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史回忆 山城堡之战彻底让红军在陕北站稳脚跟

以红一方面军主力和红四方面军的3个军,红四方面军要以一个军进至靖远、中卫地段,严令国民党军对陕北红军进行军事,陕甘苏区的晋绥军撤回山西,红28军在红井子一带牵制国民党军左路第1师第1旅,红军第4、第31军在萌城、甜水堡以西地区击溃中路第1师第2旅,红四方面军第4、第31军在萌城、甜水堡以西地区击溃第1师第2旅,以红军第28军在红井子一带钳制国民党军第1师第1旅

图片 7

10月25日凌晨,红四方面军第30军由靖远附近四渡黄河成功,控制了河西一片土地。26日,红9军过河。接着,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也渡过了黄河。这时,国民党军胡宗南等部在飞机掩护下向红军阵地猛扑,已先后占领会宁、通渭、静宁等地,向打拉池进逼。朱德、张国焘根据中革军委的指示,决定将作战重点置于击破南面进攻之敌,红四方面军除已渡河部队外,其余各部停止过河。朱德、张国焘的作战部署,得到中共中央及中革军委的批准。为阻止南敌追击并加强对各部红军的统一指挥,中革军委于10月28日任命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兼政治委员,刘伯承为参谋长,准备组织海战役,重点打击蒋介石嫡系胡宗南部。

战史回忆 山城堡之战彻底让红军在陕北站稳脚跟。红军退到靖远后,已经无路可退了。靖远是中共中央制定西进战略的支撑点,是红军夺取宁夏,控制河西,打通国际交通线,把陕北、宁夏、新疆等地连成一片的中间地带。靖远一旦失守,红军就将落入被南北夹击的险恶境地。蒋介石也看到了靖远的军事重要性,命令胡宗南不惜一切代价攻下靖远。

图片 1

图片 2

10月20日,国民党军近20个师兵分四路沿兰州、陇西、秦安、固原的弧线,向红军展开全线进攻。22日,蒋介石亲赴西安督战。至23日,敌毛炳文、王均两路相继攻占红军控制的通渭、马营、华家岭、会宁等要地,胡宗南部进到静宁地区,向红军展开追击。红四方面军第4、第5、第31军等部英勇作战,顽强抗击,担任主要任务的第5军受到较大损失,副军长罗南辉壮烈牺牲。

在这种形势下,1936年9月,胡宗南奉命率领国民党第一军入甘“围剿”红军。第一军是国民党的五大主力之一,号称“天下第一军”,装备精良,人员充足。

10月底,红军第一方面军第1、第15军团和第81师,第二方面军第2、第6军团及第四方面军第4、第31军,开始由打拉池、海原地区逐次向东转移,寻机歼敌。至11月15日,各部分别移至豫旺堡、毛居井以东和环县以西以及萌城、甜水堡地区。此时,国民党军第37军正准备西渡黄河“追剿”红军河西部队;东北军第67军、骑兵军经红军劝阻,前进缓慢;第3军进占同心城后,也停止前进;唯第1军紧紧尾追红军,进至豫旺地区。中革军委命令红军主力,向山城堡迅速靠近,打击国民党军进攻。16日,红军各部向山城堡南北地区集结。17日,第1军分3路前进;其左路第1师第1旅由惠安堡东进;中路第1师第2旅向萌城、甜水堡推进;右路第78师由田家原向山城堡前进;第43、第97师为第2梯队进至豫旺县城及附近地区。当日,红军第4、第31军在萌城、甜水堡以西地区击溃中路第1师第2旅,毙伤其600余人,并击落飞机1架。19日,红军前敌总指挥彭德怀根据中革军委指示,作出集中优势兵力求歼孤立深入之右路第78师的部署:红一方面军第1军团,在山城堡以南待机;第15军团一部诱其东进,主力隐蔽于山城堡以东及东北山地,红四方面军第4军主力于山城堡东南地区,第31军干山城堡“北地区隐蔽待机;红28军在红井子一带牵制国民党军左路第1师第1旅;红二方面军第6军团和红一方面军第8l师、特务团、教导营在洪德城、环县以西地区迟滞第67军和骑兵军;以红二方面军主力集结于洪德城以北之术头堡地区策应各部作战。

