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为何没能解放台湾?因一件事遗憾终生

开始注意研究夺取台湾的问题,可以说是全国解放战争的最后一役,解放台湾,请开始注意研究夺取台湾的问题,毛主席又加紧了解放台湾的步伐,我军之所以忌惮渡海作战,由粟裕负责解放台湾战役的作战指挥,委就责成第三野战军进行解放台湾的准备,粟裕汇报了解放台湾的各项准备工作并请求由中央军

最后一位开国中将张震9月3日17时因病去世,享年101岁。在张震将军的回忆录中,记载了一些关于1949年解放军筹划解放台湾的鲜为人知的内幕,比如秘密武器,比如拿出全国年产粮的十分之一,外加3亿美元作为攻台战费……

1949年初,三大战役胜利结束,国民党在大陆的军队已基本被肃清,第三野战军也接到了一个特殊的任务——解放台湾。

解放台湾是新中国建立初期,毛泽东和中央军
委准备实施的一次重大战役计划。从1949年6月到1950年6月,整整一年间,毛泽东和中央军
委对这一战役进行了认真而紧张的战略筹划,并把具体的攻台任务交给第三野战军,由粟裕负责解放台湾战役的作战指挥。
毛泽东早就着手筹划台湾大战
1949年夏,随着渡江战役的胜利,人民解放军开始了全面进军。大陆上已无更多大仗可打,但在海上尚有解放台湾、海南岛两役需费大力。此时,中共中央己估计到国民党蒋介将把最后的落脚点放在台湾,故欲达全胜,必须渡海解放台湾,完成祖国统一大业。
1949年3月,中共中央制定了“武力解放台湾”的战略方针。3同15日,新华社发表题为《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的社论,首次提出“解放台湾”的口号。1949年4月下旬,人民解放军跨过长江天险。南京解放之后,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根据国民党军兵力部署的实际,决定立即研究解放台湾的问题。
毛泽东认为,解放台湾不像解放大陆那样,把军队开过去就行了,而必须先解决渡海作战问题,还要认真对付美国插手问题。
毛泽东指出,1949年和1950年将是中国革命在全国范围内胜利的两年,准备于1950年夏季夺取台湾,解放全国。后来,鉴于准备工作的艰难和繁重,主要是空军和海军建设要白手起家,颇费时日,而原来希望从苏联方面得到的物资援助也需要一定时间。因而将解放台湾推迟到1951年夏季。
毛泽东电令三野准备武力攻台
1949年5月20日,我人民解放军总攻上海的前一天,毛泽东主席和中央军
委就指示陈毅第三野战军总部:“解放上海之后,即迅速进兵东南,提早入闽。”第三野战军第10兵团在解放了上海之后,很快就撤出上海,集结于苏州、常熟、嘉兴一带作短暂休整,进行紧张的入闽作战准备。
为此,第三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将其属下的15个军、60多万人的4个兵团进行了战略区分:第24军调往山东攻击由美军和国民党军联合驻守的青岛。第7兵团准备解放舟山群岛;第8兵团警备宁沪杭地区并进行剿匪;最强的主力第9兵团,在苏南休整训练准备用于以后的渡海攻台;第10兵团则负责进军福建,占领攻台出发阵地。
为了给解放台湾准备干部,中央军
委还在解放军军政大学设立了台湾队。1949年11月1日,军政大学台湾队学员毕业,朱德总司令出席了毕业典礼,并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海南岛、台湾,这是中国地方,我们一定要全部解放,解放一切领土。”
12月7日,国民党宣布“政府”迁至台北。不日,国民党中央党部也迁至台北。
12月31日,中共中央发表《告前线将土和全国同胞书》,明确提出:1950年的任务就是“解放海南岛、台湾和西藏,全歼蒋介石集团的最后残余势力”。
毛泽东请求苏联援助
1949年5月中旬,党中央决定由刘少奇率中共中央代表团秘密访问苏联。7月27日,刘少奇拜会了斯大林等苏联领导人,向斯大林说明了中国
*** 准备在
1950年进攻台湾的设想,要求苏方提供200架左右的飞机并请代训飞行员,争取在进攻台湾的战役中使用。斯大林非常痛快地答应了中共提出的这些请求。
