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苏斯之战战前布局是怎样的?又是在什么背景下发生的

亚力山大率领47000马其顿军队渡过赫拉斯滂海峡,波斯军队在装备和配置上与马其顿军队已经没有太大差别,正当亚力山大向叙利亚山口进军时

图片 4

蒙农根据实际情况,向上级提出避实击虚的策略:诱敌深入,避免和马其顿主力对决,只派出小股兵力袭扰,同时实施焦土政策,断绝敌方补给,让顿远征军深陷波斯骑兵的游击战泥潭;自己再亲率希腊雇佣军主力在强大的波斯海军护送下,从海路入侵希腊,联合斯巴达进攻马其顿。这个战略非常好,加入能够顺利实施,亚力山大就没那么幸运了。让人惋惜的是,波斯各省总督根本不接受蒙农的策略:首先嫉妒蒙农得到波斯王信任,其次他们认为自己的波斯勇士完全能够对付马其顿远征军。此次阻击战,蒙农只带来五千希腊雇佣军,就是不想在一场战役中拿自己的老本作赌注。

亚力山大三战定波斯

图片 1

煮酒历史网网友发表于3796天 1小时 11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无

 特别感谢 煮酒历史网网友 的友情投稿

亚力山大率领的四万马其顿军队终于在格拉尼克河遇到了严阵以待的波斯大军。波斯人在河对面沿岸排列波斯骑兵,阵线长达两公里。马其顿军队如果进攻,必须渡过水流湍急的格拉尼克河,爬上陡峭
的河岸仰攻,而波斯骑兵可以居高临下倾泻箭雨,也可以冲下来攻击半渡的马其顿部队,地形可谓相当有利。马其顿老将帕米尼奥向亚力山大
建议暂缓攻击。但亚力山大执意马上进攻,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波斯阵形的弱点。
战役打
响了,亚力山大亲率一千六百名近卫骑兵冲进河里。亚力山大身披金色铠甲,头盔上白色的羽冠高高耸立,策马冲在最前面。当他们冒着波斯人的箭雨,艰难爬上河
东岸时,波斯人已经认出了亚力山大。立刻有多个波斯贵族冲上来和他搏斗。混战中亚力山大的长矛折断,不得不用短剑格斗,这时一个叫罗萨斯
波斯贵族冲到亚力山大背后,用战斧劈中他的头盔。波斯人的战斧削掉了亚力山大的羽冠,将头盔砍裂,强烈的振荡使亚力山大几乎晕眩过去。
罗萨斯见一击得手,欣喜若狂,再一次高举战斧准备结果了亚力山大,成就无上的战功
1
历史背景马其顿是希腊半岛东北部的一个王国。自从公元前七世纪建国以后,三百多年间马其顿王国在希腊诸国中一直默默无闻。公元前359年菲力普二世继位以后,对马其顿军队进行了一场革命性
的改造。依*这支强大的武装力量,菲力普于公元前338年在切罗尼埃战役击败以雅典为首的希腊联盟,一举确立了马其顿在希腊的霸主
地位。菲力普的军事改革是他一生最大的成就。他缔造的这支铁军,加上亚力山大的指挥艺术,日后将横扫欧亚,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帝国。这里我们有必要讨论一下马其顿军队和其他希腊军队的不同。这个时候除了斯巴达以外,其他希腊国家的军队都是民兵性质,当兵是公民义务,和平时期希腊人
各务其业,闲时在一起操练,战时自备武器盔甲上阵杀敌。这种组织形式好处在于军队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国家负担轻,而且军民一体,保家卫国士气高昂。但是
由于武器盔甲造价不斐,只有相当富裕的人才有能力置办,这样一个国家的兵源就受到限制。另外军队的业余性质也阻碍了复杂战术的发展和演练。相比之下,马其
顿军队是由职业军人组成的常备军,装备由国家提供,军饷由国家发放,这样就保证了充足的兵源,和军事训练的质量。菲力普建立了非常严格的操练制度,并且在
此基础上发展出一系列战术。马其顿步兵战术在希腊传统的密集阵基础上有许多改进。马其顿步兵分为方阵步兵和游击步兵两种。方
阵步兵身披重甲,主要武器是一支长达六米的长矛,必须用双手握持,所以马其顿密集阵取消了盾牌。游击步兵则由装备圆盾、短剑的轻装步兵,和弓箭手、标枪手
混编而成。他们没有阵形限制,进退快捷,专等骑兵和方阵步兵打开局面以后冲上去扩大战果。游击步兵的编制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马其顿方阵采用一种斜线战术,兵力配置上削弱一侧而加强另一侧,这样方阵前沿变为直角三角形。传统希腊密集阵平推前进,与敌接阵以后往往变成一场混战。而马其顿斜线方阵
进攻的时候可以在一侧集中兵力突破敌阵,然后方阵以突破点为轴心做九十度旋转包抄敌人。这种斜线战术被后世的军事家们争相引用,罗伯特-李将军在葛底斯堡
战役中就尝试过用斜线战术突击北军阵线。马其顿军队的另一个特点是对骑兵的重视。马其顿盛产良马,为菲力普创建一支精锐的骑兵部队创造了条件。马其顿骑兵主力是身披重甲的近卫骑兵