敌情方面,蒋介石调集胡宗南为首的中央军辅以王以哲的东北军从宁夏南部一路追击红军,由于其兵力火力远远强于红军,同时由于张国焘违背中央集中兵力先打胡宗南的命令,私自调部队过河执行宁夏计划,导致河东红军节节后退,河东红军和西渡黄河的西路军被完全割裂。

海打战役计划,是红军为击破胡宗南部而部署的一场关键性战役。然而,张国焘却命令红4军撤至贺家集、兴仁堡,第31军撤至同心城、王家团庄,加之红5军已经于28日西渡黄河,致使进到古西安州、麻春堡、海原城北之龙池湾地区的红一、红二方面军等部队侧翼暴露,海打战役的计划未能实现。这对阻滞国民党军北上、重新恢复河东河西红军部队的联系,产生了严重的不利影响。

胡宗南入甘后,立即协同其他国民党军对红军展开了猛烈的攻势,迫使红军不得不从已经占领的会宁、静宁一线向北撤退。为进一步“围剿”红军,国民党军对北退的红军,采取了南北合击的作战方针:南线以胡宗南为首的大军由南向北采取攻势;北线以宁马军与邓宝珊部队组成河防大军,在黄河北岸进行防御。国民党军企图借此一举消灭红军。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主力在甘肃省环县山城堡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战役。

图片 3

山城堡战役于11月22日9时胜利结束,红军共歼国民党军第78师一个多旅。第78师在战报中说:此战“损失极重,混乱不堪”,“以现计约损失三分之二以上”。在此期间,胡宗南派向盐池方向进攻的另外几个师也被红28军击溃。胡宗南部遭受沉重打击后,被迫全线后撤至大水坑、萌城、甜水堡及其以西地区。

20日,胡宗南部继续向红军迫近,左路第一师第一旅当晚才进占红井子,第九十七师跟进至大水坑;中路第一师第二旅撤回豫旺县城休整,第四十三师接替中路,向保牛堡前进;右路第七十八师进占小台子、风台堡,其第二三二旅及另1个团进至山城堡地区,第二三四旅1个团进至曹家阳台。当日下午,第二三二旅由山城堡派出2个连,沿山城堡至洪德城大道向南侦察,在八里铺以南遭红一军团一部突然攻击,大部被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三是担负主要进攻任务的红一方面军指战员,勇猛战斗,发挥了重要作用。

决战的时刻已经到来。18日,毛泽东、朱德、张国焘、周恩来、彭德怀、贺龙、任弼时联名下达《关于粉碎蒋介石进攻的决战动员令》,号召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全体指战员“服从命令,英勇作战,克服任何的困难,并准备连续的战斗”,粉碎敌人的进攻,开展新局面,以此作为三个方面军会合于西北苏区的第一个赠献给胜利的全苏区人民的礼物。

彭德怀经过仔细分析比较,决定在山城堡伏击胡宗南部。

开国十大元帅中,资料显示有五位与山城堡战役结缘,他们是朱德、彭德怀、贺龙、聂荣臻、刘伯承。彭德怀时任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刘伯承任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聂荣臻时任红一方面军红一军团政治委员。其他两位元帅虽没有直接参与指挥,但参加了战役的讨论、谋划、组织和间接指挥,比如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调动就离不开贺龙与朱德;再比如,在庆祝胜利的大会上,朱德和贺龙都讲了话,并与其他领导人联名向中央和毛泽东发了报喜贺电。

二是三大主力红军团结战斗。在这次作战中,三个方面军的部队共同作战,能否做到团结一致共同对敌,是一个重要问题。在作战过程中,三个方面军的部队统一听从前敌总指挥彭德怀的命令,相互配合,协同作战,使战役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山城堡战役的胜利,是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协同作战所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也是长征的最后一仗。这一胜利,对击破蒋介石的进攻,稳定陕甘宁根据地的局面,发展革命力量,促进国内和平的实现,具有重要意义,是对奠基西北的一份厚礼。它标志着红军艰苦卓绝的两万五千里长征,最终以红军的彻底胜利、国民党军的彻底失败而胜利结束,为长征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19日晚,彭德怀下达了作战命令: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在山城堡以南的罗山沟至于家湾之间待机;第十五军团一部诱敌东进,主力隐蔽于山城堡以东及东北山地待机出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主力于山城堡东南地区待机出击;第三十一军于山城堡以北之田家庄附近地区隐蔽待机;红二十八军在红井子一带牵制国民党军左路第一师第一旅;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和红一方面军第八十一师、特务团、教导营在洪德城、环县以西地区迟滞国民党第六十七军和骑兵部队;以红二方面军主力为预备队,集结于洪德城以北之水头堡地区策应各部作战。