不过,对于刘少奇带去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所提议的,请苏联在作战时提供空军和海军支援的要求,斯大林明确表示难以赞同,说这样做的结果,必定会引起美国的介入,从而诱发美苏之间的冲突乃至战争。
1949年12月至1950年2月,毛泽东第一次访问苏联。在12目16日见到斯大林的当天,毛泽东就委婉地向斯大林提出:国民党的支持者在台湾建立了一个海空军基地,海军和空军的缺乏,使人民解放军占领这个岛屿更加困难。我们的一些将领一直在提议,请苏联援助,比如可以派志愿飞行人员或秘密军事特遣舰队夺取台湾。
斯大林婉拒了。他说:这样的援助是不成问题的,问题是不能给美国提供干涉的借口;如果是指挥人员或军事教员,我们随时都可以派给你们,但其他的形式还需要考虑。
1950年
l月5日和12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和国务卿艾奇逊分别发表声明和讲话,声称:“美国目前无意在台湾获取特别权利,或建立军事基地。”并且宣称美国的安全线不包括台湾。既然美国放弃了《雅尔塔协定》划定的势力范围,所以,斯大林打消顾虑,同意毛泽东就解放台湾进行必要的准备,答应将苏联给中国的3亿美元贷款一半用于购买进攻台湾最需要的海军装备。
不过,直到最后,斯大林还是拒绝使用苏联的飞机和军舰来进攻台湾岛。
毛泽东点将粟裕领兵攻台
1950年夏天。海南、舟山群岛解放。人民解放军下一个目标自然是台湾岛。解放台湾,除了需要空军、海军配合和争取国民党军及岛内人民的内应之外,主要依靠陆军,派谁去完成呢?毛泽东点将粟裕。毫无疑问,担负解放东南地区任务、并作为防止美国武装干涉的主要战略力量的第三野战军,在攻台作战上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粟裕自然成了指挥解放台湾战役的最佳人选。
1949年5月下旬,中央军
委就责成第三野战军进行解放台湾的准备。第三野战军在追歼残敌、分兵剿匪的同时,抽出野战军主力第9兵团的4个军进行攻台的训练、同时担任上海地区警备任务。1949年
6月 14日,毛泽东为中央军
委起草给粟裕、参谋长张震和副参谋长周骏鸣的电报,第一次明确提出攻台作战问题。这也是粟裕受命主持攻台作战准备工作的开端。
6月21日,毛泽东再电粟裕等人,要求夏秋两季完成各项准备,冬季占领台湾。毛泽东在给周恩来的信中又指出,建立空军,掩护渡海,“准备在明年夏季夺取台湾”。
在受命后的整整一年间,粟裕的主要精力是放在准备攻台作战和解放沿海岛屿,剪除台湾外翼上。为更好地完成攻台作战,粟裕经过反复考虑,于1950年6月建议由中央军
委直接指挥或派大员指挥这一作战。
6月上旬,粟裕赴京参加中共中央七届三中全会。粟裕汇报了解放台湾的各项准备工作并请求由中央军
委直接组织台湾战役。 6月下旬,粟裕在给中央军
委的报告中再次提出,由于台湾战役将对整个大平洋地区和东南亚局势影响较大,请求中央派刘伯承或林彪主持台湾战役,他本人作为华东地区的军事领导全力协助该战役的组织指挥。
鉴于粟裕在解放战争中显示出高超的指挥才能,毛泽东仍决定由粟裕负责指挥攻台作战。根据中央军
委部署,攻台兵力中的空军、海军主要由中央军
委负责建设和准备,陆军主要由第三野战军负责准备。
1950年初,为了更细致地筹划台湾战役的具体事宜。3月,粟裕与新任海军司令员萧劲光会商关于攻台作战的意见。在对东南沿海国共双方军事力量的对比及渡海作战可能遇到的问题重新进行估算、分析后,设想以50万部队用于渡海攻台,分两次运送。
人民解放军参战人数虽然可达50万人,但战斗部队不过30万人,与国民党陆军人数相比并不占明显优势,特别是此时蒋介石正在台湾加紧补充和组建新的部队。为改变这一状况,5月28日,粟裕在给当时正在北京的张震的电报中,首次提出欢迎四野3至4个军参战的设想。6同23日,他进一步向中央军
委报告,提出为了使攻台作战更有把握,如能从其他野战军中抽出
4个军作为第二梯队或预备队则更好。这样,攻台作战参战兵力可达到16个军以上。
(摘自《红长城??新中国重大军事决策实录》)

