构,把不该管的工作交给主责部门,把应该管的工作切实管好。调整纪委机关内设机构,聚焦中心任务,把更多资源力量投放到反贪惩腐的主业上,使监督、执纪、问责的职能定位更加清晰。如中纪委先“做减法”,将中央纪委监察部参与的议事协调机构从125个清理到14个;再“做加法”,通过机构改革增加查办案件的机构力量,做大做强主业,为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的体制改革提供了“模板”。

推进派驻监督制度改革,全面落实中央纪委向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拉开了深化纪律检查体制机制改革的帷幕。此次改革在何种背景下进行、有哪些重点任务、方法举措有何亮点?《法制日报》记者今天就这些问题采访了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

另一方面,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加强反腐败体制机制创新和制度保障作出重要部署,列出了一系列“任务清单”。中央纪委坚决贯彻党中央的决策,落实三中全会决定要求,深入推进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在改革中推进,在创新中发展。《实施方案》起到了改革“后评估”和落实再督促的双向功能。

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必然要求。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拉开了深化纪律检查体制机制改革的帷幕。

用改革的思路和方法来解决深层次问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立足于实现党内监督全覆盖,纪检监察机关不断推动党内监督方式方法的改革创新。

第三是执行导向。此次改革方案将反腐实践过程中好的做法及时上升为长效机制和制度规范,比如落实查办腐败案件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各级纪委书记、副书记提名和考察以上级纪委会同组织部门为主。同时,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给纪律检查体制机制改革提出具体的“任务清单”。改革方案对巡视和派驻“两个全覆盖”、作风建设常态化,惩治和预防腐败制度建设等方面都做了明确安排,为反腐工作提供了有效制度支撑。

记者:《实施方案》呈现出哪些亮点?

中央纪委调整内设机构,在行政编制、领导职数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增设纪检监察室,新设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执纪监督部门数量和人力进一步加强。省级纪委也相应完成内设机构和人员调整,并从90%的议事协调机构中退了出来,把更多力量投入到党风廉政建设“主战场”。

改革;纪律检查;体制改革;纪检监察机关;查办

——进一步传导上下联动的党内监督压力。《实施方案》提出的一些重要改革举措,都是从中央纪委机关首先改起,自上而下推动整个纪检监察系统的改革工作。一方面,要督促各级党委层层传导压力,制定落实主体责任的具体措施。另一方面,实行纪委书记向上级纪委报告履行监督责任情况,各级党委向上级党委报告履行主体责任情况等,同时要加强和完善纪检机关内部监督机制,防止“灯下黑”、确保自身硬。

——落实“两个为主”,不断提升纪检监察工作的独立性和有效性。

高波表示,《方案》的出台是对前一阶段卓有成效反腐实践的“后评估”和制度化,也是对下一阶段工作的再提高、再深化、再动员、再激发。对全国纪检监察机关落实“三转”要求、聚焦主业、担当主责,在各项工作中作出实实在在的成绩取信于民有着非常重要和深远的影响。可以预期,党的纪律检查工作必将沿着法制化、规范化、长效化、常态化的轨道,积极健康、科学有序地不断推进。

体现了问题导向、责任导向和执行导向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着眼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新形势新任务,深入推进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激发体制机制活力,创新监督执纪方式,强化法规制度保障,不断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高波认为,《方案》体现出三个鲜明的特点:第一是明确了路线图。方案对下一步重点领域、关键环节的改革事项有明确的总体设计和整体规划,对目标效果有可行性的预期。形象地讲,《方案》很像是一个改革“分解动作”的说明书、任务书,是全国纪检监察机关改革的规划蓝图。

——进一步强化对腐败和特权的治理高压。体制改革是“投入”,打击贪腐是“产出”,要通过相关改革提高效率、形成震慑、保持高压。如通过巡视制度改革、网络监督提速等,形成正风肃纪的强大舆论声势等。

从探索巡视工作“三个不固定”,到常规巡视的同时又着手开展专项巡视,到开展巡视“回头看”和试点开展“机动式”巡视,再到坚定不移深化政治巡视……中央巡视工作不断在改革创新中向纵深发展,新思路、新打法层出不穷,定位越来越明确,站位越来越高。

“《方案》充分体现了我党按照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让党的纪律检查机关‘依法、依纪、依责’严抓作风、严查案件、严惩腐败。”高波说,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反腐成果不断展现,中国共产党依法反腐、高压反腐、零容忍反腐的立场和决心有目共睹,言必信、行必果的“打虎灭蝇”行动彰显了治党管党的政治定力和政治信用。

腐败;改革;特权;治理;社科院专家

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为纪检监察工作注入了新的活力。

不久前,中央审议通过了《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进一步强化对腐败和特权的治理高压。如通过巡视制度改革、网络监督提速等,形成正风肃纪的强大舆论声势等。

打造问责的“板子”。2016年7月,第一部规范党的问责工作的基础性法规《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印发,实现了党内问责的制度化、程序化。
构建起系统完备、职责清晰的党内监督体系。2016年10月,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对各类监督主体的监督职责及相应监督制度进行清晰界定。