,他们装备一面圆盾和一支长约四米的矛,另外有一柄短剑作为辅助兵器。我们不妨把近卫骑兵看成是马背上的希腊密集阵,骑兵们通常以密集队
形冲锋,以长矛突刺杀伤敌人。近卫骑兵训练非常严格,能够按照指令组成多种阵形冲锋,但最常见的是楔形。其他希腊国家一般把重装步兵作为突击部队,而近卫
骑兵是马其顿首要的突击部队。亚力山大惯于的战术是把重装步兵的密集阵作为砧板,高度机动的近卫骑兵作为砍刀,步骑协同攻击,而敌人往往如同刀俎下的鱼肉
一样任其宰割。
菲力普组建的马其顿军队大约有五万之众,包括六千骑兵和四万五千步兵。供养这样一支职业军队耗费巨大,希腊小国马其顿根本负担不起,于是菲力普采取以
战养兵的策略,不断发动战争进行掠夺。希腊各国很快屈服于马其顿的军威之下,订立和约承认其霸主的地位。和平大概是马其顿最大的敌人,因为和平断绝了马其
顿军队主要的军费来源。亚力山大征波斯前夕,负债已经高达七百八十万德拉克马,他率领四万大军渡过赫勒斯滂海峡进入小亚细亚的时候,带
的钱只够发两个星期的军饷。虽然亚力山大征波斯有各种各样冠冕堂皇的理由,但归根结底大概还是为了给这支军队另谋生路。
此时距希波战争已经有一百五十多年。希波战争的惨败促使波斯人反思自己军队的弱点,于是出现了一系列军事改革的尝试。改革的重点在于引进希腊重装步
兵和密集阵的概念,比较着名的是公元前372年波斯将军达塔姆创建的重装步兵部队Kardaka,就是模仿希腊建制。这种改革都没有成
功,因为波斯文化仍然很看重单打独斗的骁勇,非常排斥希腊密集阵强调整体、压抑个性的理念。最后的妥协办法就是大量使用希腊雇佣军来提高波斯步兵的战斗
力。到亚力山大征伐波斯的时候,希腊雇佣军已经成为波斯步兵序列中最善战的部队,而波斯人则专注于加强骑兵的力量。这个时候的波斯骑兵和一百多年以前相比有了一些变化。骑兵和战马都开始被甲,武器仍然是以弓箭为主,每人装备羽箭120支,另外加上标枪两支。波斯骑
兵以密集队形冲击敌阵,来到近前时投掷标枪,以求在敌人阵线上打开缺口,然后冲入敌阵用长刀搏斗。浑身披甲、使用长矛的重装骑兵在高加麦拉战役时也开始出
现,但是已经于事无补。在亚力山大克服波斯的三大战役中,波斯军队在装备和配置上与马其顿军队已经没有太大差别,败亡的原因还是在于战术的运用和主帅的指
挥艺术上远远不及亚力山大。一代天骄传说亚力山大出生的那一天,希腊依斐斯的黛安娜神庙被一场大火烧毁。后来史学家评论道:”黛安娜正忙着迎接亚力山大来到世间,那里顾得上自己的神庙!”亚力山大可以说是历史上所有天之骄子的典范。在追求外表美的希腊人当中,亚力山大是卓而不群的人物,加上他天姿聪颖,很得菲力普的喜爱,特地为他请来
亚里士多德这样的哲学家做老师。亚力山大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当父王不在的时候,亚力山大经常以王子身份接待波斯使者。同波斯使者交谈时,亚力山大表现出
超越年龄的成熟。他对波斯王美轮美奂的宫殿,
闻名世界的空中花园,以及如花似玉的妃嫔丝毫不感兴趣,而是专门询问波斯帝国通往小亚细亚的主要道路,几个战略要地之间的距离,波斯王指挥过的战役,以及
他管理国家的方式等等。亚力山大显然让波斯使者们印象深刻,他们对菲力普说:”我们的王子也许富甲天下,贵国王子的智慧却是举世无双。”
亚力山大少年时代最着名的逸事当属驯服烈马”布西法尔”。布西法尔是特萨利进贡的一匹战马,性情非常暴
烈,无人能够制服得了。菲力普正打算将它送回去,亚力山大自告奋勇要求驯马。他先轻揽马缰,用手梳理它的鬃毛,低声呼唤它的名字;
等到布西法尔情绪稳定下来以后,亚力山大跳上马背,先放松缰绳由它信步漫游;看到布西法尔的烦躁完全消散,兴致逐渐高涨时,亚力山大策马疾行,并大声呼呵
催促它加速,这样飞奔数圈才停下来。旁观的文武群臣欢声雷动,菲力普高兴地流下了眼泪,他拥抱亚力山大,说道:”孩子,去开辟你的广阔天地吧,马其顿实在
是埋没你了。”公元前336年,菲力普遇刺身亡,年仅二十岁的亚力山大即位马其顿国王。希腊各国以为他年幼可欺,纷纷反叛,以雅典为首组成一个反马其顿联盟。亚力山
大得知后,立刻率大军强行军昼夜兼程赶到雅典城下。亚力山大来得实在太快,希腊各国还没有临战动员,无兵可用,只得签了城下之盟。亚力山大于是召开希腊各
国代表大会,共同商议征讨波斯的大计。会上亚力山大被推举为希腊联盟的大元帅,主持对波斯的战争。亚力山大征波斯的时机相当好。波斯帝国经过二百多年的强盛以后,已经是江河日下,宫廷里宦官专权,地方上各省总督拥兵自重,未战之前败象已现。这时波
斯宫廷出了一位臭名昭着的大宦官巴古阿,他杀掉了阿塔薛西斯三世,挑选柔顺的王子阿西斯立为波斯王,两年以后将其暗杀,另
立大流士三世为王。不久巴古阿又打算除掉大流士三世,事情败露后被杀。这一系列的内乱严重动摇了波斯王朝的统治基础,此时的波斯宛如一棵内部朽坏的大树,外表看起来虽然枝繁叶茂,但已经抵挡不住一场暴风雨的袭击。公元前334年,二十一岁的亚力山大领兵四万渡过赫勒斯滂海峡进入小亚细亚,这场暴风雨终于来临。

