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集团侵华日军小队集体携枪投奔新四军 不幸失败遭枪决

佐乡渥洋子在上海日军医院中听到日军在南京的暴行,佐乡渥洋子和丈夫来到上海,佐乡渥洋子生于东京,驻南京日军部队中士兵反战、厌战情绪日益弥漫,18名日军士兵集体出逃,日军驻南京第3067部队菊地支队发生了一起

当年残暴的日军将江苏南京一带变成人间地狱,犯下了滔天罪行。不过,在南京及其附近地区,个别日本军人在大屠杀之后,在良知的感召下,以各种方式进行过反战。

日本侵华战争后期,大批日军官兵和日本侨民越来越看清了这场战争的侵略本质及其必将失败的趋势,他们对日本高层进行公开的抗争。一些人在日军中勇敢地开展了各种形式的反战活动;另一些人则选择了逃离日军部队,投奔中国军民。

女军医医治中国军民

澳门永利集团,1944年8月上旬,日军驻南京第3067部队菊地支队发生了一起“带枪出逃事件”,18名日军士兵集体出逃,投奔中国抗战部队,此事的发生,说明侵华日军的士气更加一蹶不振。

1947年7月南京北面的江浦城中,日本前女军医佐乡渥洋子在她行医的一座佛教寺庙内病逝。对于她的去世,当地很多老百姓非常伤心。

制订计划

佐乡渥洋子生于东京,1936年从东京医科大学毕业后,与一位日军陆军大佐结婚。“八一三事变”爆发后,佐乡渥洋子和丈夫来到上海,仅仅两个月,丈夫就战死了。

1944年初夏,随着日军在各个战场上连续失败,驻南京日军部队中士兵反战、厌战情绪日益弥漫,自杀、逃亡、反叛事件日益增多。

1937年年底,佐乡渥洋子在上海日军医院中听到日军在南京的暴行,非常震动。她认为,丈夫的死和中国人被屠杀,其实都是这场野蛮不义的战争带来的,她对中国人的同情也与日俱增。

一天,第3067部队菊地支队的福岛康雄、松井勇等7名士兵偷偷到一家酒馆喝酒,一直喝到涕泪满面,泣不成声。他们一面抒发思乡之情,一面发泄不满。由于怕被上司查知,福岛等人被关进日军的防疫隔离班接受整肃纪律、净化思想的惩处。在这里,福岛等人意外地遇见一位曾被新四军俘虏后又被释放回来的日军士兵。这名士兵告诉福岛等人,他亲眼看到新四军优待日军战俘,不打不骂,尊重人格,不搜财物,生活上还给予照顾;对战死的日军尸体都给予掩埋立碑,以方便以后查找。他还说,有许多被俘日军士兵自愿加入了新四军,与中国军民一道,反抗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发动的不义之战。福岛康雄等人听后受到极大的震动,他们感到日本当局的“圣战”宣传都是欺人之谈,并由此萌生了秘密组织出逃投奔中国新四军的愿望。

1939年5月,佐乡渥洋子被调到驻防南京长江北岸的江浦县城的日军部队中,任随军军医。此后几年,她不顾禁令,秘密为中国百姓治病,甚至把被严格控制、当时十分稀缺的青霉素等药品赠送给中国人。有老百姓问她:“你丈夫死在中国,你不恨中国人吗?”

从防疫隔离班回到菊地支队后,福岛等人在日军士兵中开始了紧张的秘密串联活动,把一些志同道合的人组织起来。他们共串联了18名日军士兵,还成立了一个秘密组织,先后秘密举行了5次会议,商讨研究了详细的出逃计划。他们决定:出逃日期为1944年8月5日21时30分,在炮楼集合。

佐乡渥洋子回答道:“我丈夫是死在东条英机手里的,我不怨中国人,只恨东条英机,是他害得我家破人亡。”

投奔新四军

1945年5月,为了救助国民党的16名受伤军人,她不顾危险,出入封锁区最终医治好了中国伤员。

到了8月5日晚22时,福岛康雄、松井勇二人悄悄来到兵器仓库,由福岛在外警戒,松井打开仓库门,取出手枪3支、步枪子弹300发、夜光石1管;然后,福岛康雄又来到内务班,乘该班士兵熟睡之际,偷出1支三八式马骑枪、1支手枪和金票47万元;接着,他又到政查队士兵宿舍偷出1支三八式步枪。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佐乡渥洋子决定不回国,而是继续留在南京帮助中国人。

按照原计划,出逃人员应于5日晚21时30分在炮楼集合;但因各种原因,推迟到23时,只来了6个人,他们是福岛康雄、松井勇、土手繁正、高田庄七、籍原政吉、吉冈一郎。23时30分,这6名日军士兵翻过兵营的围墙开始出逃。他们排成整齐的1队,行走在夜深的南京大街上,俨然是1支深夜执勤的巡逻队。在经过中华门日军哨口时,他们称是日军金陵部队,有军事机密要事出城。日军哨兵就放他们出了南京城。出城后,6人向城东南方向句容县境内的茅山地区行进,因为他们知道那里是新四军的游击区。

她给一位日本军官写信说:“我和中国人结下了难舍难分的友谊。他们善良朴实、不屈不挠的品质深深感染了我。我们欠下了中国人民一笔无法偿还的血债,希望我们的国家永远铭记这血的代价。”

