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2vip.com满族:“落草”之俗 风俗习惯小常识_民风民俗_好文学网

东北满族古俗有婴儿睡扁头、拉平肩、正体形的习俗,裹缚适度有利婴儿体形健美,老太太一手托着孩子,将孩子生在草上,让孩子生在谷草上,老太太一手托着孩子

东北满族古俗有婴儿睡扁头、拉平肩、正体形的习俗。此俗有一定合理性。自清朝以来,已普遍为汉族所吸取。婴儿出生后不久,就让他枕着装好细粒谷物的枕头。同时整个身子睡在糠皮口袋上,避免炕热又便于沥尿。为了长大拉弓有力,将其两臂端平,裹以尿布,用三寸左右宽带缚在两臂肘处,再用一寸宽细带缚膝及小腿,以矫正体形。

每个民族在孩子降生后都有不同的习俗,千奇百怪,非常的有意思。特别是满族的婴儿诞生有自己独特的习俗。
满族称婴儿降生为“落草”。妇女临产时,将炕席卷起,放块石头压在席卷上,拿一些谷草铺垫在炕上,将孩子生在草上,故称“落草。这种习俗带有浓郁的狩猎民族古朴、粗犷的遗风。干草既可防湿,又可以御寒。
如果生个男孩,就在家大门边悬挂木制弓箭,俗称“公子箭”。这并非真的弓箭,而是用树枝煨成弓,用红布缠三支箭,预祝孩子长大成名以后成为一名精骑着射的勇士。如果生个女孩,则在大门右边挂一块红布条,象征吉祥。挂红布条逐渐演变为产房的标志。产房不许人闯入,因为生人会把奶水带走,谓之“采奶”。
孩子生下第三天,请一位儿女双全有威望的老太太给孩子洗浴。洗浴在大铜盆进行,内置槐树枝,艾蒿,热水等。老太太一手托着孩子,一手给孩子洗浴。边洗边唱:“洗洗头,做王侯;洗洗腰,一辈要比一辈高;洗脸蛋,做知县,洗腚沟,做知州’。后,老太太用一根大葱连打三下婴儿,边十丁边说:“一打聪明,二打伶俐,三打明明白白的”。打完后,孩子的父亲将葱扔到房上,亲友们一起贺喜。
孩子满月后,将悬于门上的”公子箭”和红布条收回栓在子孙绳上,放在西墙正中北侧的子孙袋里,旁边供奉着“佛托妈妈”,是保婴之神,满族人家每到春秋,要祭祀佛头妈妈以求赐福。祭祀之时,把子孙绳从神位前拉到院里柳枝上,家族里未字男女和抱孩子的妇女跑拜案前,众人叩首。萨满用柳枝蘸水向洒孩子头部,又让孩子在香碟前熏一下,意在驱邪,随后取下子孙绳上的五彩线,套在孩子的颈上。过三天把五彩线收回贮在子孙袋里。因五彩线称为“锁线”,此俗谓之“换锁”。
婴儿满月之后睡悠车,这是满族育婴的一个传统方法。悠车用薄木板制做,长2公尺,宽1.5公尺,两头呈圆形,有底,样式如船。用四根绳子系在房梁上,离地面有一定距离,将孩子放在悠车里。婴儿哭则乳之,不哭则摇之,十分轻便,母亲还可以干一些家务活。满族人家生第一个男孩,悠车由姥姥家赠送。
为了避免孩子翻动从悠车上掉下来,也考虑孩子长大后射箭胳膊平直,骑马腿的位置端正,便将孩子胳膊肘、腿膝盖、脚脖处用带子捆绑起来,孩子动弹不得只能仰卧。因此满族少年身体多健美,很少驼背弯腰。满族以扁平头为美,因此多以小米或高梁装枕头,枕在孩子头下,俗称“睡扁头”。

   
  满族有一个神奇的习俗,他们称婴儿降生为“落草”,后来“落草”之俗也被黑土地上的其它民族人民接受。

此俗甚古,《后汉书三韩传》中记载:儿生欲令扁,押之以石。《满洲源流考》批驳此说不合情理:夫儿初坠地,岂堪以石押头,其说甚悖于理。国朝旧俗,儿生数月,置卧具,令儿仰寝其中,久而脑骨自平,头形似匾,斯乃习而自然,无足为异。使婴儿仰卧,可使其后脑勺扁平美观,背部平板。母亲及时调整,两肩使平,两腿使直,利于拉弓射箭,裹缚适度有利婴儿体形健美。适度的睡扁头,不至形成窄鬓角、南北头,可使幼儿体形美观、周正。

     
早年的满族孕妇生产前,要把炕席卷起,在土炕上铺上谷草,让孩子生在谷草上,所以称婴儿降生为“落草”。这种习俗带有浓郁的狩猎民族古朴、粗犷的遗风。一个孩子的“落草”往往是全家的大事。妇女一旦怀孕,对孕妇有许多清规戒律,如:不准坐锅台、窗台、磨台;不准进产房;不准祭祀祖先和参加别人的婚礼;禁食兔肉,怕生孩子三瓣嘴;不要多吃盐和酱,惟恐孩子成“喉巴”。

这一习俗很快被汉族吸收,成为东北普遍的育儿习俗。但此法运用不当,则成为真正的扁头,也影响孩子头骨及脑髓的发展,所以要科学地运用。除仰卧外,也要适当让孩子侧身睡觉。同时不睡高枕,以防颈部脊柱前倾,还要适应光线,经常调换位置,以防斜视,方能保持健美。