大流士布阵完毕,担任屏障的波斯骑兵迅速撤回本阵,亚力山大终于看到了波斯阵线的全貌。显然大流士和亚力山大英雄所见略同,兵力部署都是左弱右强,突击部队都放在右翼。马其顿密集阵面对波斯希腊雇佣军和卡尔达克步兵,处于一比三的兵力劣势,但波斯军队显然打算在这里取守势,他们在皮纳罗河北岸容易涉渡的地段埋置大量削尖的树桩,用于阻碍马其顿重装步兵的冲锋。这种缺乏信心的表现让马其顿步兵士气更加旺盛。马其顿密集阵的左侧是2千标枪手和弓箭手,以及600希腊重骑兵,他们面对波斯最精锐的部队

纳巴扎尼统帅的铁甲骑兵,实力对比非常悬殊。波斯左翼的2万卡尔达克重装步兵和1万弓箭手将接受马其顿近卫骑兵的考验,他们的任务是尽量抵挡和迟滞马其顿骑兵的突击。在马其顿阵线右侧山坡上还有数千波斯步兵,威胁着马其顿右翼阵线的侧后方。

亚力山大看到马其顿的左翼远端过于薄弱,立刻将右翼的1,800特萨利重骑兵调到左翼。这里亚力山大展现了高超的指挥艺术,他命令特萨利骑兵悄无声息地贴着马其顿密集阵的后面向左移动,大流士的视线被竖立如林的马其顿长矛遮挡,对这个调动毫无察觉。亚力山大并没有把特萨利骑兵部署在马其顿密集阵的左侧,而是让他们藏在方阵后面作为一支奇兵,接受帕米尼奥的指挥。这支奇兵在战役当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接下来亚力山大派出两个营的近卫骑兵600人,在2千游击步兵和1千标枪手的支持下向右侧山坡上的波斯步兵发起攻击,以消除他们对马其顿侧翼的威胁。经过短暂的战斗,波斯步兵被迫放弃缓坡上的阵地,远远退到山麓之上。亚力山大随后派遣300轻骑兵留在山坡上监视警戒,将其他部队撤回本阵。