毛泽东希望1949年冬攻占台湾

1949年6月14日,毛主席专门电告粟裕:“请开始注意研究夺取台湾的问题,台湾是否有可能在较快的时间内夺取,用什么方法夺取,有何办法分化台湾敌军,争取一部分站在我们方面实行里应外合,请着手研究,并将初步意见电告。”

1949年6月,正当解放军以横扫千军如卷席之势追击国民党军残余力量之际,我却突发急病,躺在了病床上。就在这时,粟裕将军突然来访。不等我问情况,他就说,毛主席6月14日和21日两次给我们发来电报,提出要“开始注意研究夺取台湾的问题”,让我们研究“台湾是否有可能在较快的时间内夺取?用什么方法夺取?有何办法分化台湾敌军”,并要求我们向他作出报告。毛主席希望我们能于1949年夏秋两季完成各项准备,冬季攻占台湾。

图片 1

10月下旬重返工作岗位后,我把主要精力放在调查研究上,查阅东南沿海的水文气象资料,研究金门和登步岛的全面情况,并听取司令部各业务部门的详细汇报。我感到,解放台湾,可以说是全国解放战争的最后一役,也是最困难的一仗。于是,我向粟裕同志建议,召开了一次参谋长会议,或者叫军事教育会议,研究渡海登陆作战的具体问题,做好学术上的准备。我还专门请原国民党陆军大学的赵秉衡教授讲两栖作战的基本原则等,提高司令部人员两栖作战的理论水平。

按照毛主席最初的想法,我军将在秋季完成各种准备工作,冬季开始进攻。但是粟裕认为时间太紧,渡海作战不同于内陆作战,我军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尤其是缺少海军与空军的支援,困难太大,因此,建议将进攻计划挪到下一年。

各种秘密武器紧张试验

毛主席同意了,并任命萧劲光为海军司令,刘亚楼为空军司令,抓紧时间组建新中国的海军和空军。

中央研究确定,攻打台湾所需的海空军系统由中央负责准备,陆军系统由我们三野负责准备,攻台作战的时机,也要依我们的准备情况来定。

到了1950年初,毛主席又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就是美国杜鲁门总统在1月5日发表声明,不再支持台湾。这个消息的重要性太大了,我军之所以忌惮渡海作战,很大程度上就是担心美军的参与,毕竟在海军和空军力量上,双方的实力相差太大。所以得知这个消息后,毛主席又加紧了解放台湾的步伐。

1950年3月上旬,粟裕同志赴京开会。他从北京写信回来,讲了中央的考虑:鉴于准备工作需要的时间相当长,各种作战装备及物资需要量也很大,所以将攻台作战时间推迟到1951年。尽管国家经济情况还很困难,但为了解放台湾,准备拿出60亿至70亿斤粮食充作战费,另以1亿美元作军事借款,来购置装备。因渡海登陆作战迫切需要有空、海军的配合,军委已决定,这笔款项以购买飞机为主。

粟裕打仗以“敢于冒险”著称,林彪都曾感概“他打的仗我都不敢下决心”,但这次解放台湾的战役实在是干系太大,需要准备的东西也太多,所以粟裕又建议将攻台时间推迟到1951年,而且还向毛主席提出:为了确保胜利,请准备60亿到70亿斤粮食作军粮,另加1亿美元作军费,购置武器,主要以飞机为主。

3月下旬,我们召开了陆海空军联合作战座谈会,进一步研究攻台作战问题。司令部汇总了前段的准备情况,拟订了初步计划,编制了预算,呈报中央军委和华东局。不久,军委批准了这一预算。在座谈会上,我们还请专家汇报飞螺推进器、火箭炮的试制、无线电遥控爆破船只试验等情况,着重研究了军事技术上存在的具体问题,以能尽快定型制造。

毛主席深知粟裕的才华和性格,他提出这样的要求,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此经过开会讨论后,批准以每年国家生产的粮食的十分之一来作为军粮(当时粮食年产量为600亿斤),同时将军费增加到3亿美元。