1936年11月15日,中革军委命令红军主力,向山城堡迅速靠近,打击国民党军进攻。20日,国民党军右路第78师进占小台子、风台堡,其第232旅及另1个团进至山城堡地区,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当即决定对山城堡之敌发起攻击。21日下午,红15军团和红1军团第2师向山城堡西北之哨马营攻击,断其退路。红1军团主力由南向北,第31军由北向南,第4军由东南而西北向山城堡进逼。当日黄昏,红1军团第1、第4师和红31军一部,乘敌向山城堡以北山地撤退之机,从南、东、北三面攻入山城堡,并乘胜追击,将其大部压缩于山城堡西北山谷中,战至22日9时,将敌第232旅又1个团大部歼灭。

四是当时东北军早已和红军达成互不侵犯的秘密协议,配合胡宗南进攻的王以哲所部即使在蒋系特务监视下仍秘密和红军发电报通报国军动向,使得胡宗南的部署被彭德怀了如指掌,而且王以哲部的进攻也以象征性为主,红军就可以以少量兵力阻滞东北军,而集中主力对付中央军。

中革军委根据敌我态势,于10月11日发布《十月份作战纲领》,对夺取宁夏的各项准备和各部任务作了具体部署。其要点如下:红一方面军主力应逐次转移到同心城地区休整,红28、红29军集中于定边、盐池,以一部逼近灵武,侦察宁夏情况。红二方面军进至静宁、隆德线以北地区休整,并威胁胡宗南部侧翼,迟滞其西进,尔后准备以主力或一部接替红一方面军在固原北部的防务;红四方面军要以一个军进至靖远、中卫地段,取得攻击中卫与定远营的渡河点,11月10日前完成渡河准备;主力在靖远、会宁地区筹粮、休整,迟滞敌人前进时间,尽可能在10月份前保持西兰大道于我手中。从11月中旬起,以红一方面军主力和红四方面军的3个军,进攻宁夏;以红四方面军的另两个军、红二方面军全部和陕甘宁独立师,组成向南防御部队,必要时抽一部参加进攻宁夏。

1936年11月17日,在彭德怀指挥下,红军第四、第三十一军在萌城、甜水堡以西地区痛击胡宗南部中路第一师第二旅,毙伤敌600余人,击落敌机1架,取得了对胡宗南部的第一次胜利。受挫后,胡宗南令其左路第一旅进至大水坑,中路第二旅暂在原地待援,右路第七十八师向萌城至山城堡大道之间的古城堡推进,迂回萌城侧后截击红军。

开国十位大将,现有资料表明有四位参加过山城堡战役,他们是徐海东、陈赓、黄克诚、肖劲光。前三位当时都是一线指挥员,肖劲光时任陕甘省委军事部部长兼红二十九军军长,也对此次战役做了大量工作。

一是有中央军委的正确决策。此次作战前,中央军委曾制定了宁夏战役计划,但随着形势的发展,已失去了执行这一作战计划的条件。于是,中央军委便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提出了一个新的作战计划。根据敌人决心”围剿”红军于陕甘宁地区,且敌人孤军冒进的情况,中央军委于11月14日和15日接连向红军总部和前敌总指挥部下达指示,要求红军主力在山城堡地区“集结全力,准备打第一仗”。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造成了横跨黄河两岸发展,接通苏联,雄峙西北的战略态势,对国民党在西北地区的统治造成严重的威胁。一心灭共的蒋介石感到十分震惊,他急令胡宗南、毛炳文、王均等部共十几个师的兵力向北大举进攻,企图乘红军立足未稳、正从会宁地区北移时,将红军歼灭于黄河以东的甘肃、宁夏边境地区,他把这个计划称为“通渭会战”。

