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求官

杜甫的求官信是这样写的,杜甫的求官信写得简洁明晰,唐玄宗看了他的求官信和三大礼赋后,这篇求官信用现在的话来说大致如下,求官信,拜见了韩朝宗并递交了求官信《与韩荆州书》,26岁的李白离川求仕,求官信,并递交了求官信《与韩荆州书》

图片 4

杜甫平生有胸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政治抱负。出身于奉儒守官家庭的杜甫试图走科举之路,但几次参加科举考试均未及第。于是,他曾试图另辟蹊径,不断向权贵投诗,希望得到他们的推荐,却无济于事。

我们都知道李白和杜甫是盛唐时期最为伟大的两位诗人,后人分别称其为“诗仙”、“诗圣”。可是当时不比现在,诗写得好并不能当饭吃,作为读书的士子,能够步入仕途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在看完他们二人的“求官信”之后,你会发现他们对于求官究竟有多急迫和酸楚。

图片 1李白和杜甫

天宝十年,已在长安漂泊5年、靠买药都市,寄食友朋艰难度日的杜甫,终于抓住了一次直接向皇帝自荐的机会。这年正月初八、初九、初十,唐玄宗连续三天举行祀太清宫、祀太庙、祀南郊三大典礼。杜甫赶紧撰写了《朝献太清宫赋》、《朝享太庙赋》、《有事于南郊赋》三篇赋,合称三大礼赋,连同求官信一起进献唐玄宗。

当年26岁的李白正式离川求仕,他的抱负很大,是要救苍生、安社稷的,既坚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却又自恃清高,不愿意走平常的科举之路,而是打算选择一条捷径,那便是通过求仙访道的形式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从而引起朝廷的重视。后来他在江陵拜访了道士司马承祯,并写下《大鹏赋》,将自己比作是“激三千以崛起,向九万而迅征”的大鹏。接着又与道士元丹丘一起隐居在嵩山,随后又和孔巢父、韩准等人隐居在祖徐山的竹溪。

两位大诗人之所以求官,一则是都有政治抱负,二则也是为肚子计。假如他们生在今日,不需炒作,靠稿酬就可达到小康,靠名声就可进入仕途,也就无需再写求官信了。

杜甫的求官信是这样写的:先臣恕、预以来,承儒守官十一世,迨审言以文章显中宗时。臣赖绪业,自七岁属辞,且四十年。然衣不盖体,常寄食于人。窃恐转死沟壑,伏惟天子哀怜之。若令执先臣故事,拔泥涂之久辱,则臣之述作虽不足鼓吹六经,先鸣诸子,至沉郁顿挫,随时敏给,扬雄、枚皋可企及也。有臣如此,陛下其忍弃之。

图片 2

李白和杜甫是盛唐时期中国诗坛的双子星座,韩愈盛赞:“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赵翼评说:“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近日,细读李杜二人的“求官信”,始觉二人求官的急迫与酸楚,感叹中国文人对仕途的痴迷与艰辛。

杜甫的求官信写得简洁明晰,先把老祖宗搬出来说了说,接着介绍了自己当前的落魄处境,之后乞求皇帝赐给他一官半职。有臣如此,陛下其忍弃之。确实写得怪可怜和低声下气的了。唐玄宗看了他的求官信和三大礼赋后,觉得杜甫是个人才,安排杜甫待制集贤院,等候任用。在苦苦等待4年之后,杜甫终于在集贤院找到了实职。

可惜他所做的这一切并没能如他所愿,后来他觉得再这样耽搁下去不是个事儿,便“屈身”接触了裴长史、李长史之类的地方官员,结果钱倒是花了不少,可官却还是没能当成。到了公元734年,34岁的李白专门赶到襄阳,拜见了韩朝宗并递交了求官信《与韩荆州书》,据说凡是经他推荐、提拔的人,无一不是官运亨通。这篇求官信用现在的话来说大致如下:

开元十四年,26岁的李白离川求仕。李白抱负很大,要“济苍生”、“安社稷”,既坚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却又自视甚高,不愿走通常的科举考试之路,而选择了另一条“终南捷径”,即通过求仙访道的隐居生活,来扩大影响,引起朝廷重视,被召去做官。为此,李白在江陵拜访了着名道士司马承祯,并写了一篇《大鹏赋》,以“激三千以崛起,向九万而迅征”的大鹏自寓。他先隐居在安陆境内的寿山和白兆山桃花岩,接着与道士元丹丘一道隐居嵩山,之后又和孔巢父、韩准等人隐居祖徐山的竹溪。