购置武器款项增至3亿美元

1950年2月,毛主席去苏联访问时,还与苏联签了两份海军装备的订单,总额达1.5亿美元。同时,还从英国定购了两艘巡洋舰、5艘护航驱逐舰、4艘扫雷舰。至4月23日,海军总人数已达3.5万人,各种舰艇92艘、舰炮309门、海岸炮122门。

4月10日,粟裕同志从北京开会回来,向我们传达了中央政治局会议的精神。他说,中央已经决定,对台湾要继续抓紧准备。党中央、毛主席下了最大的决心,以国家年产600亿斤粮食的十分之一来作攻台的战费,特别对购置武器装备的款项作了大幅度追加,达到3亿美元。另外,为攻台登陆作战之用,还决定组建伞兵部队,计划从每个军调一个连队,以战斗骨干组成。

空军方面,也组建了第一支航空兵部队,下辖2个歼击机团、1个强击机团、1个轰炸机团,各式轰炸机共80架;还组建了第一支空降部队,下辖狙击、坦克、迫击炮、战防炮等7个营和高射机枪、工兵、运输、通信、侦察、警卫、汽车等7个连队。

4月下旬,我们发出了《陆海空军两栖作战训练纲要》,部署了第7、9、10兵团、军区军兵种部队和指挥机关的渡海登陆作战训练。纲要规定,从1950年7月开始到1951年5月,训练期为11个月。同时,我们加紧军区海军的整编,组建新的舰队,组织部队抢修福建、浙江境内的公路,还拟制了空军机场修建与使用的方案,修订了攻台作战海运计划等。

至于渡海登陆作战的陆军,粟裕提出以第三野战军的12个军为班底,再从其他野战军抽调4个精锐军,组成50万人的部队。

直到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党中央决定战略重心转移,攻台行动暂时搁置。

但可惜的是,因朝战爆发,毛主席不得不把战略重心转移到北方,甚至希望由粟裕来统帅抗美援朝志愿军,因此解放台湾的计划被迫暂停。

据粟裕的儿子粟戎生回忆,父亲一直到去世,书房里都挂着台湾的地图。有一次,粟裕问儿子,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军队还叫“解放军”,而不叫“国防军”吗?粟戎生摇了摇头,粟裕沉默了一会儿,说:“因为台湾还没有解放。”XLW

朝鲜战争大家是否知道,在爆发后,中国因为国际形势的需要派兵参加了战争,但是前线最高指挥官人选问题令毛泽东颇为头疼。林彪粟裕自称养病,毛无奈最终选择彭德怀。粟裕虽然有病,但真的是屡次拒绝毛泽东的真实原因吗?

从目前出版的文献资料看,朝鲜战争爆发以后,美国立即决定进行军事干预。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危急情况,1950年7月2日,中共中央或毛泽东本人决定成立东北边防军。

图片 2

在7月7日中共中央正式做出成立东北边防军决定之前,确定由正在筹备台湾战役的总指挥粟裕担任东北边防军的领导职务。

7月6日夜毛泽东致电粟裕:“现有重要任务委托粟裕同志执行,请粟于7月16日前将三野事务处理完毕,于7月18日来到北京接受任务,粟来时可带随身秘书及参谋人员数人。”

目前尚未找到粟裕的回电,但他显然称病拒绝入京,故毛泽东7月10日再次致电:“来电悉。有病应当休养可以缓来,但仍希望你于8月上旬能来京,那时如身体已好,则可担任工作,如身体不好则继续休养。”

7月14日,粟裕称病,提出请中央考虑让别人担任东北边防军司令员。

7月17日毛泽东以军委名义致电华东局:“毛主席前电粟要他于8月上旬来京,依情况或留京休养或担任工作。现粟已去青岛休养,甚好。请粟于8月上旬来电报告身体情况。如病重则继续在青岛休养,不要来京,如病已愈则盼来京。”

7月22日,周恩来和聂荣臻向毛泽东报告:边防军的指挥机构目前还有困难,粟裕尚在休养,萧劲光和萧华一时难以离京。拟请批准边防军目前先归东北军区高岗统一指挥。第二天,毛泽东批示:同意。

8月1日粟裕托罗瑞卿带信给毛泽东,说自己病情未见好转,请求中央给予长假休养。8月8日毛泽东给粟裕回信:新任务不甚迫切,你可以安心休养,直至病愈,也可以来北京休养。