胡宗南部紧紧咬住红军不放,红军再退就要将中共中央机关和红军总部暴露给敌人了,一场血战在所难免。此时,在保安的毛泽东、在南京的蒋介石都坐不住了。毕竟这一仗关系到红军的生死存亡。毛泽东不敢懈怠,一日数电彭德怀,讨论围歼胡宗南的计划;蒋介石更是对胡宗南寄予厚望,鼓动胡宗南一举而下保安。

图片 4

山城堡战役是红军前敌总指挥部面临复杂多变的敌情我情,被动部署的一次关键战役,对西安事变的发生和国共第一次内战的结束都有重大影响。

按照新的战略计划,红军主力于11月12日开始由同心城、王家团庄、李家堡之线东移。至15日,红一方面军主力移至豫旺堡以东山区;红二方面军移到环县及其西南地区;红四方面军第4、第31军移到豫旺县城以东的萌城、甜水堡地区。此时,国民党军毛炳文部正准备西渡黄河追击红军西路军;同红军有统战关系的东北军王以哲部前进缓慢;曾万钟第3军在进到同心城后停止前进;唯有胡宗南之第1军行动积极,孤军冒进,分三路向豫旺县城进攻。这就为红军歼击该敌提供了有利时机。

西北地区,尤其是陕北,地势险峻,战略地位极其重要。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也就是从这时开始,西北地区成了国共两党军事较量的主战场之一。其中,彭德怀与“西北王”胡宗南之间的较量,尤其令人瞩目。

图片 5

20日,国民党军第78师第232旅及另1个团进占山城堡地区,孤立突出,翼侧暴露。21日下午,红军发起进攻,红15军团和红1军团第2师向山城堡西北之哨马营方向进攻,断其退路,其他各部红军向山城堡进逼。是日黄昏,红1军团第1、第4师和红31军一部,乘第232旅变换阵地之机,从南、东、北3面向山城堡猛攻,激战至22日上午,全歼国民党军第78师1个多旅。与此同时,红28军在红井子附近击溃第
1师第1旅。第1军其他各部仓皇西撤。山城堡战役,迫使国民党军停止了对陕甘革命根据地的进攻,对国内和平的实现起了促进作用。山城堡战役的胜利,挫败了蒋介石的进攻计划,大振了红军的军威,巩固了陕甘宁抗日根据地,改变了红军的被动局面,对于增强红军内部团结,巩固与发展同东北军等部的统一战线,促进逼蒋抗日方针的实现,都具有重要意义。这次战役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其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10月30日7时,彭德怀根据中革军委的指示,下达了海打战役计划,规定红一方面军主力六个师集结于古西安州、麻春堡、陈家湾地区,红四方面军第31军集结于打拉池以东干盐池地域,以上两部为突击集团,准备从东西两面求歼胡宗南先头的一两个师。第4、第5军主力集中于郭城驿、靖远、打拉池之间占领地,钳制毛炳文、王均两敌,保障红军突击集团右翼安全;红二方面军主力转移到海原以北、西北地域,保障突击集团的左翼安全。

21日下午,彭德怀决定对进入山城堡伏击圈的胡宗南部发起攻击。红十五军团一部和红一军团第二师向山城堡西北的哨马营攻击,阻断胡部退路。同时,红一军团主力由南向北担任主攻;红十五军团主力由山城堡东北向西南进攻;红三十一军由北向南、红四军由东南而西北向山城堡进逼。黄昏,敌第二三二旅向曹家阳台转移。红一军团第一、第四师和红三十一军一部,乘敌第二三二旅向山城堡以北山地撤退之机,从南、东、北三面攻入山城堡,并乘胜追击,将其大部压缩于山城堡西北山谷中,战至22日9时,将敌第二三二旅又一个团大部歼灭。此时,红二十八军亦在红井子附近击溃胡宗南部左路第一师第一旅。胡宗南第一军其他各部,仓皇西撤。山城堡伏击战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此役歼敌一个旅又两个团,共计1.5万余人,基本上歼灭了胡宗南第一军的主力第七十八师,红军在扭转劣势的同时,大大震慑了“西北王”。