高波:《实施方案》充分体现了问题导向、责任导向和执行导向。其改革重点有以下几点:

用制度回应“谁来监督纪委”之问。2017年1月,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审议通过《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首次对纪委监督执纪工作的全流程、各环节进行明确规定。

高波:我感觉,《实施方案》有不少亮点,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实践探索在前,总结提炼在后。

高波: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以“零容忍”态度严惩腐败。从巡视制度改革到网络监督拓展,从职能定位转变到内部机构调整等,一系列改革举措相继实施。《实施方案》是这些有效举措的集成和优化,是反腐败理论认识成果、实践创新成果、制度建设成果的提升和固化。

巡视监督的“利剑”作用愈显锋芒。中央纪委立案审查的中管干部案件中,超过60%的问题线索来自于巡视。根据巡视移交的问题线索,各地纪检监察机关立案厅局级干部1225人,县处级干部8684人。

着力构建反腐败工作的“无缝网络”

截至目前,12轮中央巡视共巡视277个单位党组织,实现了党的历史上首次一届任期内中央巡视全覆盖。各省区市党委顺利完成8362个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党组织全面巡视任务,实现了一届党委任期巡视全覆盖。已有62个中央单位探索开展了巡视工作。市县巡察共巡察党组织14万多个。

——“两个人群一起管”。一是对领导干部“本人”即权力行使者加强监管,如完善防止领导干部利用公共权力或自身影响谋取私利的法规制度,完善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和任职回避方面的法规制度等,强化党内诚信和党内监督。二是对领导干部“家人”即利益相关人加强监管,如重点关注和规范领导干部亲属经商、担任公职和社会组织职务等情况,加强对配偶、子女移居国外的国家工作人员的管理等。

——抓住“两个责任”,形成党委纪委齐抓共管的强大合力。

不久前,中央审议通过了《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实施方案》出台有何重大意义、有哪些亮点?记者日前就这些问题专访了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

按照“四种形态”的分类对纪律审查情况进行通报,这是今年以来的新做法。把纪律挺在前面,探索实践“四种形态”,是各级纪委创新监督执纪方式的重要体现。

此外,目前一些制约党的纪律检查工作的体制障碍依然存在。比如查办腐败案件的机构、资源比较分散,难以形成有效合力;一些领域腐败现象易发多发,与老百姓的期待还有差距等。《实施方案》直指长期以来形成的一些纪律检查体制“病灶”,用改革的思路和方法来解决深层次问题,是反腐败攻坚克难、取得实效的根本路径。

深化“三转” 激发体制机制活力

实践不断发展,认识不断深化,改革不断深入。

派驻监督的“探头”作用充分彰显。实现全面派驻后的2016年,中央纪委派驻纪检组共谈话函询2600件次,立案780件,给予纪律处分730人,分别增长134%、38%、56%。

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根据党章规定和中央要求,不断深化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全面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创新。

推动党的纪律检查工作双重领导体制具体化、程序化、制度化,强化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的领导。查办腐败案件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线索处置和案件查办在向同级党委报告的同时必须向上级纪委报告。各级纪委书记、副书记的提名和考察以上级纪委会同组织部门为主。

2014年12月,中央制定出台《关于加强中央纪委派驻机构建设的意见》,为实现派驻监督全覆盖确定了时间表和路线图。2015年1月,中央纪委在中办、中组部、中宣部等中央和国家机关首次设立7家派驻机构。同年11月,中办印发方案,明确中央纪委设置47家派驻纪检组,实现对139家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的派驻机构全覆盖。在47家派驻机构中,27家为综合派驻。综合派驻“吃一家的饭,管几家的事”,充分发挥“派”的权威和“驻”的优势。

——聚焦中心任务,回归监督执纪问责的主业。

立足全面 创新监督执纪方式

随着改革的深入推进,一个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国家监察体系正在逐渐成形,将实现党内监督与国家监督、党的纪律检查与国家监察有机统一,逐步构筑起“不能腐”的制度体系。

首次明确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党委负主体责任,纪委负监督责任,制定实施切实可行的责任追究制度。将对全面从严治党的领导体制和责任主体的认识上升到了新高度。

2013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立案17.2万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8.2万人;2014年,立案22.6万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23.2万人;2015年,立案33万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33.6万人;2016年,立案41.3万件,处分41.5万人。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启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大幕,也对全面深化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作出总体部署。全会明确提出:改革党的纪律检查体制,健全反腐败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和完善各级反腐败协调小组职能。

将改革的成果通过党内法规制度的形势固定下来,同时通过法规制度的保障推动改革不断推向前进,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纪律检查体制改革的重要特征。

5年来,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立案结案数量、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人数等,均呈现大幅增长态势。

2016年11月,一项“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拉开帷幕。改革坚持问题导向,着力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纪律与法律衔接不畅等问题,将整合反腐败资源力量,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

以中央巡视带动省级巡视、中央和国家机关巡视和市县巡察工作。

着眼长远 强化法规制度保障

7月20日,中央纪委通报2017年上半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纪律审查情况。通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处理49.2万人次。其中,第一种形态27.8万人次,占56.6%;第二种形态占33%;第三种形态占5.7%;第四种形态占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