不幸失败

18名士兵集体叛逃

在这6名日军士兵出逃的第3天,即8月7日,菊地支队终于发现了福岛康雄等6名士兵失踪,并发现枪支弹药丢失,感到事态严重,立即向总司令部报告。

1945年1月,苏北新四军第3师黄克诚部直属特务团在一次伏击战中,成功缴获了日军的许多文件。其中一份军事文件是日军军事法庭对18名日军士兵的判决书。原来,在南京日军部队中曾发生了一起重大反战逃亡事件。

日军总部命令立即追捕。日军各部队立即组织搜索队与清山队,在南京城内外进行大规模的搜捕。8月8日上午10时许,日军第1063部队的清山队在句容县境山区一户农家房子里,发现了6名出逃日军士兵正在休息做饭,立即将他们包围逮捕,送回南京。

1944年初夏的一天,日军第3067部队菊地支队的士兵福岛康雄等7名士兵偷偷到一家酒馆饮酒。他们感觉战争无望,加之想家,唱歌时竟泪流满面。上司得知后,立即把他们关进“防疫隔离班”净化思想。

多名日军士兵武装出逃、投奔中国抗日部队的事件极大地震动了驻南京的日军当局。他们既恐慌又暴怒,迅速对这些反叛的士兵进行了严厉的惩处:福岛康雄等6名出逃士兵于8月10日被枪决;其余12名曾参加制订出逃计划但未能参与出逃行动的士兵,被判处5年徒刑。日“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下令将对这18名日军士兵的判决书印发给日军各部队指挥官,以弹压士兵的反叛行动,加强对部队的控制,同时严令封锁此事外传,以防止南京等日占区人心浮动。

在隔离班,他们见到了一位被新四军释放回来的士兵。这个人说新四军优待日军战俘,对战死的日军尸体都掩埋立碑。福岛康雄等人受到极大的震动,决心叛逃。

但纸里包不住火。1945年1月,苏北新四军第2师黄克诚部直属特务团在响公路伏击战中,缴获了日军的许多文件,其中就有日军军事法庭对18名日军士兵的判决书。

两个多月内,他们串联了18名士兵,秘密举行5次会议,最后制定了详细的出逃计划。1944年8月5日上午,两名士兵外出购买了中国地图、手电筒、药品等物。

晚上10点,另外两人悄悄来到兵器仓库,偷出3支手枪、300发子弹、1个夜光石。接着,福岛康雄来到内务班,偷出两支三八式手枪和47万元金票。按照原计划,大家应于晚11点集合,但有一个人没有来。半小时后,他们不敢再等,就大摇大摆排成整齐的小队,诡称是日军金陵部队有军事机密需要出城。他们在骗过哨兵后,直奔南京东南方向新四军的游击区而去。

第二天,日本部队发现了这起叛逃事件,随即对日军各部队及其在南京所有交通要道上的哨卡与外围据点进行稽查,还组织搜索队与清山队,在南京城内外进行大规模的搜捕。8月8日上午10点左右,这6名士兵被捕获。

两天后日军将这6人枪决,并把其他12人判刑。此事传开后,立即在日军驻南京部队中引起震动。

日本上等兵加入中国共产党战死沙场

日本人加入新四军的事情是真实的,当时还有一些日本人加入了新四军、八路军,组成了反战同盟,进行对日宣传战,有的还上战场参战。在南京以北的江苏中部一带,就活跃着一个反战同盟,日军上等兵松野觉是其中很有名的一个。

松野觉是日本广岛人,1940年入伍后为丸山旅团平间大队押川中队上等兵。1941年12月8日,在苏中双灰山一带,他所在部队遭到新四军一师三旅八团袭击,松野觉扶着受了重伤的羽田队长躲进附近村庄的一间牛棚里。没想到被人发现,他就背着队长朝外冲,但最终被中国士兵摁住。松野觉一直想逃跑、自杀,战士只好把他绑在门板上抬回了后方。

渐渐地,松野觉发现新四军并不是自己长官说的那样,是文盲和野蛮的土匪。他看到他们好多人身上都挂着自来水笔,有的干部还在日本留过学,对日本的历史也很熟悉。对于俘虏,新四军不但不虐待,反而发给他们津贴。

松野觉在彻底反思自己的军旅生活后,决定加入新四军。1942年秋,日本人反战同盟成立苏中支部,松野觉当选为支部宣传委员,不久他又和7个日本同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此后,松野觉散发传单,对碉堡内的日军喊话,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本质,号召日军摆脱武士道精神。经过他的努力,苏中新四军部队中的日本同志越来越多,形成了一支重要的对敌斗争力量。

1944年3月,在苏中车桥战斗中,经过松野觉的努力,日军中尉以下共有24人投降新四军。但也是在这场战斗中,身患疾病但强烈要求参战的松野觉英勇战死。当时黄沙漫天飞,枪炮声响成一片,他手持喇叭筒对着碉堡中的日军士兵一遍一遍地喊话,但顽固的日本士兵以密集的子弹回应。眼见一个个新四军战士倒在血泊中,松野觉怒从心中起,夺过一支枪,3枪击毙了两名日军,但他自己也头部中弹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