20日,国民党军左路第1师第1旅进占红井子,第97师跟进至大水坑;中路第1师第2旅撤回豫旺县城休整,第43师接替中路,向保牛堡前进;右路第78师进占小台子、风台堡,其第232旅及另1个团进至山城堡地区,并派出两个连沿山城堡至洪德城大道向南侦察,在八里铺以南遭红1军团一部突然攻击,大部被歼。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当即决定对山城堡之国民党军发起攻击。21日下午,红15军团和红1军团第2师向山城堡西北之哨马营攻击,断其退路。与此同时,红1军团主力由南向北,第31军由北向南,第4军由东南而西北向山城堡进逼。黄昏,红1军团第1、第4师和红31军一部,乘第232旅向山城堡以北山地撤退之机,从南、东、北三面攻入山城堡,并乘胜追击,将其大部压缩于山城堡西北山谷中,战至22日9时,将第232旅又1个团大部歼灭。同时,红28军在红井于附近击溃左路第1师第1旅。第1军其他各部,仓皇西撤。此役,给蒋介石嫡系胡宗南部以沉重打击,迫使国民党军停止了对陕甘苏区的进攻,对促进国内和平的实现起了积极作用。

图片 6

宁夏战役计划还未实施,西北战场的形势就对红军越来越不利。中革军委决定红军各部队采取逐次转移、诱敌深入,伺机打击胡宗南部的方针,在西兰大道以北、海线以南地区,坚壁清野,构筑防御阵地,准备在该地区与北进之敌进行决战。10月23日,朱德、张国焘率领红军总部到达打拉池,同先期赶到的彭德怀会晤。在共同商定作战计划后,命令红四方面军部队开始西渡黄河。

彭德怀后来在评价山城堡之战时说:“此役虽小,却成为促成西安事变的一个因素。

粗略统计,开国中将177位,三分之一参与了山城堡战役。张震、王近山是其代表。开国少将1360位,约200以上的人参加了山城堡战役,如魏红亮、邓克明等,另外还有1964年晋升少将的王茂全等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师。蒋介石不顾中国共产党一再提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继续坚持反共内战政策,调集国民党军第1、第3、第37军和东北军的第67军、骑兵军第5个军,从会宁至隆德一线,由南向北分4路向红军进攻,企图消灭红军于靖远、海原地区。为粉碎国民党军的进攻,争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根据中共中央委员会和毛泽东的指示,决定集中主要兵力给胡宗南第1军以歼灭性打击;以一部兵力钳制第3、第37军,并相机予以打击;对东北军第67军和骑兵军积极进行统一战线工作,迟缓其前进。

11月17日,胡宗南部分左、中、右三路向定边、盐池前进。当日,其中路第2旅在萌城以西地区被红4、红31军击溃,伤亡团长以下官兵六百余人。红军取得山城堡战役的第一个战斗胜利。胡宗南恼羞成怒,急令所部各路推进。11月18日,其右路第78师师长丁德隆发觉红军主力已向洪德城、环县方向转移,即令所部向山城堡方向追击。

1936年,中央红军为打开陕北局面,东渡黄河,进军山西,开始了东征。红军东征共计消灭敌人7个团,扩红8000多人,筹款30余万元,迫使“进剿”陕甘苏区的晋绥军撤回山西,巩固了陕甘苏区。这使得蒋介石大为惊恐。他不顾国内日益高涨的反对内战、一致抗日的呼声,调兵遣将,严令国民党军对陕北红军进行军事“围剿”。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在甘肃省会宁和静宁县将台堡会师后,北移至海原、靖远打拉池地区。这时,蒋介石不顾中国共产党一再提出的“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继续坚持反共的内战政策,井坐镇西安,调集国民党军第1、第3、第37军和东北军第67军、骑兵军等5千军,于下旬从会宁至隆德一线由南向北,分4路向红军进攻,企图消灭红军于靖远、海原地区。为粉碎国民党军的进攻,争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指示,决定集中主要兵力给国民党军第1军以歼灭性打击;“一部兵力牵制第3、第37军,并相机予以打击;对东北军第67军、骑兵军积极进行统一战线工作,以迟滞其前进。