从以上往来函电可以判断,决定成立东北边防军时,毛泽东交给粟裕指挥,而粟裕托病请辞。粟裕7月6日接到毛泽东的通知时,正在积极备战台湾战役,可见当时并没有因病休养。

7月14日粟裕决定去青岛养病,有两种可能:病情突然加重;或他认为接受新任务有诸多不便。关于后者,究其原因,笔者认为是作为第三野战军的指挥员,粟裕不想或觉得无法指挥第四野战军的部队。这一问题,在准备台湾战役时已经显露出来。

早在1950年6月上旬出席中共七届三中全会期间,粟裕在汇报解放台湾的准备情况和作战方案时就提出,解放台湾已经成为全国全军的重大战略行动,请求中央军委直接指挥台湾战役。

6月23日,粟裕在给毛泽东并中央军委的报告中再次请辞,并暗示了请辞的理由。粟裕报告说:

目前攻台作战可集中三野和华东部队约50万人,其中战斗部队不过30~38万人,与敌对比还不能算占优势。

故考虑从其他野战军抽调3~4个军作为预备队,并“请求军委直接主持此一战役或请刘伯承、林彪两同志中来一个主持亦可”。其理由是“能力有限,不堪负此重责”。

试想,粟裕对于把其他野战军部队作为预备队统辖都感到不便,怎么会只带“随身秘书和参谋人员”去直接指挥别的部队?

这个问题粟裕能够想到,毛泽东也一定能够想到。当时作为全军战略预备队的只有林彪指挥的第四野战军第十三兵团,而毛泽东却决定让粟裕去指挥,很可能征求过林彪的意见。

此时准备出征的只是第十三兵团,而作为指挥系统,兵团司令部已经健全,故毛泽东认为“新任务不甚迫切”。

8月4日,毛泽东批转了第十九兵团复员工作的报告。但是到8月中旬,朝鲜的战局进入胶着状态,美军随时可能在人民军侧后登陆,情况十分危急,中国军队必须尽快做好一切出征的准备。

8月18日毛泽东指示:“务必在9月底以前完成一切出兵作战的准备工作。”与此同时,第二梯队的组建工作也已经提上日程。这样,就必须建立起超越兵团一级的整个出征部队的指挥系统。

8月19日,聂荣臻提出了配备二线兵力的问题,并建议除第九兵团在上海地区作为机动部队外,建议将第十九兵团集结于济南或郑州,作为出兵朝鲜的第二梯队。

由于第十九兵团归属第一野战军,故毛泽东致电主政西北工作的彭德怀征求意见。

毛泽东就出兵朝鲜的问题是否与彭德怀进行过商量,或还有什么其他函电,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这两封电报说明,第一野战军的部队已确定为第二梯队的情况下,毛泽东很可能已经考虑让彭德怀来挂帅。

如果说粟裕和刘伯承指挥林彪的部队可能会出现不易协调的问题,那么作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又曾担任过八路军副总指挥、解放军副总司令的彭德怀,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

据时任总参作战部参谋的王亚志讲,在当时的中共将领中,能指挥诸多兵团协同作战的有6人,即彭德怀、林彪、刘伯承、徐向前、粟裕和陈赓。

其中林彪、粟裕和徐向前都在病中,刘伯承已内定主持筹办陆军大学,陈赓则受命去越南协助胡志明作战。因此,这时能够挂帅出征的只有彭德怀了。

在10月初苏联和朝鲜要求中国立即出兵的紧急情况下,毛泽东是否有过让林彪带兵去朝鲜考虑?洪学智和杜平(都回忆说,彭德怀曾向他们转述过毛泽东的话:原来想让林彪去朝鲜,可是他说有病,要去苏联看病。

毛泽东原话究竟是怎样讲的,现在无从考察。但问题是,林彪的病情究竟怎样,是否能够领兵出国作战,毛泽东是否了解这一情况,是否曾考虑临时请林彪挂帅?