     
如果生个男孩,就在家大门边悬挂木制弓箭,俗称“公子箭”。这并非真的弓箭,而是用树枝煨成弓,用红布缠三支箭,预祝孩子长大成名以后成为一名精骑着射的勇士。如果生个女孩,则在大门右边挂一块红布条,象征吉祥。挂红布条逐渐演变为产房的标志。产房不许人闯入,因为生人会把奶水带走,谓之“采奶”。

在旧社会多是老法接生,成活率低。七天风,八天扔,婴儿死亡率很高。母婴平安度过一个月很不容易,所以在满月时要隆重庆祝,俗谓办满月。一般生男孩办满月,生女孩不办或小办。汉族生男孩三天后还有给祖坟烧纸,感谢祖宗,祭祀山神、土地之举,可见重男轻女的积习之深。

     
孩子生下第三天,请一位儿女双全有威望的老太太给孩子洗浴。洗浴在大铜盆进行,内置槐树枝,艾蒿,热水等。老太太一手托着孩子,一手给孩子洗浴。边洗边唱:“洗洗头,做王侯;洗洗腰,一辈要比一辈高;洗脸蛋,做知县,洗腚沟,做知州”。最后,老太太用一根大葱连打三下婴儿,边十丁边说:“一打聪明,二打伶俐,三打明明白白的”。打完后,孩子的父亲将葱扔到房上,亲友们一起贺喜。

生男孩办满月时,姥姥家要送一挂摇车,车头上写上长命百岁字样,由舅舅挂于梁上。摇车是用筛板圈或用胶合板做围圈,下垫长于小儿的薄板,内外彩绘,以长皮条兜底悬于梁上,离地三四尺。用布带缚定小儿,使其不得动,哭则摇晃之,或悬响铃、彩纸吸引之。此为满蒙习俗,已普遍为东北汉族所接受,吉林亦不例外。孩子长大,别家孩子借车用时,悬车的带子不能借,怕带子去,孩子不好养活。蒙古族还常在摇车上挂绵羊腿骨或山羊蹄子,以示吉利。这是由古时游猎民族把摇篮挂在树权上,悬兽骨以避灾,防备雀鹰叼啄小儿的习俗发展而来的。

     
孩子满月后,将悬于门上的“公子箭”和红布条收回栓在子孙绳上,放在西墙正中北侧的子孙袋里,旁边供奉着“佛托妈妈”,是保婴之神,满族人家每到春秋,要祭祀佛头妈妈以求赐福。祭祀之时,把子孙绳从神位前拉到院里柳枝上,家族里未字男女和抱孩子的妇女跑拜案前,众人叩首。萨满用柳枝蘸水向洒孩子头部,又让孩子在香碟前熏一下,意在驱邪,随后取下子孙绳上的五彩线,套在孩子的颈上。过三天把五彩线收回贮在子孙袋里。因五彩线称为“锁线”,此俗谓之“换锁”。 

长春、吉林、德惠一带,婴儿满月,只有大户人家设宴招待宾客。一般小户人家只招待两家姻亲。姥姥家要送一百个豆包,正好装一斗,这叫满月吃个斗饽饽。有的还给一套衣服、一个长命锁。婴儿的姑妈也要给烙一百个烧饼送来,下车扔给狗一个。这叫姑给争个斗,活到九十九。一般亲友的贺仪都是送给小孩长命百岁锁、麒麟送子锁、小手镯、小脚镯、小孩衣被等礼物,含有锁住、拴住、包住之意,祝贺孩子健康成长。满月起名也常起贱名,如狗剩、石头、锁住之类,以求好养。

  

如以前生孩子留不住,这次临产时,就请本屯中多子女的妇女,守在产房,待孩子生下来请她从孩子身上迈过去,让孩子把她叫额莫,叫生母为婶,这样的孩子多起名叫留住、锁住一类的名字。

 
  满族生育还有“采生”和“开奶”之说。婴儿看到的第一个外人被称为“采生人”,意为采生人将对婴儿产生影响,有的还被认为干爹干妈。开奶,是请多子女的妇女给婴儿喂第一口奶,意谓消灾无病好养活。

 
  做满月,女客将两个馒头合在一起,拿着让产妇咬一口,谓之“满口”。从这天起,产妇要增加饮食,没有什么禁忌了。设宴招待客人,以长面条为主款待客人,意谓绵绵不断健康长寿。

 
  “抓周”。孩子周岁时已初懂人事,传说这一天可以测出孩子一生的情趣和志向,所以满族人多有“抓周”习俗。婴儿满周岁之日,其家人将纸笔、书册、弓箭、顶戴、乐器、烟酒、赌具等,放在炕上,让婴儿去抓。据说抓到什么,将来就要干什么。

  
 “挂悠车”。满族人生第一个孩子,满月时,姥姥家要给孩子蒸“河咧”(长蛇型的面驹驹),俗谓吃了可多生发。为了避免孩子翻动从悠车上掉下来,也考虑孩子长大后射箭胳膊平直,骑马腿的位置端正,便将孩子胳膊肘、腿膝盖、脚脖处用带子捆绑起来,孩子动弹不得只能仰卧。因此满族少年身体多健美,很少驼背弯腰。满族以扁平头为美,因此多以小米或高梁装枕头,枕在孩子头下,俗称“睡扁头”。
其舅父在这天要送给一个悠车,并亲手挂起来。悠车以经人用过的为佳,俗称“养活孩子吊起来”。亲友要送小衣服和小铃铛等玩具。如婴儿哭闹,要边推悠车,边哼“悠悠调”。如《月儿圆》悠悠调这样唱到:

    月儿圆,月儿大,月儿已在树上挂。

    小妞妞,别哭了,额娘领你找阿玛。

    船儿摇,别害怕,长大嫁给渔老大。

    鱼皮鞋,鱼皮袜,鱼裙鱼袄鱼马褂

    ……

 

文章来源:东北旅游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