图片 7

11月21日黄昏,国民党军第232旅向曹家阳台收缩。担负主攻任务的红1军团第1、第4师乘机发起进攻,攻入山城堡,并转入追击。其他红军部队也全面展开进攻,红1军团第2师和红15军团一部由山城堡南、北两侧向其西北的哨马营迂回攻击,切断敌人退路;红15军团主力由山城堡东北向西南实施进攻,红31军一部由山城堡以北向南实施进攻。在红军的猛烈进攻下,国民党军顿时溃散,除一部趁夜暗慌乱突围外,大部被红军包围压迫于山城堡西北山谷中。黑暗中,红军战士挥动着大刀,乘着满地白雪映出的光亮冲向敌群。敌人吓得钻进壕沟工事里,跑向山谷中。聂荣臻回忆说:“战斗从当天黄昏打起,一直打到第二天上午结束。先截断了敌人西逃的退路,然后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向敌人展开猛烈攻击。战斗开始,五团政委陈雄同志亲自带领一排人,一下子就冲入敌人阵地。他们用手榴弹将敌人的临时堡垒一个一个地炸毁,一连占领十个堡垒,随后又把敌人几处主要阵地都拿下来了,敌人就溃败下去了。部队一追就和敌人混战在一起。这时天已经很黑,伸手不见五指,也分不清敌我,枪也不能打,手榴弹也不能投,上去就摸帽子,摸着是国民党戴的那种帽子就拿手榴弹砸头。夜晚打乱了敌人的部署,白天的仗就比较好打了。经过一夜多的激烈战斗,将敌人78师232旅及234旅的两个团全部歼灭。”

山城堡之战后,全国要求停止内战的呼声迅速高涨。蒋介石坐卧不安,他把失败的责任推在与胡宗南第一军协同作战的东北军头上,对张学良严厉斥责。这使得处于观望状态的张学良加快了策划“兵谏”的步伐。不久,西安事变发生,内战结束,国共两党开始联手抗日。

开国五十七位上将,大约有三十位直接和间接参加了山城堡战役。杨得志、肖克、肖华、李天佑、杨勇、宋时轮、宋任穷、王震、韩先楚、邓华、陈再道、陈锡联、王宏坤等回忆录中都提到山城堡战役。

10月底,红军各部由打拉池、海原地区逐次向东转移。至11月15日,分别移至萌城、甜水堡、豫旺堡以东地区。此时,国民党军除第37军在黄河以西外,东北军前进比较迟缓,第3军进占同心城后停止前进,唯第1军紧紧尾追红军,进至豫旺地区。17日,第1军分3路前进:左路第1师第1旅由惠安堡东进,中路第1师第2旅向萌城、甜水堡推进,右路第78师由西田家原向山城堡前进。其第43、第97师位豫旺,为第2梯队。当日,红四方面军第4、第31军在萌城、甜水堡以西地区击溃第1师第2旅,毙伤其600余人,并击落飞机1架。18日,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决定集中优势兵力,在山城堡地区求歼孤军深入之第78师。19日,前敌总指挥彭德怀到山城堡部署作战,以红一方面军第1、第15军团和第4、第31军集结于山城堡南北地区隐蔽待机;以红军第28军在红井子一带钳制国民党军第1师第1旅;以红二方面军第6军团和红一方面军第81师在洪德城、环县以西迟滞东北军;以红二方面军主力集结于洪德城以北地区为预备队。

10月31日,蒋介石发布了对红军总攻击令。国民党军进至靖远、打拉池、中卫等地,打通了增援宁夏的通路,并隔断了红一、红二方面军等部与河西红四方面军主力的联系。根据情况的变化,11月8日,中共中央被迫决定放弃夺取宁夏的战略计划,同时提出了一个新的战略计划设想,其主要内容为:三个方面军主力11月份在关桥堡至金桥、灵武之间作战,求得在一两个战役下消灭敌之一部,争取休息与准备,以示红军欲渡黄河,引敌北进。12月上旬以后,红一方面军主力、红二方面军组成南路军,红四方面军第4、第31军组成北路军,分别经陇东进陕西,于适当时机再渡河入晋,寻求直接对日作战,或在晋、冀、鲁、豫、皖、鄂、陕、甘等省机动作战,扩大党的政治影响,扩大红军,争取同南京政府订立共同的抗日协定。计划还确定,由徐向前、陈昌浩指挥已过黄河的红30、红9、红5军组成西路军,在河西创立根据地,以直接打通苏联为任务,准备以一年完成之。据此,西路军挺进河西走廊,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孤军奋战,歼敌两万,策应了河东红军的行动,但由于敌我众寡悬殊,终于翌年3月失败,大部分红军指战员悲壮地牺牲。