关于林彪的病情和治疗情况,他的司机楚成瑞和秘书关光烈有较为详细的回忆:林彪早有神经衰弱和失眠症,抗日战争期间又被国民党士兵误伤,子弹头卡在骨头缝里,后来到苏联治病,虽取出弹头,但落下了后遗症。

内战时期,林彪劳累过度,病情加重,严重失眠、头痛。南下作战尚未结束,便不得不回武汉治疗。

1950年3月经中央批准,林彪到北京治病。此时病情出现反复,旧病没好,又添新病。而且“一天到晚静不下来,需要不断地活动,一到晚上更厉害”。

林彪平时睡不着,在颠簸的情况下反而容易入睡。于是,楚成瑞就经常开车拉着林彪在石子路上兜圈子,好让他多睡一会儿。

林彪治病期间,周恩来、彭德怀、罗荣桓和黄克诚常来探望,周恩来一个月要来一两次。毛泽东也很关心林彪,每次林彪去拜访,毛都要亲自送他出门。

林彪得此怪病,在当时中国的医疗条件下很难治愈,故多次寻求苏联帮助。据笔者看到的俄文档案,早在1947年9月高岗就向苏联驻哈尔滨领事馆提出,请求派苏联医生专家来为林彪的病情进行诊断。

1948年11月,苏联外交部副部长古谢夫又致函联共中央书记库兹涅佐夫,要求为林彪派遣医生治病。

以上情况说明,林彪确实有病,而且很严重,很怪异,在中国尚无法亲临战场指挥作战,又如何能出国带兵?对于这种情况,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都很清楚。

10月2日晚与苏联大使会谈时,毛泽东最后说,准备即刻派周恩来和林彪赴苏,与斯大林协商出兵问题。

实际上,林彪是去苏联治病,顺便参与战争问题的商讨。按照规定,各国领导人到苏联治病或疗养,都需经过苏联最高领导层批准,还有一系列出国手续。所以,林彪去苏联治病应该是早有安排,而毛泽东对此也不可能不知道。

据亲历者杨尚昆回忆,10月5日毛泽东与彭德怀谈话时,彭问到林彪挂帅的问题,毛“谈了林彪的情况后”说,中央的意见是要彭挑起这副担子。这里,毛泽东谈的“情况”当是指林彪有病,无法领兵出征。

在革命战争年代,涌现出了很多优秀的军事将领,这些革命将领历经红军时期,抗战时期,还有解放战争时期,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淬炼,成为战功赫赫的骁将。但是越优秀的人,越有自己的独特性格,经过血与火的淬炼,很多将领的性格都会不同于常人。

1955年开国将领授勋,粟裕大将排在十位大将之首。粟裕在北伐时期曾在叶挺25师担任教导队班长,在南昌起义时期担任起义军指挥部警卫班班长,当时他的营长是陈赓。

红军时期,粟裕虽然年轻,但是却表现出了卓越的军事才能。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之后,粟裕留在了南方打游击,在红十军团全军覆没的情况下,粟裕带着少数人突围了出来,并且很快建立起了一支游击队。

抗日战争时期,粟裕担任新四军第二支队副司令,新四军对日军第一仗就是他指挥的。皖南事变之后,粟裕担任新四军第二师师长,苏中军区司令等职务,粟裕是一位擅于主动出击的将领。

在抗日战争时期,粟裕曾解放了苏中,苏北,浙西的大片领土,为抗战做出了巨大贡献。解放战争时期,粟裕更是战功赫赫,为全国解放做出了巨大贡献。

新中国建立之后,粟裕先后担任总参副参谋长,参谋长等职务,但是到1959年之后,粟裕一直担任军事科学院院长一职,没有带兵的机会。对于这一现象,他的战友陈赓看的很清楚,他对粟裕说:这世上有两种人容易得罪人,一种是功劳大的人,一种是不会迎合上司的人,你两样都占,能好过吗。

众所周知,在1614名开国将帅之中,大将粟裕领兵作战的能力是绝对能排在前三的。关于这一点,想必大家应该早就听说过了吧。济南战役,许世友率领14万山东解放军八天全歼王耀武11万国民党守军。碾庄战役,粟裕亲自指挥,30多万华东解放军十二天全歼黄百韬7万国民党军。

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打仗粟裕不如许世友。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就好解释对越自卫反击战用许世友的原因了。

粟裕将军,无疑是我党、我军最重要的领导人,在1955年授衔时,很多人认为粟裕要被授予元帅军衔,但是粟裕推脱,结果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位于开国十位大将之首。正是由于他的战功赫赫,所以文化大革命并未受到多大牵连。