我听说天下的士子聚在一起讨论:人生不用封为万户侯,只愿结识一下韩荆州。怎么能使人爱慕敬仰到如此程度!那还不是因为您有周公那样的作风,从而使海内的诸多豪杰都愿意归于您的门下。士人一经您的接待便声名大增,所以一些屈而未伸的贤士,都想在您这儿获得美名。希望您不要因为自己的富贵而怠慢了他们,不要因为他们的微贱而轻视了他们,那么如此一来,您众多的宾客中肯定会出现毛遂那样的奇才。假如我能有机会显露才干,我就是那样的人啊。

遗憾的是,李白求仙访道,并未引起朝廷重视,更没被召去做官。于是,急于“匡扶社稷”的李白觉得时间耽搁不起,便“屈身”接触裴长史李长史之类地方官吏,忙不迭地掏钱请客,结果钱花了不少,官却没做成。开元二十二年,34岁的李白专程赶到荆州治所襄阳城,拜见了据说凡经他推荐、提拔的人、无不官运亨通的韩荆州(即韩朝宗,时任荆州大都督府长史,兼判襄州刺史、山南东道采访处置使),并递交了求官信《与韩荆州书》,用白话文译如下:

这只是文章的开头,后面还有很多的内容,这里就不做过多的叙述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翻来查看。在这封信中,李白一开头就借用天下谈士的话,“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来赞美韩朝宗礼贤下士,识拔人才,紧接着大拍对方马屁,那叫一个肉麻。而后又颇有些自负地介绍自己的才能、气节和经历,尽情诉说着自己“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日试万言,倚马可待”、“平交王侯”。

我听说天下谈士聚在一起议论道:人生不用封为万户侯,只愿结识一下韩荆州。怎么使人敬仰爱慕,竟到如此程度!岂不是因为您有周公那样的作风,躬行吐哺握发之事,故而使海内的豪杰俊士都奔走而归于您的门下。士人一经您的接待延誉,便声名大增,所以屈而未伸的贤士,都想在您这儿获得美名,奠定声望。希望您不因自己富贵而对他们傲慢,不因他们微贱而轻视他们,那么您众多的宾客中便会出现毛遂那样的奇才。假使我能有机会显露才干,我就是那样的人啊。

也不知是李白的马屁拍得太过了,让对方消受不起,还是自夸的有些过分了,让对方看了不怎么爽,反正李白的这次求官没有任何的下文,可以说李白的热脸是贴到了韩朝宗的冷屁股上了。

我是陇西平民,流落于楚汉。15岁时爱好剑术,谒见了许多地方长官;30岁时文章成就,拜见了很多卿相显贵。虽然身长不满七尺,但志气雄壮,胜于万人。王公大人都赞许我有气慨,讲道义。这是我往日的心事行迹,怎敢不尽情向您表露呢?

图片 3

您的着作堪与神明相比,您的德行感动天地;文章与自然造化同功,学问穷极天道人事。希望您度量宽宏,和颜悦色,不因我长揖不拜而拒绝我。如若肯用盛宴来接待我,任凭我清谈高论,那请您再以日写万言试我,我将手不停挥,顷刻可就。如今天下人认为您是决定文章命运、衡量人物高下的权威,一经您的品评,便被认作美士,您何必舍不得阶前的区区一尺之地接待我,而使我不能扬眉吐气、激情洋溢、气慨凌云呢?

与李白一样,杜甫的政治抱负也是相当了得,不过与他不同的是,杜甫一开始走的是科举的路子,只是在几次科举均未及第的情况下,这才试图另辟蹊径,不断地向权贵投诗,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推荐,可最后也是无济于事。

从前王子师担任豫州刺史,未到任即征召荀慈明,到任后又征召孔文举;山涛作冀州刺史,选拔三十余人,有的成为侍中、尚书。这都是前代人所称美的。而您也荐举过一位严协律,进入中央为秘书郎;还有崔宗之、房习祖、黎昕、许莹等人,有的因才干名声被您知晓,有的因操行清白受您赏识。我每每看到他们怀恩感慨,忠义奋发,因此我感动激励,知道您对诸位贤士推心置腹,赤诚相见,故而我不归向他人,而愿意托身于您。如逢紧急艰难有用我之处,我当献身效命。

公元751年,已经在长安漂泊了5年,靠朋友艰难度日的杜甫,终于是抓住了一次直接向皇帝自荐的机会。这年的正月初八、九、十三天,唐玄宗接连举行了祀太清宫、祀太庙、祀南郊的三大典礼。杜甫赶紧就撰写了《朝献太清宫赋》《朝享太庙赋》《有事于南郊赋》三篇赋,合称“三大礼赋”,连同求官信一起进献唐玄宗。