当马其顿军队前进到波斯军队的弓箭射程之外时,亚力山大下令部队原地稍息。他照例策马驰过马其顿阵线检阅部队,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说鼓舞士气。与此同时,波斯军队的将领们也在阵前向他们各自的部队大声训话,进行战前动员,各种语言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在河谷中回荡。马其顿将士群情激昂,发出惊天动地的“战吼”,波斯阵营不甘示弱,也以海啸般的吼叫回应,而数千面波斯战鼓开始擂响,震耳欲聋。伊苏斯战役一触即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亚力山大亲率1600名近卫骑兵冲进河里,冒着波斯人的箭雨,艰难爬上河东岸。马其顿军队率先发动进攻。亚力山大先派将领阿铭塔率领1000名轻骑兵和近卫骑兵,在近卫步兵的支持下佯攻波斯左翼远端。这支前锋部队冒着波斯人的箭雨,渡河仰攻东侧河岸上居高临下的波斯骑兵,伤亡惨重,但决不后退,吸住了将近三分之一的波斯军队。亚力山大见波斯阵开始出现混乱,趁机攻击对方薄弱部分,造成波斯军全线崩溃。波斯军至少四千人战死,两千人被俘,据称马其顿仅战死350人。

图片 2

亚力山大将迎战波斯帝国最出色的军事家、希腊雇佣军统帅蒙农。蒙农也许是亚力山大在整个波斯帝国唯一的对手。早在两年前,马其顿老将帕米尼奥率军在赫拉斯滂海峡旁建立桥头堡时,蒙农就打败了年过七旬、身经百战的帕米尼奥,让马其顿军队退守罗迭坚城。格拉尼克斯战役波斯参战的军队包括两万骑兵,和五千希腊雇佣军。波斯联军的指挥权掌握在爱奥尼亚总督斯庇特里达提和赫拉斯滂总督阿西提手里。

后世史学家大多认为波斯军队的数量被过分夸大了。大流士的贴身卫队2千人应该没有水分;希腊雇佣军占据的阵线宽度不足一公里,按照24行的密集阵厚度计算,实际兵力应该不超过2万人。同样道理,左翼4万卡尔达克步兵和2万弓箭手实际兵力至少应该减半,即总共3万人。右翼波斯骑兵占据的战场宽度只有500米,无论如何容不下3万骑兵,后人估计参战的波斯骑兵最多不过一万人,其中至少一半是铁甲骑兵。这样估算波斯军队的一线兵力大约有7万人。

公元前334年春天,亚力山大率领47000马其顿军队渡过赫拉斯滂海峡,与驻扎在这里的马其顿老将帕米尼奥的部队汇合。马其顿侦查兵很快发现在赫拉斯滂海峡以东六十里的格拉尼科斯河有大批波斯骑兵,亚力山大随即率军向东前进,寻找波斯主力决战,在格拉尼科斯河遇到了严阵以待的波斯大军。

图片 3

波斯军队高层们,利用格拉尼克河这个天然屏障:在河对面沿岸排列着阵线长达三公里波斯骑兵。马其顿军队如果进攻,必须渡过水流湍急的格拉尼克河,爬上陡峭的河岸仰攻,而波斯骑兵可以居高临下倾泻箭雨,也可以冲下来攻击半渡的马其顿部队,地形可谓相当有利。帕米尼奥也劝亚力山大先等时机,但亚力山大执意立即进攻,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波斯阵形的弱点。原来波斯的骑兵是沿着河岸部署的,其机动性强的优势无从发挥,只能被动地抵挡马其顿的攻势,战斗力只相当于轻装步兵;而具备抗冲击能力的希腊雇佣军密集阵放在骑兵阵线后方,完全成为看客。

公元前333年8月底,亚力山大征服小亚细亚腹地以后,立刻南下进军波斯帝国在小亚细亚最后的据点西里西亚。波斯西里西亚总督阿萨姆继续诱敌深入,弃守金牛山脉上的险要山口,使得马其顿大军轻易进占首府塔苏斯。与此同时,波斯王大流士亲率数十万大军从巴比伦出发,于9月初到达阿曼山脉东侧的索克依严阵以待,打算利用这里的平原地形同亚力山大决战。

大流士的排兵布阵相当精明,唯一的败笔大概是将2千马迪亚弓箭手部署在波斯左翼重装步兵的前面。马迪亚人是来自伊朗高原西南部的游牧民族,以其优秀的弓箭手闻名波斯帝国。大流士这样布置大概是为了充分发挥马迪亚弓箭手快速准确的直射火力,以阻击马其顿骑兵的冲锋,但他显然高估了弓箭对马其顿重骑兵的杀伤力。轻装的马迪亚弓箭手根本不具备抗冲击能力,而他们身后的卡尔达克重装步兵排列成希腊风格的密集阵,并没有留下足够开阔的通道给弓箭手后撤。这个弱点将导致波斯左翼的崩溃。