细观粟裕将军,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与南昌起义、湘南起义,之后进入井冈山,参与全部五次反围剿战争。中央红军长征后留在南方组织游击战争。抗日战争间,任新四军第二支队副司令员,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第一师师长,后兼任第六师师长,并指挥黄桥战役、车桥战役。

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任华中野战军司令、华东野战军副司令、代司令兼代政委、第三野战军副司令兼第二副政委,接连指挥苏中战役、宿北战役、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等。

但是,粟裕也有丢根据地的传统。陈士榘离开司令部后,粟裕担任前敌指挥,结果南麻、临朐两次败仗,丢掉了鲁中根据地;“七战七捷”,结果实丢掉了苏中根据地;担任西兵团代理司令员后,一个“豫东战役”,丢掉了豫皖苏根据地。加入华东军区的三个月后,指挥金门战役,丢掉了九千人马,却寸土未得。

再说许世友将军,与粟裕将军一样,许世友将军也是战功赫赫,由于与毛泽东的关系,他在文革中也很少受到冲击。不过,许世友在历史上战绩较为突出。

红军时期,许世友的漫川关一战,拯救了红四全军的前途,可以与红一的湘江血战媲美。抗战时期,与陈赓一起指挥香城固战役,开创平原歼灭日军主力的先河,许世友也开始了他缴获日本军刀的历史。

在胶东根据地,他引进139师冀中平原地雷战的经验,开创了进攻性布雷的成功战例,使得胶东根据地成为我军最牢固的战略根据地。解放战争中,面对敌人对山东的重点进攻,力挽狂澜,在华东主力尽出的情况下,以劣势装备战胜了全部美式装备的“胶东兵团”,彻底粉碎了敌人对山东的重点进攻。

抗战结束后,他担任渡海总指挥,将近10万人马由胶东根据地运往东北地区,是我军目前为止,规模最大的海上运兵行动。解放战争时期的长山列岛登陆战,是我军第一次大规模渡海作战,实现了陆军打海军、木船打军舰的先例。

西沙群岛收复战,是建国后我军第一次在海上对外敌作战,开创了从外国侵略者手中收复海上疆土的先例。对越自卫反击战,是建国后规模最大的边界战役,战果辉煌,震慑敌胆,至今我军众多将领,都是此次战役后提拔起来的。

若论两位将军的战果,许多人会认为不分上下,为此,毛泽东曾评价:“许世友是员战将,陈毅打仗,南靠粟裕,北靠许世友。许世友打红了胶东半边天,了不起,了不起。”

济南战役后许世友将军的被“撤”了,他没有参加淮海
战役、渡江战役、京沪杭战役等等一系列的两军大
决战。这是许世友将军没有战略眼光的后果,也是
许世友将军和粟裕大将的恩怨的所在。

许世友将军是我军的一员猛将,他性格的刚烈程度,在我军55年授衔的1600多位开国将帅中,绝对是位列三甲。他暴烈的性格使他不轻易服人,别说
是十大元帅十大将他不服,当年在延安时,他连毛 主席都要杀掉。

纵观许世友将军一生的战斗历程,许世友将军是一
位优秀的战斗指挥员而不是战役指挥员。许世友将军经历的每一场战斗,是毫无战略谋划的,没有从全局战略上去考虑,与友军的战斗协同
意识很差,他戎马一生,当过十一次敢死队队长。

面对敌人杀得性起,就不计后果袖子一卷扬起大刀
就冲,或光起膀子端起枪就上,他自己的命都不当
回事了,他还管其他战士的命?他这种身先士卒的行
动在战场上能够起到振奋斗志的表率作用。

说许世友将军是一位优秀的战斗指挥员而不是 战役指挥员,也许有人不服气。
那么,我们看看,许世友将军经历的哪一场战斗是
战役级别的?当然,许世友将军是经历了一些战役,
但这些战役都不是许世友将军谋划指挥的。

在一些许世友将军独当一面的“战役”中,如果没有战区指挥
员的运筹帷幄,许世友将军不但没能取得胜利,还可能被敌军引诱吃掉了。有人对许世友将军在孟良固战役中的抗命和率电话大加赞赏。这恰恰说明许世友将军是一个毫无战略眼光的人,他的战役意识和战斗协同意识很差。他在孟良固战役中的抗命表现,已经与一名高级将领
的战略意识相去甚远。XLW