一般人都不是尧、舜那样的圣人,谁能完美无缺?我的谋略策划,岂能自我夸耀?至于我的作品,已积累成为卷轴,却想要请您过目。只怕这些雕虫小技,不能受到大人的赏识。若蒙您垂青,愿意看看拙作,那便请给以纸墨,还有抄写的人手,然后我回去打扫静室,缮写呈上。希望青萍宝剑、结绿美玉,能在薛烛、卞和门下增添价值。愿您顾念身居下位的人,大开奖誉之门。请您加以考虑。

他的求官信是这样写的:自我的先辈以来,十一代人都遵奉儒学、在朝廷中担任官职。我的祖父杜审言以文章着称于中宗时期。我凭借着祖辈的遗训,从七岁就开始写诗文,到现在已经快四十年了,然而却一直是衣不遮体,经常寄食于他人。我私底下时常想,会不会哪一天就在流浪中抛尸荒野山谷了。我希望能够得到天子的怜爱,如果能让我从事先辈的事业,改变当前的处境,那么我的诗文,即使达不到诸子百家那样的水平,但是像扬雄、枚皋那样的水平还是能赶得上的。有这样的臣子,皇上难道忍心弃之不用吗?

在这封信中,李白开篇就借用天下谈士的话——“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来赞美韩朝宗礼贤下士,识拔人才,接着大拍对方马屁,且拍得几近肉麻。之后又颇有些自负地介绍自己的经历、才能和气节,尽情诉说着自己“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日试万言,倚马可待”,“平交王侯”。

图片 4

不知是李白的马屁拍得太过,让对方消受不起,还是自夸有些过份,让对方看了不怎么舒畅,反正这次李白求官没有任何下文,李白的热脸贴到了韩荆州的冷屁股上。

杜甫的这封求官信写得那叫一个简单明了,先是把老祖宗搬出来说事儿,接着说了自己当前的落魄处境,之后再请求皇帝赐给他一官半职。“有臣如此,陛下其忍弃之”,确实也说得怪可怜和低声下气的了。唐玄宗在看了他的“三大礼赋”以及求官信之后,觉得杜甫确实是个人才,便安排他待制集贤院,等候任用。虽说杜甫后来等了4年才被授予实职,但他毕竟是通过求官信进入了仕途。

与李白一样,杜甫也是胸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政治抱负,与李白不同的是,出身于“奉儒守官”家庭的杜甫试图走科举之路,但几次参加科举考试均未及第。于是,他曾试图另辟蹊径,不断向权贵投诗,希望得到他们的推荐,却无济于事。天宝十年,已在长安漂泊5年、靠“买药都市,寄食友朋”艰难度日的杜甫,终于抓住了一次直接向皇帝自荐的机会。这年正月初八、初九、初十,唐玄宗连续三天举行祀太清宫、祀太庙、祀南郊三大典礼。杜甫赶紧撰写了《朝献太清宫赋》《朝享太庙赋》《有事于南郊赋》三篇赋,合称“三大礼赋”,连同求官信一起进献唐玄宗。杜甫的求官信是这样写的:自先辈杜恕、杜预以来,十一代人都遵奉儒教、在政府中担任官职。我的祖父杜审言以文章着称于中宗时期。我凭借着祖辈的遗业,从七岁开始写诗文,已经近四十年了。然而一直是衣不遮体,经常寄食于他人。我私下里常想,说不定哪天就会在流浪中抛尸荒野山谷。希望能够得到天子的同情和怜爱。如果能让我从事先辈的事业,改变当前的处境,那么我的诗文,即使不能充分地宣扬六经,达到诸子百家那样的水平,但是像扬雄、枚皋那样的水平还是能赶得上的。有这样的臣子,皇上忍心弃之不用吗?

杜甫以几近哀求的语气求官而成功,李白以自负的口气求官而失败。由此可见,文人想要求官,还就得是要先低下头颅,低声下气地乞求。

杜甫的求官信写得简洁明晰,先把老祖宗搬出来说了说,接着介绍了自己当前的落魄处境,之后乞求皇帝赐给他一官半职。“有臣如此,陛下其忍弃之”。确实写得怪可怜和低声下气的了。唐玄宗看了他的求官信和“三大礼赋”后,觉得杜甫是个人才,便安排杜甫待制集贤院,等候任用。虽然杜甫等了4年才被授予实职,但他毕竟通过求官信入仕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