山城堡战役的胜利,挫败了蒋介石的进攻计划,大振了红军的军威,巩固了陕甘宁根据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20日,胡宗南部左路第1旅进占红井子,第97师跟进到大水坑;中路第43师向保牛堡前进;右路第78师进占山城堡、小台子、风台堡等地,并派出三个连沿山城堡至洪德城大道向南侦察,遭红军伏击后,残余逃回山城堡。第78师师长丁德隆感到情况不妙,连忙下令在山城堡周围山地修筑工事。

胡宗南率领国民党第一军入甘,无疑使“围剿”陕甘苏区的国民党军更加有恃无恐,在红军高层内部产生了不小的震动。大家深知,若不能阻挡住胡宗南部等国民党军的攻势,红军在西北战场将会陷入困境。为此,彭德怀毅然请战。为了统一战场上的指挥权,毛泽东代表中革军委委任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兼政委,要求红军三大方面军“绝对服从前敌总指挥彭德怀之命令”。

我情方面,三个方面军的红军主力首次在前敌总指挥部彭德怀和任弼时指挥下联合作战,但红四方面军又受到张国焘的极大影响,所以彭德怀的指挥最初并不顺利,彭德怀制订的海打战役计划,由于红四方面军在张国焘的干扰下未能执行,打乱了彭德怀几次作战计划。加上外线作战条件不理想,后勤保障难度大,当地又极度缺水缺粮,所以最后一退再退,退到陕甘宁苏区边缘的山城堡,不得不进行最后的反击。

中革军委根据敌情和红军前敌总指挥部的建议,于11月14日和15日接连下达指示,指出:“敌既继续向我进攻,目前中心是打破敌之进攻,然后才能开展局面,才有利于统一战线。否则敌以我为可欺,不但局面不能开展,与南京之统一战线也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军主力“应即在豫旺县城以东,向山城堡迅速靠近,集结全力,准备打第一仗”。中央军委还规定,各兵团首长须绝对服从前敌总指挥彭德怀之命令。据此,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决定发起山城堡战役,狠狠打击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已经到达前方的周恩来与朱德、彭德怀等共同指挥了这次战役。

胡宗南是蒋介石手下最着名的将军之一,系黄埔一期毕业生。周恩来曾评价说:“胡宗南是蒋介石手下最有才干的指挥官,比陈诚出色。”由于胡宗南骁勇善战,老谋深算,善于收买人心,加之深得蒋介石的宠爱,很快在西北站稳了脚跟,成为威震大西北的一代枭雄。

中共中央决定,在三大主力红军会合后,为团结对敌、统一作战指挥起见,由朱德、张国焘分别以总司令、总政委名义,根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命令,组织指挥3个方面军的前线作战事宜。

山城堡战役,彭德怀伏击“西北王”

彭德怀于11月19日亲赴陕甘两省交界甘肃环县境内的山城堡勘察战场。这里沟壑纵横,川塬相交,地形复杂,便于红军设伏。山城堡住户很少,却有一股毛孔大的泉水,在干旱地区难得一见。彭德怀预计胡宗南部为得到饮水,非到此地不可,随即确定在此迎击敌军。当日,参战各部迅速到达指定地点,就地构筑工事,隐蔽待机;群众坚壁清野,封锁消息。

肩负重担的彭德怀在靖远制定了围歼胡宗南的计划。他在靖远布下了口袋,欲借胡宗南的轻敌情绪,诱其深入,“断其数指”。然而胡宗南狡猾成性,并没有轻易冒进,而是与其他国民党军多路齐头并进。其中,一路攻下靖远。彭德怀第一次围歼胡宗南的计划就这样落空了。

山城堡位于陇东环县至宁夏吴忠的交通线上,附近有甜水堡、惠安堡等要塞,地形复杂,沟壑纵横,便于大部队伏击。更重要的是,这里是一处绝佳的水源补给地,胡宗南部要解决水源,就一定要占领山城堡。

靖远被占领,红军只好一路向东,且战且退。胡宗南由于没能率先占领靖远,遭到了蒋介石的斥责。因而,在以后的战斗中,显得相当积极。待其攻下同心城后,便产生错觉,认为红军已经“不堪一击”了。于是,他率第一军追击在最前方。接着,他又将第一军分成三路,直追东退的红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