图片 4

波斯行省西里西亚位于安纳托利亚半岛东南角,是小亚细亚进入两河平原的门户,这里有金牛山脉环绕西、北两面,东面是南北走向的阿曼山脉,山脉以东就是广袤的两河平原。阿曼山脉阻断了东西方向的交通,只有两个山口能够通行,一个是阿曼山口,位于山脉北部的伊苏斯河谷附近,另一个是叙利亚山口,在阿曼山口南面约100公里处。亚力山大到达西里西亚以后感染风寒卧床不起,修养了一个多月才复元。他派帕马尼奥率部南进,控制叙利亚山口,并打探波斯军队的动向。帕马尼奥军团在叙利亚山口西侧扎营,派出探马越过叙利亚山口向东侦查,很快发现驻扎在索克依的波斯大军。

亚力山大一向有料敌之先的能力,他接到帕马尼奥的探报,断定大流士将从南边的叙利亚山口通过。10月底,亚力山大将伤病员留在依苏斯的营地里,率领大部队向南行军60公里来到叙利亚山口,准备在这里利用地形阻击大流士的大军。正当亚力山大向叙利亚山口进军时,大流士却从索克依挥师北上,从阿曼山口顺利通过,占领了亚力山大留在伊苏斯的大营,俘虏了所有的伤兵员和物资,截断了亚力山大的后路。大流士将马其顿的伤病员全部剁去双手,放他们前去给亚力山大报信,然后从伊苏斯南进20公里,到皮纳罗河畔安营扎寨,严阵以待。伊苏斯战役就这样以亚力山大陷入绝境拉开序幕。

西方史学家考证,皮纳罗河就是今天的帕亚斯河。这条河发源于阿曼山脉,全长大约四公里,上游一公里多的河段在山谷中穿行;进入海岸平原最初的500米只能算是一条溪流;中游将近两公里的河段加宽到35米,河床上石头密布,河岸由于山洪冲刷而高耸陡峭,只有几处平缓地段可以涉渡;下游入海的500米河段比较平坦开阔。根据亚力山大的史官卡利斯蒂尼的记录,皮纳罗河谷平原的宽度不超过2.5公里,即使加上可以部署兵力的一段平缓山坡,整个战场的宽度不会超过三公里。古典史料记载,大流士乘坐黄金打造的华丽战车高居波斯阵线中央,从战场上的任何位置都能看到他魁梧的身影。大流士身边簇拥着2千骑兵禁卫军,前面排列3万希腊雇佣军,组成中央阵营。由于战场狭窄,希腊雇佣军密集方阵的纵深达到24行。左翼阵营由4万的卡尔达克步兵和2万弓箭手组成,弓箭手部署在步兵方阵的后面。大流士特别派遣2万步兵在皮纳罗河以南依山列阵,对马其顿军队的右翼形成包抄之势。波斯右翼有2万卡尔达克步兵压阵,而事先渡河担任屏障的3万波斯骑兵在部署完毕以后全部退到右翼,占据皮纳罗河的下游河段。波斯骑兵统帅是纳巴扎尼,他麾下的6千铁甲骑兵是大流士寄予厚望的突击部队。这样波斯军队在第一道防线总共部署15万人,在波斯阵线后面,还有数量不详的藩邦部队组成的第二道防线。

在大流士调兵遣将的同时,马其顿军队继续稳步前进,各个部队在行进当中按部就班进入指定的阵线位置。左翼阵营是帕米尼奥率领的马其顿密集阵共1万2千重装步兵,由6个团级方阵组成,指挥官分别是帕米尼奥之子尼卡诺、柏蒂卡、美利格、托勒密、和阿铭塔。密集阵最初是32行纵深,随着战场的变宽而不断向两翼展开,厚度先减为16行,再减为8行,以保持足够的正面宽度。密集阵前面是2千色雷斯标枪手和克里特弓箭手混编组成的散兵线,左边有600希腊联盟重骑兵保护侧翼。亚力山大照例亲率2千近卫骑兵组成右翼主力,左侧是3千近卫步兵衔接马其顿密集阵,右侧是1,800特萨利重骑兵和800马其顿轻骑兵,右翼远端是2千希腊联盟游击步兵和3千阿格里亚和色雷斯标枪手。亚力山大把希腊联盟重装步兵4千人作为预备队,大概是考虑到波斯军队里希腊雇佣军数量众多,害怕自己的希腊部队面对同胞不忍下手。此役马其顿参战部队总共3万2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